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见鬼的人生 作者:虞姬奈若何

发布时间:2018-03-11 10:30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灵异神怪恐怖乔装改扮
 
文案:
陆非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四好青年,某天半夜醒来,突然发现床头多了一只小鬼,从此以后便过上了心惊胆战的生活。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这小鬼时不时抽风的,拆头、挖眼、爬电视机,人干事吗!(╯‵□′)╯︵┻━┻
柳怀春对陆非一见钟情,但奈何人鬼殊途,再加上倒贴之路诸多绊脚石,愁得脑袋都大了,容人家把头拆下来冷静冷静……
 
清新可爱小鬼受*逗逼卖萌大叔攻
以上大雾,正解应该是重口诡异凶残受*霸道冷酷妖媚攻
 
说明:本人2015年开坑,后因一些缘故停更弃文;今日开始着手写后续,有少许修改,希望宝宝们谅解,多提宝贵意见。谢谢。——美人留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乔装改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非 ┃ 配角:柳怀春 ┃ 其它:
 
 
 
第1章 真见鬼了
  察觉到床头有些细碎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陆非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却瞧见床头坐了一个人。陆非被他吓了一大跳,恐怕任何人在深夜醒过来时发现床头坐了一个人,脸色都不会太好。
  因为没有开夜灯的习惯,此时房间里是黑漆漆的,陆非努力地眯起眼睛也只能勉强分辨出坐在他床头的是一个稍显瘦弱的少年。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在微弱的光线衬托下显得有些诡异恐怖。如果是个正常人,恐怕会当场被这“人”吓得大声尖叫出来,可专业素养让陆非显得十分镇定。
  就在陆非在心底揣测着那“人影”的身份和目的的时候,那个人影忽然动了一下。他站起身,在黑暗中的动作毫无停顿,游刃有余地穿行在沙发和桌椅之间的间隙内。
  他看起来并不高大,大约只有一米七左右,身材也不健硕,甚至是有些瘦弱。陆非稍稍动了动身,侧躺在床上,一边观察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左手已经伸进枕头底下,摸出一把□□。
  陆非又想了一下,将□□放回原处,从床板底下随便抽出一根长棍,从床上坐起身,趁着那人依旧背对着他的时候,迅速地冲过去在他脑后敲了一闷棍。
  “呜……”
  出乎意料的,那人一点儿也没注意到陆非在他身后的动作,结结实实地被揍了一棍,顿时捂着脑袋蹲到地上去,发出可怜地呜咽声,“呜呜……疼!”
  “见鬼!”陆非骂了一声,从对方的声音里可以分辨出他是一个不到十六七岁的男孩子,“真见鬼!”
  陆非连忙打开客厅的吊灯,明亮的光先是让人恍了恍神,一瞬间的刺眼过后才慢慢恢复视力。陆非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蹲坐在地上捂着脑袋的男孩,他穿着白色的破碎衬衫,裤子上粘了一些红色的东西,依旧可以辨认出是少许血迹。
  “真见鬼!”陆非大概可以预知到发生了什么,最近这种类似新闻已经传得满大街都是,那些罪犯们将邪恶的双手伸向无知年幼的孩子,实在是太可恶了!这孩子看起来才不到二十岁。
  “好了,没事了。你别怕,你记得家里的电话是多少吗?我帮你联系家人。”陆非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顺手将沙发上的外套取下来,披到他的身上,遮住他瘦弱的身体。
  这孩子显然是吓坏了,抱着脑袋蹲在地上,除了间歇发出几缕细碎的呜咽声外,一句话也不肯说。
  “你叫什么名字?”陆非问。
  “呜……你打我……”男孩还是蜷缩着身体,将脸埋在自己的膝盖中,闷闷地说道。
  陆非摸了摸鼻子,道,“是我的错,我以为你是贼。那现在误会解开了,你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我没家……”男孩抽了抽鼻子说道。
  那事情可难办了,显然,这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并险些遭受人渣侵犯的可怜的孩子。陆非不经意地将视线挪到他白皙修长的双腿上,连忙咳了一声,拉回了自己的注意力,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柳怀春。”
  柳怀春?陆非挑了挑眉毛,心想这年头谁还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又问,“谁帮你取的名字?你有没有身份证,拿给我看看。”
  “哦……”柳怀春应了一声,伸手在自己怀里摸了一会儿,掏出来一叠经过焚烧已经辨认不出原来面貌的纸张,递到陆非面前。
  陆非将那堆东西接到手里,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来,至少这一叠鬼东西绝对不是他想要的身份证。他打了个哈欠,将那堆没用的东西丢到茶几上,道,“这么说吧,你从哪儿来的,怎么进的屋?”
  柳怀春呜呜地哭了两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一直住在这里的。”
  “哈?”陆非挑了挑眉毛,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支点燃,这才笑道,“小孩,叔叔今天才搬过来,可没看到你。”
  柳怀春从膝盖里发出沉闷的声音,听起来有股子软糯可爱的味道,“我朝你打招呼,你不理我。”
  这么一说,陆非倒是想起来他早晨在搬沙发的时候的确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只是他四处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还以为是幻觉,估计这小孩是怕生,一直躲在什么角落?那售房中介公司事先怎么也没告诉他,这儿还有个流浪的小孩!
  陆非叼着烟,想了一会儿,颇有些无奈地放弃了询问,说道,“坐在地上不冷吗,起来坐这儿。”说着还拍了拍自己身旁沙发的空处,示意他做过来。
  这时候,一股子- yin -冷的风不知从何处吹了过来,吹掀开桌上的那叠黑乎乎的残纸。
  陆非虽然没在意这些古怪的玩意儿,余光却恰好瞥到那一角,看到纸灰间露出几个残破不全的数字和彩色图案。他看着觉得眼熟,便伸长了脖子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天地通什么……通用纸币?天地通用纸币?”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