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星际之孕夫难当+番外 作者:futur思

发布时间:2018-03-12 10:10 类别:玄幻灵异

生子异能星际
 
文案:
一觉醒来,星盗头子变成了被嫁出去的家族弃子,肚子里还揣了个球,穆晓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 
受的属- xing -总结不了了,慢慢品味吧,攻是霸道攻没错。 
 
名字改了一次,发现重名的有点多,于是又改回来了,不符就不符吧。 嗯,就酱,欢迎入坑,养肥也可以。 
ps:雷生子勿入。
 
内容标签: 生子 异能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晓,林晟 ┃ 配角:其他 ┃ 其它:星际,星盗
 
 
 
第1章 第一章 糟糕的事实与旅途
  穆晓趴在洗漱台上吐了好一会儿,将一只杯子砸的稀烂,拧开水龙头冲了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觉一片愁云惨淡。
  镜中是一个纵使暴怒也难掩儒雅的青年,搁以前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这样一张脸跟微微隆起的小腹联想到一起。
  尤其是这种‘微微隆起的小腹’不是啤酒肚,而是怀孕后隆起的小腹!
  穆晓觉得他能从那场爆炸中穿越到异世界已经够扯的了,不过他成功接收了前身的记忆,虽说憋屈了些,证明了这是事实后也就接受了。但这不表示他能够接受作为一个男人而怀了孩子的事实!
  好吧,但这也是个事实!
  这糟糕的事实!
  穆晓深深吸了一口气,作为一个孕夫,他每日食难下咽,孕吐连连,好不容易才克制住的暴脾气又回来了。
  但是肚子里这个确实是他的孩子,虽说他不愿意接受,但还是得把孩子生下来。
  “吃饭了。”楼下有人喊道。
  穆晓支起身子晃晃悠悠地从洗漱间出来,走下楼梯。
  机器人管家适时递上一管营养液,穆晓接过来,极力克制着才没捏爆它,捏着鼻子喝下去。完事后迅速掏出一糖放进嘴里,眉毛却还是皱着的:“难喝死了。”
  “你自找的。”白枫瞥了他一眼,将午饭摆在桌上,把属于穆晓的粥放到他面前。
  穆晓没答话,端起粥喝了几口,顿时抑制不住地想吐,但又只能忍着,皱着眉头继续喝。
  “你什么时候走?”白枫抖着手切着牛排,声音听着有些不耐烦。
  “快了。”穆晓喝完粥将碗放下,转身上楼。
  隔一会儿楼上洗漱间又传出呕吐声以及什么碎裂的声音。
  …………
  隔天穆晓收到一件快递,将自己关在屋里捣鼓了小半天,出来时手中拎了一个行李箱。
  “你要走了?”在厨房做饭的白枫探出头来。
  “嗯。”穆晓点了点头,将一个袋子抛给他:“我的房租。”
  白枫接过袋子掂量了几下: “慢走不送。”
  穆晓拉低帽檐,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开门走了出去。
  他准备偷渡去灰色星云一带,重新做回老本行。
  原身的体质一般,精神力倒还不错,而且机甲的存在极大的弥补了体能的不足。加上穆晓趁着这两个月将前世的功法炼至第一重,想来可以让他在灰色星云站稳脚跟了。
  不过让穆晓十分糟心的是,那功法是辅助木系异能修炼的,如今只是对胎儿的成长有一定益处。通过这几日穆晓吐的更加厉害可知,肚子里的小家伙是越来越能闹腾了。
  这个世界的星际交通比起原来那个世界更加发达,与之相对的是偷渡的更加猖獗。
  破败的停泊港内,彻底改头换面了的穆晓顺利通过检查登上了飞船。
  为了避免发生争执,去往不同地方的人分坐在不同的区域内。穆晓的目的地是灰色星云附近名为游荡者的一颗行星,与他一同坐在这片区域人座位很少,想来是去的人不多。
  穆晓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在他的前面坐了十几个大汉,看模样是一个佣兵团,见他是一个人便避开了些。
  毕竟敢一个人去灰色星云地带的人,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他们不会贸然招惹他。穆晓也乐得清静,便倚在那里假寐。
  飞船起飞前又有一个人进来,那人颇为奇怪地看了穆晓一眼,然后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穆晓嗅到一丝熟悉但一点都不令人欣喜的气息,皱起眉往里挪了挪。他现在势单力薄,还没必要去搭理那些个讨厌的家伙,况且这次只是碰到那些家伙中的一个而已。
  飞船起飞时伴随着一股气流,惯力的作用让穆晓不得不运转功法来舒缓不适,毕竟他还是个孕夫来着。
  飞船航行的时间里,为了防止不停的呕吐穆晓只喝营养液充饥。饶是如此他还是去厕所吐了好几次,期间因为用力砸了一下洗漱台而收获异样的眼神无数。
  坐在穆晓旁边,旁观他半天跑去厕所六次的林晟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晕船么?”
  “有些不适应而已。”穆晓倚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我记得有舒缓晕船症状的药品的。”林晟好心地建议。
  可老子不是晕船,星盗晕的是哪门子的船!穆晓在心中咆哮,面上依旧一片平静,主要原因是带了面具,肌肉有些不受控制,当然也有他砸洗漱台脱力的原因在内。
  “谢谢,我想我不需要。”穆晓咬牙切齿,整个人都- yin -郁了。
  果然那些家伙最是惹人厌。
  “你是第一次乘这种飞船吗?”林晟仿佛一点都没有感受到气氛变化。
  “……”穆晓转过头缩成一团不搭理他。
  这绝对是两辈子加在一起最糟糕的旅途,孕吐症状加上一个一点都不会跟人交谈但还非要跟人谈话的邻座,简直令人烦躁不已。
  林晟摸摸鼻子,他好像又说错了什么。不过在这种偷渡飞船上会有这么一个单纯的家伙实在太奇怪了。他有些瘦弱,衣着破旧但十分干净,身上没有一丝佣兵或者罪犯的气息,就像是一头误入歧途的羔羊。当然,不排除他的伪装太好了,那将会十分可怕。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