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兄,请下凡+番外 作者:治病神仙水(下)

发布时间:2018-03-12 18:45 类别:玄幻灵异

年下灵异神怪前世今生
 ☆、夙夜(四十八)
 
  前日那桩风波,玉清毕竟只是走个形式。他自认为丢人现眼的是上清和南极,且今日东华一早便携着蓬莱仙果前来赔罪,因此他只是淡淡说道两句,没怎么为难。
  东华还要前往金鳌岛上清处,况凌烨还在山下候着,便没有多做停留,寒暄几句即刻拜别。
  果然刚行至昆仑边缘,凌烨便腾云匆匆赶来,神情依旧是懒懒散散,可步伐略有些急,使得周身流散的云雾却有些凌乱。
  钟离允法力稍弱,比他几个慢半拍,此时仍在出山的路上。
  东华吩咐朱明他们三个原地等着,自己则向前迎了数里,双手一扣,生成一重结界,将他和凌烨罩在其中。
  东华问:“可是辟邪有下落了?”
  凌烨点点头:“我即将擒住她,谁知地宫机关大动,又被她逃了。”
  东华沉吟道:“据说那地宫向来只有狐族王室才能开启,如今九檀已死,八绯已废,莫非……”
  东华颈上的黑色宝石传出声音:“以九青的能耐,怎会察觉你的行踪?”
  凌烨摊手:“我也觉得莫名其妙。”
  三个人一阵静默。
  东华只觉事情复杂的很,九青如今正邪难辨,又疑似和辟邪勾结,而自身尸一直都在暗处,不知是否与此事牵连在一起。
  玄天在黑色宝石里道:“越发有趣了。”
  凌烨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玄天问他:“你这一夜,全耗在地宫里了?”
  凌烨好笑道:“怎么可能,我不过回去沐浴更衣,才耽搁些时辰罢了。”
  正在节骨眼上,凌烨居然罔顾轻重缓急,东华被他这任- xing -行径惹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凌烨犹自大倒苦水:“地宫被我烧了大半,烟熏火燎实在难受,白瞎了那件霰纱袍。”
  玄天斥道:“这东西魔境多得是,误了正事,你担得起?”
  凌烨不以为意道:“量他一个九青,能翻出什么波浪。方才我听说他进了九重天,特来先禀报二位,我这便去寻他。”然后,他仍是在喟叹那件袍子,“霰纱虽是魔境特产,可那件衣袍却难得入了我眼,即便能工巧匠,也织不出一模一样的,可惜了。”
  凌烨一贯如此,无论东西好坏,看中的便是宝。但他喜新厌旧,见异思迁,过不几天自己就好了。东华不欲安慰他,只对玄天担忧道:“昨夜地宫出了事,九青今日便来九重天,怕会生出什么变故。”
  凌烨想了想:“我昨夜一身肮脏,着急去洗,竟忘了这出。这小白毛从前便喜欢到九重天闲逛,美其名曰以文会友。今日一早便跑去,有些反常。”
  玄天即刻念了个隐身咒,从宝石化为人形,立在东华身旁。
  东华见他如此在意,心里不由一沉。
  玄天沉声道:“凌烨,你太大意,倘若对方使出什么招数,你如何应对。”
  凌烨眼睛微微眯起来:“我这便去九重天,小白毛要敢耍花样,我立时捏死他。”
  玄天看向东华,意有所指:“他死不足惜,只恐贻害无穷。”
  东华回之一叹:“敌在暗我在明,只不知这回会在何处生出变故。”
  凌烨眉心皱了皱,看向他二人:“暗?莫非幕后另有其人?哦,我忘了,上次二位不肯说。”
  东华缓缓道:“此事关系到你师祖,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公之于众。希望,不会有这一天。”
  玄天握了握东华的手:“师兄的心愿,我必当达成。”
  东华却不愿他这样,玄天已经为他和太清牺牲太多,顾全师门颜面冲锋陷阵的,不该是他这个大弟子么?东华想了想,附在他耳边,诚恳的敷衍道:“这是师父的心愿,不是我的。”
  玄天微微一笑:“可师兄却会竭尽全力去做。”
  东华眼睫动了动,半晌,回握他的手:“不求竭力,只求心安,无需太在意我。”
  玄天眉心微微一动,似是有话要讲。但最后只是勾起嘴角,什么也没说。
  东华瞧他这样,便知道他暗暗执拗起来,只在心里期盼不要出事。即便出了事,他也能独自解决。
  三人接过头换了信儿,东华依旧带上玄天的黑色宝石预备继续前往金鳌岛。可凌烨这回是真的急迫起来,转身便要朝九重天去,恰好和跟来的四使撞了个正着。
  凌烨向来目空一切,此时不知怎么的便回头望了一眼。
  而他一身素白仙袍,后背以冰丝刺绣的大团宝相花,随着他这动作在朗日下奕奕流光,恰好反照在钟离允脸上。
  钟离允闭了闭眼,自然而然的朝那处张望。
  堪堪二人四目相对。
  东华不自觉摸上颈上的宝石,只听见昆仑山风在耳边吹了几吹。恍惚这二人上头盖下天雷,下头勾动地火,前面吹来金风,后面泼洒玉露。种种奇观,在二人之间乍然相遇。
  顿时熄灭。
  凌烨轻飘飘撤开目光,钟离允依旧面无表情的和另外三人到东华身后站定。
  东华出乎意料,大失所望。他本猜着以凌烨对钟离允的记忆,他怎么也能听个响。可凌烨为何跟不认识钟离允了似的,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玄天在宝石里笑道:“我就说,他怎会记得红尘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画饼。”方才他压下钟离允的灵力,就是为了让凌烨觉察不出,以此证实他的揣测。
  东华刚想点头肯定,可预料之外的事情又发生了。
  凌烨在钟离允那一漠然的张望之后,似乎目光沉了沉,脚步一顿,转身又回来。
  东华含笑问他:“怎的?”
  凌烨看了一眼钟离允,刚要说什么,可是脸色一变,随即看向东华:“父亲,那小白毛似乎进了凌霄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