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末世之林光乍泄 作者:林墨轩

发布时间:2015-04-04 17:14 类别:玄幻灵异

强强末世异能无限流
 
 
文案
 
末世之林光乍泄
 
“给我跪下!”前大学禁欲派资深教师林海淡淡地看着面前的高发迹老男人。
“无知愚蠢的人类。”高发迹男人傅荣光斜着眼睛看着面前鱼唇的人类,剑气四溢!
……
“关门放肖傻逼!”捧着仙人球穿着Chanel的白富美林舒舒低声说道。
“关门放何胖子!”抽刀不砍电线带火花的臭屌丝肖袂高分贝压制!
……
“你个傻逼!”两人对视,仇恨值飙升!
“舒舒姐不要动手!那上面有我刚养的蜘蛛!”膀大腰圆的南方妹子彩霞握着拳头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喝止二人。
你确定没有拿错剧本?
没错,这就是末世逗比剧之林光乍泄!
419的对象不是人,和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不是人,和自己同屋多年的不是人,连养的狗不是狗?
你一定在逗我……
且看末世中逗比5人组殴打小怪兽的故事。
高发迹不是人强攻VS性冷淡纯人类诱受
神说,一切皆有可能。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拥有这样不同的能力,也装作不知道这种能力的代价究竟是什么,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医疗,交通,食物,住房……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这个名叫人类的掠食者掠夺整个自然创造的,那么享有这一切罪恶的我,即便双手沾满了整个地球的鲜血也不得不为这个物种而战,这是隐藏在基因中的自私,也是我唯一可以为了这个名叫人类的物种所做的事情。 ——by 林海
 
本文又名《光荣海》
第一人称为主,主受,无丧尸有异能,正能量为主,内含大量理论、辩论。
本作者嗜好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慎入。
内容标签:末世 无限流 强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海,肖袂,何舒舒,傅荣光 ┃ 配角:徐行止,巴豆,彩霞 ┃ 其它:
 
