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你的流亡 作者:七茭白

发布时间:2018-02-01 10:36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强强异世大陆异能
 
 
文案:
假如你是一位在魔法大陆流亡的王子
有一天,你收留了一位毛绒绒的半兽人
半兽人X流亡王子,攻受无差
这是一篇互动游戏,投票在微博里,ID 七茭白,每天凌晨截止投票~
 
内容标签: 强强 异世大陆 异能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你 ┃ 配角:艾利斯 ┃ 其它:法师,龙,骑士,西幻
 
 
第1章 
  你是一位流亡的王子。
  在你十二岁的时候,你的国家被异界魔族入侵。他们蓄谋已久,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借用传输法阵直接进入帝国中心,炸毁了巨大的龙血矿山。你的父兄在那次大决战中死去,族人也被魔族屠戮殆尽,只有你逃过一劫,在圣骑士团的保护下逃离了最危险的区域,在这片大陆的边缘漂泊流浪。
  你的国家被魔族统治了。一次次的起义和反抗被残酷镇压,人民遭受着最深重的苦难,可是所有人都心怀希望。大家都知道你还活着——你是王族的唯一遗血,帝国的最后荣光。你的族群人口稀少但是力量强大,哪怕只有你一个人,也足够抗衡整个魔族大军。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龙血矿没了。
  龙血石是你的力量源泉。魔族炸掉了龙血矿,同时也截断了你和你族人的力量源。你的能力永远停留在了十二岁,没有龙血石的补充,你连一个像样的攻击法阵都摆不出来。于是你只好在这片大陆上四处流浪,去寻找散落在各地的龙血石碎片——你的子民知道这些透明红石头的重要- xing -,他们已经为你收集和保管,你要做的,只是找到那些保管龙血石的人,向他们道谢。
  这一声谢谢有时候很难说得出口。放到你掌心的龙血石,红的不仅仅是石头本身,更多的是你子民的血。魔王也知道你还活着,知道你需要龙血石,他派出大量士兵四处搜寻你的踪迹,遇到胆敢私藏龙血石的人,就立即残忍地虐杀。即使这样,龙血石还是源源不断地送到你的手中,终于在二十五岁的时候,你的额头上出现了一道银色的龙纹。
  这是你力量增长的一个标志,同时也给你带来了无尽的麻烦。“额上有龙纹的人”成了你的代称,魔族士兵只要让魔物当众撕咬吃掉几个人,就总能从惊恐的人群中探知你的动向。于是你套上法袍,扣着兜帽,把自己打扮成离群索居的古怪法师——魔王相信魔法和他的力量同出一源,给予了法师们很高的待遇。何况说你是法师也不算错,种族天赋让你无师自通,在额头出现龙纹的那一天起,你就能够磕磕绊绊地使用低阶魔法了。
  这一天你和你的骑士团们来到了一处山谷。你装扮成法师,你的骑士们装扮成为你干粗活的农夫。你从附近精灵族的手里得到了一袋龙血石,你迅速使用了它们,把它们变成了一堆透明的粉末。
  然后你感到饥饿口渴。每一次使用完龙血石你都需要大量进食,可这一次,你们储存的食物不够了。于是你的骑士们带着你紧急停留在一处集市里,为你购买了很多的面包和蜂蜜。你已经很久没有进入到人群中,更别提集市了。眼下你藏在车里吃东西,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吆喝,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和怀念。
  然后,你听见了一阵更大的熙攘和尖叫。接着是一些咀嚼和咕噜声,一股恶臭飘进了车里。
  你对这声音和气味再熟悉不过,知道是魔族士兵带着低等魔物来巡察。你立刻就停止了进食,戴上兜帽遮住额头。这种程度的搜查不会影响到你,但这代表着一个让你挺不愉快的事实:魔族的势力发展得如此之快,连这么荒远的地区都开始被控制了。
  你在车里等了很久,却没等来魔族士兵的巡查。人群一片恐怖的寂静,只能听见两个士兵大声谈笑,和低等魔物咔咔咀嚼什么东西的声音。于是你撩开车帘子看了一眼。
  你看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正被魔物啃噬撕咬着。那人还活着,他的四肢间歇- xing -地抽动,每一次动作都引发了魔物不满地哼叫,伴随着更凶猛地撕扯。这场景你第一次见到,却已经听说过了很多回,你知道这个人一定做错了什么,也许他藏过龙血石,也许他见过“额上有龙纹的人”却不肯说。魔王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制造恐惧,所有与你相关或被怀疑与你相关的人都会这样先被残忍虐待,再被扔到人多的地方当众被魔物吃掉,作为警示。
  你感到一阵巨大的痛苦。
  你还年轻,就已经尝遍了这世上所有的痛苦和绝望。你可以杀掉这几个魔族士兵,救出那个人,可是你不能。你一旦现身,魔王就会派军队来血洗,这片村落,和山里精灵族的聚集地都会被消灭。你不救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义人替你承受折磨。你的心跳剧烈,脑袋里嗡嗡直响,然后你突然冲动,决定:
  A. 救他
  B. 悄悄离开
 
 
第2章 
  A:21票;B 33票
  选项B:悄悄离开
  你的心跳剧烈,脑袋里嗡嗡直响,然后你突然冲动,蓦地站了起来。
  理智压倒了你。你又坐下了。
  你开口,哑声说:“我们走吧。”
  扮作赶车农夫的是你的导师。他是个白胡子老头儿,湛蓝的眼睛总是蕴藏着无尽的悲悯和宽容。他脸色沉重,回头看了你一眼,见你面无表情,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他教导你要用一颗铁心来看大局,可你真的把心煅成铁了,他反而叹息。
  你们的马车开始迟缓地移动。才走了几步,你突然听见大声的呼喝。接着你的车帘子被粗暴地扯开了,你暴露在阳光下。
  你暴露在阳光下,呆住的却是拦车的魔族士兵。你穿着法师的外袍,一个粗劣的隐藏法阵暂时遮蔽了你额头上的龙纹,让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苍白瘦弱的法师。你暗金色的头发暗示了一个高等法师的可能- xing -,于是两个魔族士兵犹豫了。
  你很快就反应过来。一辆半旧的马车通常意味着相对有钱,这两个魔族士兵本打算在你这里揩点油水。可他们没想到车里坐着的是一个法师。于是你勃然大怒,冷冷道:“干什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