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文物不好惹+番外 作者:木苏里

发布时间:2015-05-22 21:49 类别:玄幻灵异

情有独钟仙侠修真灵异神怪幻想空间
 
【暴躁嘴欠妖刀攻】X【文物修复员受】
作为冷门专业毕业生,齐辰觉得能刷到个专业对口的招聘不容易。
可当他点进去之后,他觉得自己打开的方式似乎有点不太对……
招聘职位:文物修复员
福利:五险一金、带薪年假、包住宿、餐补
职位描述:
1、擅长金属类文物修复技术者优先。
2、心理承受能力强、处变不惊者优先
3、有自卫能力且命硬者优先(很重要)
齐辰:“……”
最后那条什么鬼!!
 
齐辰:蓝朋友是把妖刀,开过刃的那种,怎么办?急!在线等!
龙牙:你锉刀焊枪地往我身上招呼一通,这会儿知道哆嗦了?呵呵。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辰,龙牙 ┃ 配角:董明波,鸿鸣,虎翼,犬神,等等 ┃ 其它:专注灵神怪异500年,纯扯淡
==================
 
编辑评价:
  文物鉴赏修复专业的齐辰在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工作,入职没两天,这家叫做广和的文物保护公司就轰碎了他的世界观——暴躁毒舌一点就炸的组长当着他的面变成了一把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某同事居然是山魈,给一头巨型黑豹当铲屎佬,前台是瓦罐,人事是酒樽,总之,全公司只有他一个是人。偏偏妖怪打架,倒霉的却永远是他这个无辜人士。可躺枪躺多了,齐辰渐渐发现,他自己可能也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简单。
  作者用幽默的语言将一个又一个和文物相关的灵异事件串联起来:等待百年的老妇、守卫山河的将士……文笔朴实,描写生动,行文流畅。读者可以从这里找到惊险刺激、诙谐搞笑,以及温暖和感动。
  