 
  ☆、山河破败
 
  ‘’生物体内的生化反应均是酶促反应,催化不同的生化反应的酶不仅相同,甚至催化同种反应的酶都不一定相同,比如乳酸脱氢反应中的乳酸脱氢酶就有五种不同的类型……”
  “那老师,有没有一种酶可以把两种不同的生物拼在一起啊?这样是不是就能吃到牛肉味的西红柿了?”
  “可以通过仙台病毒对不同的原生质体进行融合,需要的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酶系,不过动植物细胞的融合至今还没有取得突破,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多查查课外的资料,我带的实验里也包括了这个方向的,有兴趣打得同学可以过来当苦力,顺便讨点数据弄好你们的毕业论文,毕竟看40多份大同小异的实验论文还要评出档次实在是夭寿。”
  “其实老师你可以不看就评的……”
  “你的废话这么多你爸你妈知道吗?”
  “……”
  “下课!”
  ……
  保持严肃的面容,目光如炬的说完最后一句,镇定的扫视过班上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杀马特,我冷淡地走出教室,透过走廊的玻璃窗上的破洞看到了一辆熟悉的别克停在教学楼的侧面,三步并作两步钻了进去,脸上终于破了功。
  “我了个大擦,那一群熊孩子简直丧心病狂,昨天还是香槟金的小波浪今天就是茶婊绿的大爆炸,他们是农业职高还是美容美发电气焊?”
  啪啪。
  副驾驶的抽屉一下子拉开,一面镜子刷地蹦了出来,一张本来就暗淡的脸上,眉毛眼睛挤在一起,嘴角撑着夸张的笑容,怎一个狰狞了得!
  我一下子收回了脸上的表情,摸摸胸口。
  嗯,早上的蛋卷挺好吃的就是有点少,刚上了三节课就饿了。
  “咳咳”清了清嗓子,保持住为人师表的逼格,我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看着那个皱着眉头和离合器较劲的男人,“肖袂,饿了吗?咱俩吃饭去吧。”
  “小酒馆的烧白十一点半才做好,等着。”
  “可是我饿了”
  “挺着”
  “挺你妹啊!”
  “我要减肥。”肖袂终于打着了火,别克晃晃悠悠开出了职高,刚拿到驾照,肖袂的手多少还是有点抖,眼睛直视着前方,头也不转的说道。
  我看着肖袂本来不算很大的肚子肉在他生日收到的黑色加肥加大版的连帽衫的掩映下愈加明显,嘴角一抽,“减肥你吃烧白,脑子让门挤了吗?”
  “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呵呵”
  我觉得我的嘴角一定抽到了耳边,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肖袂的节操早就被狗吃了这件事是我上了大学就知道的事情。
  我是怎么和这个没节操的人“同居”了四年的?
  忽然有种自己棒棒的感觉。
  “下车!店里来了一只狗做绝育,来当副手。”肖袂丝毫没有把我这个副教授当护士是需要付劳务费这种意识的,歪歪斜斜把别克停在了店门口,连帽衫上画着蠢萌的薯条,肖袂顶着四年都没有变过的劳改犯头型,和店里那个招来的杀马特小工一比,始终没有人模狗样的感觉,大龄大学的阴影一直笼罩在肖袂的头上。
  呵呵。
  我是怎么认识这个逗比的?
  我看着已经开始掉色,“真爱宠物医院”的牌子认真的回想这个问题。
  哦 ,是那个项目!
  我叫林海,是个二流大学的副教授,大学本科倒是个名牌,只是专业是苦逼的农学类,大一刚进来就进了学生会碰到了住在隔壁宿舍但一直不认识的肖袂,肖袂最初还是一个热情四射的文艺青年,在文娱部里混得风生水起,我这个默默蹲在学术科技部这种高冷的部门是怎么入他法眼的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一连串狗血一般的剧情下,我和肖袂还有一个学霸级别的白富美在大学期间同居了!!!虽然白富美将主卧给了我们俩,但毫不留情地霸占了两间卧室,于是我和肖袂就开始了四年盖着被子纯唠嗑的同居生活。并且在白富美“豪”不在意的资助下拿到了国家级的基础科学研究项目,顺利地提前毕业,并且获得了本校的硕博连读资格,胸无大志的我博士没毕业就评上了副教授,在一个二流大学上课带研究生,顺便去了那个充斥了洗剪吹的职高赚外快。肖袂则开了一家宠物医院,这是他大学最开始的愿望,并且死命地撺掇我和白富美和他一起考了兽医资格证,一起注册了这家宠物医院,但是到现在白富美养的叫做巴豆的玩具泰迪生了病她也是找我俩看,因为她实在分不清犬瘟热和流行性肝炎的疫苗区别在哪里,即使我买的是联苗两种是在一起的。
  “何舒舒!巴豆拉屎拉在货架上了,把它清理了!”
  “啊?又拉了?哎呀真烦人,老肖你就不能把他收拾了?”
  “不能,何胖子你再宅在那里看韩剧下周体重绝壁超过160”
  “胖你妹啊,我才110!”
  “可你只有一米六!”
  呵呵,我的嘴角继续抽,看着又闹在一起的两个人,鼻间是淡淡的狗屎味,巴豆屁颠屁颠的站起来扒在我的裤子上,乌黑的双眼无辜的看着我,杀马特小工无聊地玩着psp丝毫不介意狗屎的味道。
  呵呵。
  何舒舒就是白富美,是个胖子,虽然她真的只有110。但是在一次晚上吃夜宵她一个人吃掉了两大盘水饺之后,何胖子这个称号就光荣地挂在她的头上了。在这之前我们都是叫她白富美的,因为她是真白富美。何舒舒和肖袂都是隔壁四川省的,只是何舒舒是大城市肖袂是小县城的区别,家里开的连锁酒店,还有几间厂子,自小就是高贵冷艳的千金小姐,行走的大牌子。只是被家里看得死死的,不能和异性接触过近甚至和被表哥骑着自行车兜风都会被骂,大概是小时候压抑的太狠,到了大学就拉着我们两个搬出了宿舍,为了逃避她妈的追捕还在宿舍和租的房子两处折腾,大学毕了业就去了美利坚,在老爸老妈眼泪攻势下研究生毕了业就回了家,来重庆考了个高级翻译的博士,一边读着一边继续和我俩厮混在一起,一起出资在沙坪坝按揭买了两层的门市,楼上改成了我们仨住的地方,楼下就是老肖开的宠物医院,
  老肖的宠物医院收入勉强够了月付,我和胖子的工资就成了养家的资本,日子过得没什么大波折,倒是三个人一起搭伙总不至于寂寞。
  即便很久以后,我们三个仍然在一起,甚至有了更多的同伴,有了相爱的人,却还是会怀念那段平淡的时光,是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
  “听说晚上会有英仙座的流星雨,去南山看日出吧!”
  “何胖子你的逻辑是不是被巴豆吃了”
  “你傻啊,看完流星雨不就可以看日出吗?”
  “然后我们要在南山上冻一晚上?”
  “不会带帐篷吗……”
  肖袂和白富美声音从里间传来,我把巴豆的排遗物清理干净,刚放下东西,手机猝然震动了一下,掏出来,Nokia的智能照相机总会尽心尽力的保存好那一段记忆,划开屏保,一跳短信跳了出来。
  “晚上去南山看流星雨吧,上一次可是6年前的大二。”
  没有署名,没有存号码,甚至没有短信记录,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不作他想,直接delete it。
  “今日,本市流感疫情已得到控制,但市民仍需注意保暖……”刻板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隐隐约约听不清楚。
  “欸”无奈地叹一口气,七月流火,日子已经不可见的凉了下来。
  今年凉的好像有点早,搓了搓双臂,西装也不算很薄啊,想了一会得不到答案,对着里间高声喊道。
  “肖袂!你家小工喊你做绝育!”
作者有话要说:  首次发文,请多指教
 
