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忘川之下+番外 作者:南魆

发布时间:2018-02-01 10:46 类别:玄幻灵异

仙侠修真破镜重圆相爱相杀阴差阳错
 
文案:
错断,食鬼之神也。
—我是分割线—
一个披着虐文皮的狗血无脑清水小萌文~
大概就是一个你以为我喜欢你其实我还没有喜欢你但是你是喜欢我的结果发现我不喜欢你我却发现我喜欢你你害怕我是假的喜欢你所以不让我喜欢你最后相信我喜欢你于是我们在一起了的故事。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 yin -差阳错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玄陵,错断 ┃ 配角:小美人,美人 ┃ 其它:哈哈哈
 
 
 
第1章 全一章
  0
  当玄陵的长剑从我心脏处横贯而出的时候,我还是想放声大笑的,却只是喉头一甜,嘴中涌出猩红的血,沾- shi -了玄陵的青衣。
  我盯着那一小片逐渐晕开的血渍,在心中一片尖锐的刺痛中,还是不由自主地想,玄陵一向爱干净,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惹他讨厌了…
  下一刻…下一刻一定会被丢开吧…
  玄陵的手松开了剑,却没有推开我的意思,反而伸手揽住了我,把我紧紧圈在怀里,却是无言,只是喘息着。
  我渐渐感觉不到胸口的疼痛,只是觉得手脚开始变的冰冷、无力。我只好倚靠在玄陵的身上,也是无言。
  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却发现他放在我背上的手在不住地颤抖,仔细听来呼吸也是颤抖的。
  即便杀死你如此厌弃的我你还是会心软吗?屠尽百鬼的气势哪去了?我想这么问他,却只是发出了轻微的气音。
  我说不出话,视线也已经开始模糊,玄陵颤抖的声音仿佛是从远处飘来,他一直断断续续说着什么,我却早已听不清了。
  踏进法阵的那一刹那,我便知晓他要做什么。
  我那时想的也是极简单,只觉得无论他是为了这天下的和平,还是只想领赏成神,亦或是只是因为厌弃我,都只不过是想要我这条命罢了,给他便是,于我不过是痛个刹那,即便死了,也无人会牵挂我,于他却是有益无害,毕竟爱了他许久,即使他并不乐意接受,但总要表现一下自己的真心嘛。
  现在想来,确实,长剑贯胸而出的疼是只有刹那,但是,被封印在忘川的这数千年里,心中的刀割之痛却仍未停止。
  快要死去的那段时间,在一片朦胧之中,我可能是做了临死前最后一场美梦。
  玄陵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脸上,他温柔的拭去我唇畔的血迹,在我的额间印下一吻,耳侧又传来他轻柔的呼吸,他说:“等我。”
  这梦有些奇怪,我却无暇去思考了。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因着这个梦,我安静地笑了。
  1
  初见时,玄陵还不是什么屠尽百鬼的高手,而我早已是食尽百鬼的错断了。
  那时,鬼界还未处于神界管辖之中,两界势不两立,互相仇视近百年。我因为以鬼为食的缘故,被众神排挤,又被众鬼畏惧,天上地下皆容不下我,我也只好在人间混日子。
  虽然世道动乱,人间妖魔鬼怪横行,我也不太了解人间事,但我好歹是个神,在这里过的也算是潇洒。
  我宿在一处江南小镇,镇子依山傍水,山顶有一所道观,名气还很大,有天下第一的赞誉。我以修道之人的身份生活,偶尔吃一两只恶鬼果腹,或者去镇上的红楼里喝喝花酒,调笑一下小美人,听她们红着脸娇嗔:“小段公子可真坏~”,有兴致时就爬上自家的屋顶喝酒赏月,实在自在。
  遇上玄陵那一天,我就躺在屋顶赏月。那天的月色真好啊,现在想来,即使是在忘川之下的千年里,我也再未见过那样好的月光了。
  凛凛月色照耀之下,我心惬意,刚想吟诗一首,却叫一把桃木剑抵住了脖子。
  抬眸望去,月色如水,映着微风中翻飞的衣袂——是一个着青衣的小道士,容貌尚显稚嫩,神色却十分严肃。我刚想提醒他他挡了我的月光,可我话还未出口,他却先出声了。
  似月光般清冷的声调,他说:“受死吧,恶鬼。”
  如今忆起此景,惊觉我们初见时的情形与后来结束时的光景别无二致,想来不同的也只是我的心境吧。
  将死之时我心如撕裂般,也确实是撕裂了的疼,而彼时我只觉得好笑。
  我便笑了,笑着推开了他的剑,道:“兄台,你搞错了吧。”
  2
  小道士理直气壮道:“罗盘针所指鬼气最盛之处便是这儿,恶鬼你还是不要狡辩了,乖乖受死吧。”
  我刚想再度开口解释,那小道士却已经攻了上来。
  其实我的脾气并不好,当初在神界经历嘲讽蔑视时,我素来是直接顶嘴回去的,后来下定决心去人间,我也是把神界搞了个鸡犬不宁,才安心离开的。
  到了人间被一个小道士拿剑指着,还喊我恶鬼,依我往常的脾气定是会好好教训他一顿,但那天我心情好,本也无意与他计较,撂下这么一句,便打算解释好了就走人。
  谁知,那小道士不依不饶,还一口一个“恶鬼”。这下,我心里便有些气闷了。
  你说以往在神界那些个神仙管我叫恶鬼,我都会还之以报复,凭什么一个人间的小道士还敢这么喊我,还丝毫不给解释的机会,我就要轻易放过他?
  我便与他缠斗起来,说到底我也是个神,他自然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他用的还都是专克鬼怪的法术,很快他便一败涂地。
  他却仍不想放弃,目光执拗地盯着我,气喘吁吁道:“再…再来…”
  他再打一场的愿望那天到底还是没能实现,倒不是我没给他机会,而是他那一语终了,便因法力消耗过度,倒地昏睡过去了。
  3
  他睡过去了倒是轻松,我却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他送回了道观。
  既要背着他打听他是不是山上道观里下山历练的道士,又要把他送回观中,着实让我费了不少功夫。
  本以为这个麻烦就此就甩掉了,谁知第二天,他又来了,还是熟悉的月光,还是熟悉的屋顶,还是熟悉的桃木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