  第1章
  
  二月初,立春刚过,江市。
  大清早出门的人们搓着手,一张口便笼着团团白色雾气。整个城市便在这料峭的春寒中,开始了一天的车水马龙。
  离规定的打卡时间还有半个多钟头,齐辰却已经端坐在了工作间里。
  这是他来到广和文物保护有限公司的第二天。昨天看的那十几页员工手册里的内容还未消化,负责人董明波便在下班前丢给了齐辰一个修复任务。连门都没摸清就让一个刚毕业的新人直接上手做实操性质的事情,可见这家公司确实正缺人手。
  中央空调静静运转着,工作室内温度适中,只是没放加湿器,微微有些干燥。这样的环境对人来说并不是很舒适,但是却适合某些遇潮容易受到破坏的物件。
  比如齐辰手里的这把青铜刀。
  在冷兵器中,刀算得上是最常见的一种了。可青铜刀在其中,却只占着极小的份额,能见到一把很是不容易。因为青铜质地虽然坚硬,却非常生脆,易折易损。
  齐辰手里的这把刀身窄而薄削,长约一尺六寸,单刃微弧,刀背稍厚,背上有扉,镂刻成一排兽齿状,给纤长流畅的刀平添了几分狰狞之美,铸工堪称精致,唯一的缺憾大概便是刀身顶端的断口了。
  这是一把残刀,从刀身刀盘连接处断成两截。
  断掉的刀盘此刻也躺在这桌台上,盘侧均匀地刻着一圈竖纹,上面连着半截鱼鳞纹圆刀柄。再往上,原本该是柄首的地方却空空如也。
  昨天董明波拍着齐辰的肩膀交代:“那把刀缺了几样部件,刀盘前两天刚找到,还少个柄首和两颗玲珑宝珠。你先把找到的这部分修复一下。要求就两个,一是精细,二是速度,别的没什么。怎么样,很简单吧?不要有压力,小伙子还是很有前途的,好好干!”
  齐辰当时就在心里默默吐了一口血:精细和速度相加就已经是最高要求了,还能有别的啥?……简单个蛋!
  不过今早看到这刀的实体模样后,齐辰的压力还真就小了。
  因为这把残刀不论是刀身还是刀盘,都泛着暗金色的金属光泽,既无锈斑也无污迹,触感平滑锋利,刀面光可鉴影。
  真的可……以……鉴……影……
  窗外的阳光恰好从某个角度落在那如水的刀面上时,反射的光简直能亮瞎齐辰的眼。
  呵呵。
  这特么根本就是个现代工艺品吧?!哪家青铜器从土里挖出来后能长这样?年代的痕迹呢?古朴厚重的文化质感呢?逗我?!
  “笃笃笃”开着的工作间门被人不紧不慢地敲了三下,齐辰抬头,就见董明波背着手踱进来:“小齐啊,这么早就来啦?有干劲!不错不错。”
  齐辰站起身:“早,董主任。”他翻过公司内部的成员职务树,董明波明明是一把手,却偏偏喜欢让别人喊他主任,也不知这是个什么奇葩爱好。
  不过要真说起来,这个广和文物保护有限公司奇葩的地方多了去了。
  比如那条“有自卫能力且命硬者优先”的招聘要求;比如这公司的部门划分,什么执行组、监管组就算了,那个善后组是什么鬼?!而且齐辰身为文物修复专员,被分进后勤组真的不是因为手抖点错了么?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齐辰都不敢多想,怕想多了越发觉得自己进了个了不得的地方,仿佛随时会被“打非”“打黑”之类的工作小组作为窝点一举端掉。
  不过齐辰是个俗人,公司结构也好,职务称呼也罢,对他来说都是虚的。虽然这公司看起来不太靠谱,但是合同十分正规,工作环境很不错,目前看来给他安排的工作事务也没什么偏差。
  当然,最重要的是薪酬不错,还包食宿。光冲这两点,齐辰就愿意暂且忽略那些奇葩之处,在这里先干下去,反正那些对他这么个小职员也没什么太大影响,他只管拿着工资做分内之事。
  “怎么样?小齐,有困难吗?”董明波站在桌边,摆了摆手让齐辰坐下接着做自己的。
  齐辰摇了摇头:“我看了一下,这刀保护得很好,基本不用做什么前期处理,断口也没什么大问题,稍微锉一下,出了新碴做个小坡面就可以焊,最后精处理一下,就基本看不出来了。”
  董明波不知为何嘴角轻抽了一下,问道:“要锉断口?”
  “额……对。”齐辰一时不知道他这话的用意是什么。想了想,觉得董明波虽然是公司负责人,但是修复这方面毕竟还是术业有专攻,他可能只是不太了解具体的细节,所以顺口问问。
  谁知董明波默默看了眼桌上的残刀,然后有些犹豫地冲齐辰道:“那个小齐啊……”
  齐辰静候指示:“嗯?”
  董明波:“锉断口和焊接的时候,下手温和一点儿。”
  齐辰:“……”
  董明波:“……”
  齐辰:“主任你说笑了。”
  董明波:“没有。”
  齐辰:“……”
  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数秒,董明波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就这样,你忙吧,回头修复好了拿给我,我下午3点前都在办公室。”说完,他便又挺着他那中年发福长出来的微凸的肚腩,溜达了出去。
