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安家在鸟巢(嫁入鸟族) 作者:土豆芽儿

发布时间:2015-02-24 15:44 类别:玄幻灵异

生子种田文仙侠修真
 
  一根梧桐枝,一个简单的窝,便是一个家。
  ·
  原本一个普通的渔村,由于对岸的荒岛被发现了矿山,从此热闹了起来。只是前往荒岛的水路难行,人类便捕捉能够飞行的乌猛鸟驱使奴役,获得了极大的便捷。
  ·
  被捕捉的乌猛鸟日日辛苦劳作,生活苦不堪言。一时心软的少年偷偷放走了由他饲养的乌猛鸟,而后被一青阁追杀,不得不跟随乌猛鸟躲进它的故乡,却又被乌猛鸟族仇视排斥。
  ·
  不得已之下,少年与之饲养的乌猛鸟当众交·媾,以表入族,终于在仙灵谷安顿了下来…
  。
  设定:乌猛鸟攻,双性人受,生蛋抱窝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种田文 仙侠修真搜索关键字:主角:石头,乌沥 ┃ 配角:若干坏蛋,若干奴隶,若干家人 ┃ 其它:土豆芽儿
    ==================
  ☆、为奴【修】
  啾唔~啾唔~
  这种鸟类的叫声近近远远的传来,或悠扬或高亢,叽叽喳喳响个不停。
  沉睡在巨型鸟巢中的人拢了拢眉头,还没睁眼,脑子里就被吵闹的鸟叫声填满。他轻哼一声,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惊到头顶树枝上的一只麻雀,“扑扑扑”的飞走了。
  揉了揉眼睛,少年看清前方的景象突然茫然了起来。在他眼前是一片绿茵茵的树林,蓬松而巨大的树冠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不过因为他栖身的鸟窝较高,所以能看见下方一朵朵的绿冠,高低错落的接连成了一片波澜起伏的绿海。高处的氧气纯净而浓郁,没有山林低处的晨雾,也没有市井的尘埃,吸入肺腑,仿佛让人由内而外的干净起来。
  石头恍惚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跟着乌沥回到了他的故乡。
  石头年仅十六,外貌清秀,甚至称得上是漂亮。虽然身体瘦弱,但因年纪尙小,巴掌大的小脸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婴儿肥,白皙的皮肤干净得没有任何瑕疵。清丽的面容就是比起女子,也不会被比下去,只不过不若少女那般柔情抚媚,多了分少年人的干净清爽。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深灰色葛麻粗衣,头顶着个松散的发髻,已经翘到了头顶,随着他坐起来,黑色的发带从头顶滑落到了脸上,左脸边也垂下了几缕凌乱的发丝。
  这样的他却不显得邋遢,反倒因秀气干净的容颜而透出几分懵懂的呆萌。
  石头撑着鸟巢底部想站起来,下身立即传来一股针扎般的疼。他身体微微一顿,愕然地睁大眼,一时没反应过来。几个呼吸后,身体突然僵住了。
  乌沥,昨天……乌猛鸟族群前……乌沥和他……
  石头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无力的手微微哆嗦着快速解开了裤子,下身隐秘的那处果然又红又肿,稀薄的黑色毛发已经遮掩不住这羞耻的艳红细缝,就在象征着男性生殖器的左边。
  没错,他是一个奇怪的人。一个非男非女的异类。
  在他的下体,多出了一道一指长的细缝,平时干涩的黏在一起,被毛发遮掩住不易看清,现在红肿起来,翻出了里面的红艳艳的媚肉,怪异之处一目了然。
  这里还有些湿濡,他记得昨天下午有清洗过,现在却又变湿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肯定是昨日被侵犯的原因。
  李婆婆说,他是的身体是男女双性,是上天给他格外的恩泽。但他却因这样的身体而被父母遗弃。
  对于李婆婆的话,石头不予否置,他对自己这样的身体没有多大厌恶,也谈不上喜欢。
  只是慢慢懂事以后,还是渐渐的心里生出了怨怼。
  这样异于常人的身体,就注定了他不能过寻常人的生活,至少,娶妻生子是不可能的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过,他连父母都没有,还谈什么孝道。只是一个人久了,终究有些孤单。
  石头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他从没想过,这里会容忍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看,甚至还任由他人侵入了这里。不,更准确的说,‘他’甚至连人都算不上,因为他是一只……
  “啾唔~”一声略微低沉的鸟啸由远及近的传来,石头立即抬起头,愁眉苦脸的表情不自觉的消散了,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石头麻利地系上裤带,扬声唤道:“乌沥!”
