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拍者为攻,摸者受 作者:子罗衣

发布时间:2018-03-13 10:09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情有独钟欢喜冤家花季雨季
 
文案:
这是一篇发生在某公立高中的基情故事。
你有没有一种叫无法自持多动症的东西?
你有没有一种喜欢抚摸同桌身体的欲望?
如果这种人在你身边怎么办?从这篇文章开始看。
方翼顺一直有一种欲望,他总是克制不住自己想去触碰身边人的身体。
所以当某天他不小心触碰到自己同桌那滑腻丰满的臀部时,就无法忘记这种感觉了。
宋子凯对方翼顺这种时不时吃豆腐的行为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所以在明白自己的心后,还是决定把对方吃了好了,到时候你爱怎么摸就怎么摸。
 
总而言之,这是一篇猥琐微变态诱受X炸毛自恋原直男攻的小短文。
有一种人,注定简介无能,是的,就是我_(:зゝ∠)_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子凯,方翼顺 ┃ 配角:一大波神助攻 ┃ 其它:XX的产物,高校臆想,子罗衣
 
 
 
第1章 chapter 1
  宋子凯本来叫宋二凯。
  他上面有个哥哥,宋一凯。理所当然的,他就是二凯。
  后来二字有了不一样的含义,宋子凯就死活不肯叫这个名字了。
  最后世界上少了一个宋二凯,多了个宋一凯。
  “我亲爱的弟弟,我觉得你不应该叫子凯,井凯这个名字更符合你的气质。”
  宋一凯有天突然告诉他,宋子凯不明所以,一脸懵逼。
  后来知道了“井”的意思,一脚把宋一凯踹下了床。
  “滚!有多远他妈滚多远。”
  ***
  宋子凯和他哥是两个极端。
  宋一凯黑的跟山沟沟里挖煤的一样。
  宋子凯白的跟长年见不到阳光一样。
  宋一凯属于不要脸类型的,宋子凯更倾向于炸毛型。
  所以知道两人知道高中三年还要同校时。
  宋一凯有些欣慰的捏捏宋子凯皱巴着的脸,“我亲爱的弟弟,你喜欢哥哥都喜欢到要跟哥哥继续读三年的地步了,哥哥真是感动。来,亲一个。”
  宋子凯直接一巴掌打开宋一凯凑过来的脸,跑到他妈面前,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冲他妈喊,“宋一凯那傻逼英语连30分都上不了!怎么和我上一个高中的!你是不是找关系了!为什么摧残我三年不够!高中这么重要的三年还要继续摧残我!”
  “二宝啊。”宋子晴倒是很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好脾气的安抚他,“你哥他已经保证了,高中一定会好好学习的。他还想着和你上一个大学,然后和你娶一对姐妹做老婆,这样以后又可以和你相亲相爱啦。二宝啊,你哥可喜欢你了,你这样说,他要难过的。”
  宋子凯刚想炸毛,宋一凯已经推进门死死抱住他往外拖了。
  “亲爱的弟弟,现在天色已晚,已经是就寝的好时机。还不快快回房,与哥哥一同进入甜蜜梦乡。”
  回应他的永远只会是那一句,“滚!他妈放开我!”
  ***
  宋子凯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
  宋一凯这个傻逼,犹如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明明只是梦里,他的形象却依然那么清晰,那么的让他觉得面目可憎。
  于是他睁开了眼,发现这傻逼真的压在了自己身上,还把自己抱的死死的,嘴巴有不明液体往自己胸口淌。
  “咚——”一声,宋一凯又被踹到了地上。
  这是高一开学第一天,也是宋子凯觉得解脱的第一天。
  一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和这傻逼同床共枕,听这傻逼嗷嗷乱叫,他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
  难得好脾气的拉起了宋一凯,然后帮他拍了拍。
  “哥哥,快点准备吧,上学要迟到了。”
  ***
  直到宋子凯在班级里再次看见宋一凯。
  “弟弟,你也在这个班啊~我好高兴啊~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跑了。”
  宋一凯在座位上朝他招手,宋子凯突然想到了死亡。
  但他什么也不敢做,只能面如死灰一样随便找了个离宋一凯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第2章 chapter 2
  宋子凯以为令他这一生感到最窒息的人,是他的亲哥哥,宋一凯。
  直到方翼顺出现了,他才知道,他妈一山更比一山高,傻逼天天有,他身边怎么这么多。
  ***
  宋一凯一开始并不会和方翼顺有任何联系,他也没对方翼顺有太多印象。
  只是看过几眼,作为英语课代表发作业的时候。
  方翼顺那时候还是和李衣做同桌。
  两个人都小小的,看起来乖乖巧巧的,不是很容易辨别,至少他自己经常会把他们认错。
  后来班主任实施座位改革,按意愿分配同桌。
  他象征- xing -的写了个“宋一凯”,并不觉得宋一凯那傻逼会选他。
  结果宋一凯那傻逼真的跟别人跑了。
  然后他等班主任安排新同桌,就听见班主任报,“宋子凯,方翼顺……“
  他看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哦,这个人是方翼顺,不是李衣。
  方翼顺已经乖乖听老师的话进教室拿了书包,他也没对他有什么不同看法,跟着进了教室。
  然后看见方翼顺坐在新位置上,正摊开书看着的乖巧样子,心里忍不住想欺负他一下。
  便凶凶的朝他喊,“喂!你挡到我的道了!”
  然后就和想象中一样,方翼顺一下子像个受到惊吓的兔子一样,一下子站起来,然后小声的和他说了声对不起,就匆匆起身给他让了位置。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