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虫族]一跃而下 作者:乙醇烧

发布时间:2018-02-01 10:47 类别:玄幻灵异

情有独钟未来架空星际
 
文案:
【注意】正文be,攻自杀,第一人称叙述
世人都想一蹴而就,而我只想一跃而下
自我厌恶深情攻×慢热受
雄×雌
这篇文看起来甚是致郁,主要讲述一个自我厌恶的人的心理想法,承受无能者立即关闭页面。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星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受 ┃ 配角:其它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在座的朋友围坐一圈,叫来的亚雌们柔媚地依偎在在场各位雄子的怀里。
  我指间夹了一根烟,烟雾袅娜而上,像极了亚雌柔软的曲线。
  林恩左拥右抱,一口咬掉身边亚雌递过来的樱桃。
  “阿轻,最近可是越来越难请到你出场了!”
  “是吗。”我冷淡道。
  “你看看你,以前咱们里头就属你玩得最险,现在怎么收了个雌侍就开始洁身自好了?”
  林恩哈哈大笑。
  林恩说得没错,我以前是圈子里出名的不怕死,在柯迪亚洲为了个□□在赌坊里一掷千金,在必厄赛车场飙到连虫带车一块翻下山断了两根肋骨,在晶泰高塔蹦极安全绳险些断裂,甚至我的别墅里,常用来开群趴,生活- cao -蛋无聊,再不会找点乐子,那简直对不起我两个父亲给的好身份好资源了。
  不过,这一切在三个月前戛然而止,我在这家私虫会所里要走了一个雌虫,还给他上了个身份,在不明真相的围观虫眼里,就成了我浪子回头洁身自爱的标志。
  我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哪里是什么自爱,不过是因为这幅躯体太过破烂,不堪折腾而已。
  林恩那边被亚雌柔声软语哄着灌了一杯又一杯高度数酒精。
  我环顾一周,在座的其余雄虫尽情投入一场游戏里。
  他们张口大笑,放声狂叫,手舞足蹈。
  好一场醉生梦死的放纵,好一屋子吸活虫血的畜生。
  而我,也是这畜生之中的一员,又有什么资格故作清高呢?
  我喉咙一痒,猛然咳嗽起来,咳到窒息,咳到山崩地裂。
  他们停下了喧闹,故作担忧地围绕在我身边,轻声软语问询‘有事没?’‘叫医生吗?’‘叫你哥哥来吗?’
  说白了,这些虫能围绕在我身边,不过就是为了我背后的那赐我衣食长大的余家。
  可惜了,他们讨好错了虫,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讨好我,还是不如去讨好我哥哥实在,毕竟,我哥哥才是真正有实力的继承虫。
  闭上眼之前,我仿佛看见了角落里穿着水鸭青纱裙的小青,它和我对视,歪着头,露出淘气的笑容。
  
 
 
第2章 第 2 章
  2.
  当我醒来时,小青趴在我胸口,巴掌大的小东西,撅着屁股呼呼大睡。
  旁边我的雌侍,迪洛低眉顺目地跪在床边。
  他这副德行,我早就习以为常。
  双脚踩在柔软毛毯上,我打了个呵欠。
  “我是怎么回来的?”
  “禀主人,是林先生将您送回来的。”
  声音低沉悦耳,浑不该生在一个雌虫躯体上,真是浪费了这幅好嗓子。
  我懒得理他,万年摆出一张冰山扑克脸,也不知傲给谁看,若不是看在他是我初恋的份上,我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想当年,迪洛可是克什梅高中出了名的天才,还被封了个克什梅王子称号,他可是连我的告白都踩在脚下,仰着头说:“我是要做大事的虫,可不想来个雄虫给我拖后腿。”,转身就和他同学毫无顾忌嘲笑我是个废物。
  虽然迪洛不负众望,成为虫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结果却因为个我不知道罪名,被剥夺一切身份,辗转做了会所里人尽可夫的东西——不过在他开始接客之前,就被我弄到了手里。
  我并没有让他去参加乱七八糟的雌侍□□课程,毕竟我情窦初开之际,最迷恋的就是他冰冷高傲的气质,真要是将他磋磨一番,磨光棱角,那才是舍本逐末了。
  “迪洛,过来。”
  我瘫坐在沙发上,向他招手。
  迪洛低头迈着小步伐跑到我跟前,跪下身,熟练地褪下我唯一的束缚,张口,熟练动作。
  我抚摸着他的头颅,“再用力点,对,好孩子。”
  我闭目享受他的服侍,哪怕是一条狗,也都不如眼前这个雌虫来得顺服。
  最后释放,感受着攀登高峰的颤抖,看着他尽数吞下。
  小青在旁边扑闪小翅膀,做了一个凶恶表情,说“好恶心。”
  我笑了,抬起他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你、好、恶、心。”
  他不着寸缕的坚实臂膀僵硬了一瞬,眼里闪过不明的光彩,我附在他耳边,悄声说:“你刚才的动作真恶心。”
  我是真心实意地说出这句话。
  而我的雌侍,就像我记忆里的学长一样,高高在上睥睨着我。
  我怒从心起,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白净的脸上顿时红肿。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看我。
  你不过就是废物而已,
  除了我,
  你以为还有谁会要你,嗯?”
  他垂下头颅,悦耳的声音又响起,“多谢主人赐教,奴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指着专门给他设置的区域,“滚去跪着,不到晚饭时间不许起来。”
  “是,主人。”
  他膝行,面壁跪下。
  小青指了指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冲它一笑,各式各样嘈杂烦乱声音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它们围绕着我,异口同声地问我:“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