  身体异样又如何?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次能够保命,还多亏了这异于常人的身体,否则,乌沥也不一定保得了他。毕竟,这是在乌猛鸟的地盘,而他,是乌猛鸟最厌恶的人类。就算是同为乌猛鸟的乌沥,也无法令同类无缘无故的接受他一个狡诈阴险的人类。
  只是委屈了乌沥,和他一个人族异类交欢。
  林中的黑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最后松开爪中的野兔,稳稳地落在了鸟巢中的人类身边。
  石头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了挪,微微晃动的鸟窝让他止不住的心颤:“乌沥,你这么早就去猎食啊。”
  被称为乌沥的巨型黑鸟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赤裸的高大男人,肩胛上还保留着象征乌猛鸟的黑翅。他身高八尺,浑身肌肉,胸肌尤其发达,古铜色的皮肤让他更显得壮硕结实。
  不过这样强壮的身体上却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疤痕,就连脸也被一道大约五寸长的疤痕破坏了容貌。这张脸棱角分明,剑眉星目,深沉的眼神如同深不见底的潭水,似乎掀不起任何波澜。而这道疤痕几乎将他的脸生生分成了两半,从左额头爬过鼻梁,一直延伸到右脸颊,让本就面向不善的他看起来更加狰狞。
  石头立即偏开头,脸上有些臊热。他爬到鸟窝边上,抓起那里的布料粗糙的裤子递了过去,小声道:“给,快些穿上衣服。”
  乌沥快速看了石头一眼,沉默地接了过来。
  被带到鸟窝的兔子被抓伤了后腿,在鸟窝里拼命挣扎着。石头怕兔子掉下去,忙伸手按住了它,拘谨地等着乌沥穿好衣服拿过去。
  可他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乌沥向他索要,于是抬头看去,却见乌沥就蹲坐鸟巢中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石头“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
  见石头看过来,乌沥连忙转开头,恼羞成怒的背对着他。
  石头赶紧把兔子送过去:“给……你的兔子。我……我没动。”
  乌猛慢慢转过身,只随意瞟了眼兔子,视线就重新落在了石头脸上:“给你吃。”
  他的声音低沉浑厚,就如兽形时的鸟啸声一般沉稳有力,吐字还算清晰,但不难听出他对这门语言并不太熟。
  石头愣愣地看着兔子,突然有些受宠若惊:“给我的?……不,不用了,我有干粮。”
  “给你!”乌沥重复道,不容置疑地将兔子拍向石头。毛茸茸的兔子在鸟巢上打了几个滚,吓得缩起身体瑟瑟发抖,竟连逃跑的力气也没了。
  石头扭扭捏捏地绕了绕手指:“我不吃活的。”今天的乌沥看起来好别扭啊,是因为昨天吗?
  石头心里突然一阵悸动,眼神飘忽起来。
  乌沥瞪了眼石头,一把抢过兔子,干净利落地咬断兔子的脖子,甩到石头面前,生硬道:“死了。”
  石头:“……”
  ——数日前
  在一处固若金汤的地牢外边,夕阳映红了冷硬的青灰色的石室和褐色的地面,却融化不了那此地长期被血液和恨意浇灌出的血腥之气。
  石室入口站着两个身穿高大的守卫,手拄着一根长矛,皆是一脸凶悍。
  这是一处戒备森严的地牢,由高达十米的厚墙围住,昼夜都有护卫巡逻看守。石室入口通向湿冷的地牢,正对面的空地上摆放着一批刑具,左边挂着大小不一的扁平棍棒,右边挂着长短粗细各异的皮鞭。地上血点斑驳,空气中是浓烈的血腥,显然今日又用过刑具了。
  “嘎吱~”
  厚重的大门缓缓开启,走进了一个手提木桶的十五六岁少年。
  少年气质干净,身体纤弱,面容清秀,与这充满血腥暴力的牢地不太相称。他一手提着一大桶血淋淋的鲜肉和内脏,一手挽着一个装着毛巾金创药等医疗用品的小篮子,因拿的东西太重走路有些不稳,但速度不慢,显然习惯了这种重活。
  少年看了眼空地上的血迹,快速移开了目光,大步走到石牢入口前,掏出一块木制令牌:“我是戌号牢房戌甲的饲养员。”
  留着胡须的守卫瞧了眼令牌,紧接着视线盯在少年的脸上:“石头?”