  齐辰眨了眨眼,复又低头看着断刀,实在不懂刚才董明波那一瞬间类似牙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锉断口下手温和点就算了,焊接怎么才能算温和?!用火舌轻轻舔吗?!真是够了……
  他本以为这断刀不过是董明波打着文物的幌子,临时找来试一试他的实操水平的,不过现在看来,董明波似乎还真挺心疼这刀的。
  不过试验品也好,工艺收藏品也好,到齐辰手里都一样。
  他将过腕的袖子翻到小手臂上,活动了一下清瘦的手指,而后打开一旁的工具柜,挑出一把扁平板锉,拿起刀身,翻转着比对了一下断口方向,便埋头工作起来。
  齐辰之前的预估没有错,这把断刀修复起来确实没费什么功夫。清洗、除锈、补配之类的都省了,也不用作旧。当他一气呵成,完成最后一个步骤,站起来松了松筋骨时,离午饭点还有将近半个钟头,基本满足了董明波精细加速度的要求。
  从柜子里拿出一块专门的清洁软布,齐辰细致地将这把青铜刀最后又擦拭了一遍,而后收拾了一下桌台,将刀装进了那个造型古朴的细长实木匣中,便去找董明波了。
  广和这家公司并没有像很多公司一样,在某个写字楼里租个一两层做办公场所,而是在江市东区直接买了块地皮,建了一栋双子型办公楼,一栋员工宿舍,圈在一个院子里。从外面看,办公楼只有三层,宿舍楼也不过五层高,墙上爬着一层绿植,总体有些老旧,在高楼林立的商圈里显得毫不起眼。但是楼里却布置得简洁大气。
  齐辰所待的工作间在A座三楼,和董明波的办公室同层。他抱着装着刀的木匣,一直走到走廊顶头那间办公室门口,抬手在敞着的门上敲了敲:“董主任。”
  坐在深棕色木质办公桌后的董明波放下手中的文件,冲他招手:“哦,小齐来啦,进来吧。怎么?刀修好了?”
  “嗯,您看一下行不行。”齐辰走过去,将木匣递给他。
  “我看看啊。”董明波接过木匣打开,却并没有伸手将刀拿出来,而是直接就着木匣细细端量了片刻,过了一会儿点点头把木匣合上,轻放到办公桌上,而后笑眯眯地冲齐辰道:“不错,断口接得很自然,辛苦了。你回去吧,再忙一会儿就该到饭点了。哦对了,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
  “好,那主任我就先回办公室了。”齐辰点了点头。他刚入职场,还有些不太适应角色的转换,总下意识地把领导放到学校里导师的那个位置,敬重,但并不怕他。更何况董明波一直都是笑眯眯的,非常随和,没什么架子。于是齐辰也就没那么拘谨。
  他走了两步又回头对董明波道:“主任,这刀做得挺漂亮的,有名字么?”
  “有啊!”董明波看了眼木匣,道:“你看到刀扉上的兽齿花纹了吧?”
  齐辰点头。
  董明波:“刀的名字和这造型很搭,叫龙牙。”
  齐辰:“……”
  董明波:“怎么?”
  齐辰抽了抽嘴角摇头道:“没,就是想起来以前在哪儿看过有把妖刀也叫龙牙,刀身被击碎了,后来传说宋朝时候被人挖出来,给包公做了龙头铡。”
  董明波眼睛都不眨一下:“哦呦好巧!”
  齐辰:“……”表示惊讶的时候记得表情也要同步答应我好嘛!
  
    风雪夜归人
  第2章
  
  显然董明波也是听说过那把妖刀的,大概是中二之心未泯,收了一把长得像那么回事的刀,取了这么个名字。或者这刀就是以龙牙为原型做的,为了追求逼真,还搞了碎片那个噱头。
  齐辰当然不会傻不拉几地继续问下去,于是就此打住,滚出了办公室,还不忘帮董明波把门关上,然后下楼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办公室。
  广和公司的职员人数十分精简,在这呆了两天,齐辰来来回回所见到的不过就是那么十几二十个人,集中在A座二层一个开放式的大办公间里。办公间一侧全是落地窗,光照充足,错落有致地摆着许多盆植。东南角则用磨砂玻璃隔出了一个半开放的小办公间,里面放着七八张办公桌,是各组负责人待的地方。
  齐辰来报道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外面的办公位置上各个都贴着名牌,显然是有主的,倒是小办公间里剩了一张空桌。
  当时人事妹子指着那张空桌道:“这本来是执行组副组长的位置,不过他上次出公差伤得有点儿重,两三年内暂时醒不来,所以这桌子空着,电脑是清过的,你放心用。不用担心总搬工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