  ☆、山河破败
 
  当某种东西流行在人群并广为人知,其自然属性就被忽略。
  就像泰迪这种东西,本来只是一种妆名,现在却成了贵宾犬的代名词,当然,我是不会向来这里买东西的顾客解释泰迪和贵宾的问题。
  从南山回来,白富美和肖袂就感冒病倒了,连带着巴豆也恹恹的,于是我这个只是考过了资格证,只会理论知识的人临时撑起了门面。
  还好这两天都是一些小的发烧,也不知道是什么引起的,起码在这家美其名曰医院的宠物店里是看不出来的,抗生素消耗的太快,打了电话又发了一些,下午就没什么人过来了,瞧着巴豆不舒服的样子索性给它做了一个血涂片,明天要给职高的洗剪吹们上课,就当是教具了。
  “卧槽!这是什么玩意?巴豆你吃什么了还长了寄生虫?”我被显微镜下奇奇怪怪的东西惊吓到了,血涂片其实除了成堆的红细胞之外连白细胞都需要碰运气才能找到,太长时间没做做出来的血涂片自我感觉应该不是很好,红细胞相互重叠的概率应该很大,但是我看到了什么??
  血细胞的数目少得可怜,整个视野都是游来游去的丝状生物,没有用染色剂,却可以在丝状生物体内看到点点的红色。
  这是什么?寄生虫?不对,血涂片不是活体片已经晾干并且经过酒精灯的炙烤怎么可能有活的东西?另外,这玩意在什么里面游来游去的?玻璃吗?
  看到这种东西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肖袂贪小便宜买的显微镜出了问题,看着左右也无人,关了店门抱着巴豆去了我自己的实验室。
  实验室里正在做清洁,成堆的豆芽似的东西丢在垃圾箱里,我带的研究生还在不断从实验室里运出来这种豆芽。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