  “啊!”被点名的少年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来了没多久就被人记住了,腼腆地笑道:“嗯,是的。我可以进去了吗?”
  “嗯。”守卫眼睛还盯着石头的脸,突然调笑道:“一个爷们儿,怎么长的比娘们儿还俏皮。”
  石头的笑立即沉了下去,紧抿着嘴唇,敢怒不敢言,眼神倔强地盯着那守卫道:“我可以进去了吧。”
  “嗯。”守卫也没为难石头,以鼻音应了声。
  一得到应许石头就快步走了进去,进入了地道才悄悄的舒了口气,刚才的不悦也已经释怀了。这种无礼的话他听的多了,早就习以为常,只是原本愉快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闷。
  地牢深入地下五米,每隔十米设有一对火把,每个转角都有两名守卫看守,三个转角,加上入口的两人,共八个守卫。牢房在地道两边对立而设,因为是在地下,为了防止坍塌,牢房的间距很远,每间都隔着十米远的土墙。牢房内关着的却不是普通人类,而是肩胛处长着一对黑色巨翅的半人半兽,是变化成人的乌猛鸟。
  乌猛鸟力大无穷,是人类非常青睐的奴隶种族。他们凶狠嗜杀,非常难捕捉,不过每年春分是他们的发情期,人类只需要在冬春交替之际在它们经常出现的地方提前埋伏,总会有些年轻的乌猛鸟大意中招,最终沦为奴隶。
  牢房分别以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命名,关在牢房内的奴隶以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为号码,每个奴隶的号码前加上牢房编号,就是他们独一无二的编号。
  戌甲就是石头饲养的乌猛鸟。
  牢房内没有任何座椅,只有一堆发潮的枯草,乌猛鸟们靠在一起休憩着。牢房内很拥挤,但非常安静,静得令人压抑。被关着的半人半兽脏乱不堪,身上满是伤痕,眼神却凌厉得犹如刀子。听到有人类的脚步声也不抬头,只抬起眼皮冷冷地瞟上一眼。
  石头每每路过都不敢多看他们一眼。初进一青阁,管家就叮嘱过他,不许与乌猛鸟对视,否则会引起他们仇视。乌猛鸟非常记仇,若是被他们盯住,继续待在这里迟早会丢掉性命。
  为了小命着想,石头从来都不敢多看他们一眼,生怕无意之中惹到了这群野禽。
  关押越靠后的乌猛鸟越凶狠,饲养他们也更加危险。牢房也是越往后越空,到了最后,甚至有几间牢房是空的,但最后一对牢房其中的戌号房还关押着一只乌猛鸟。
  石头一直走到地牢尽头的最后一个牢房前才停下脚步,这就是他饲养的戌甲。
  戌甲是今年春季才被捕到的乌猛鸟,比一般乌猛鸟更加凶狠暴戾,几个月了还没能驯服,平均一月撕碎三个饲养员。一青阁内部饲养员被虐杀了十来个,已经人心惶惶,没人敢接这个奴隶,这才付以丰厚的报酬外招。而戌甲也因此一直住在最里面的‘豪华单间’,以防它影响到已被驯化的乌猛鸟。
  一青阁在村里名声不好,村民安逸现状,也对这消息抱有怀疑的态度,一时竟没人敢接。石头无亲无故,了无牵挂,于是便铤而走险进了一青阁。现在他已经喂养了戌甲将近一个月了。
  最后一对火把离这里很远,光线非常昏暗,空气也非常潮湿沉重。火光照不进这件牢房,只有靠着牢门的一半地方尚有些许光亮,却将里面显得更加黑暗,透着森森的寒意。
  石头放下肉桶,掏出钥匙打开了锁:“戌甲,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牢房内响起哗啦哗啦的铁链撞击声,黑暗处慢慢浮出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