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爱你怎么说+番外 作者:风流书呆(上)

发布时间:2018-03-01 10:42 类别:现代都市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
 
文艺版文案
有的人初见讨厌,越相处却越喜欢。
有的人初时很爱,越了解却越无奈。
 
通俗版文案
肖少爷背景雄厚、怼天怼地;肖少爷人缘差、嘴巴毒;肖少爷封杀艺人、耍大牌;肖少爷满身都是黑点。偶然得到特殊能力的季大影帝却在一点一滴的相处中发现——肖少爷似乎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简单版文案
攻受在一起拍戏,然后我暗恋你以为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暗恋我但我假装不知道还准备疏远你;忽然有一天发现,唉哟,你竟然不暗恋我了,不行,我暗恋上你了,别走,咱们谈个恋爱吧!
 
排雷
1,主受,1V1。
2,角色均为成年人,CN控慎点。
3,无第三者插足。
4,本文的人物和情节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嘉树 ┃ 配角:季冕、林乐洋、方坤、薛淼 ┃ 其它:娱乐圈,先单向暗恋,后双向暗恋
 
 
 
第一章 归国
  肖嘉树刚回国,如今正坐在自家的客厅里,几个佣人躲在楼梯间对他指指点点,不用猜也知道在说些什么,不外乎“二少为什么要回来,在国外不好吗,回来只会跟大少争,又要闹出很多事”等等。
  是啊?为什么要回来?肖嘉树也在问自己,然后落寞地扯了扯唇角。游子总要归家,这里便是他的家,为何不能回来?
  楼上的争吵还在继续,那是他的父亲和母亲。几年不见,父亲苍老了很多,两鬓的头发已经斑白,嗓音也变得沙哑不堪;母亲却还是当初的模样,光滑的皮肤,精致的眉眼,温柔的- xing -情,岁月从来未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眼下,她正愤怒地质问,“为什么不能给小树安排一个职位?二房和三房的小辈没毕业就能进肖氏担当要职,凭什么小树不行?他是沃顿商学院的高材生,难道还比不上他那几个普通大学毕业甚至中途辍学的堂兄弟?”
  肖父无奈道,“这不是学历的问题,爸不同意,谁也不能随随便便进入肖氏。爸答应给小树5%的股份,难道这还不够吗?他什么都不用干,每年光是拿分红就能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
  听到这里,肖嘉树抿直的唇角微微有些颤抖。他不缺那点股份,也不想什么都不干便过上一辈子。在他看来,那不叫舒舒服服,而叫庸庸碌碌。他是肖家的子孙,他为什么不能为家族出力?
  肖母简直快疯了,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法与丈夫沟通,不免声嘶力竭起来,“5%的股份难道不是小树该得的吗?你爸前几天也给了二房和三房各5%的股份,那是肖家子孙应有的份例,都要给的,凭什么到小树这里就成了格外施恩了?他不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爸的孙子?他是我跟别人生的野种?肖启杰,你不能这么偏心,眼里只看得见定邦,完全不拿小树当回事!他那么努力地学习,只是为了能在毕业后帮帮你,帮帮他大哥。他是个好孩子,你们不能这样对他!”
  “好了,你说什么胡话!他是我的儿子,我当然会照顾他。不进肖氏就是偏心了?他什么都没干就有5%的股份,说出去谁不羡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是想借他争一份家产,你完全是为了你自己!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签了婚前财产协定,你说不会贪图肖家一分钱,难道你都忘了吗?你要是不甘心自己去跟爸说,别在这儿胡搅蛮缠!”
  肖母出离愤怒,尖叫道,“肖启杰,你混蛋!当年我的确签了婚前财产协定,我嫁给你不是为了你的钱,这是真的。但我是我,小树是小树,我可以不要你们肖家一分一毫,但小树是你的儿子,他理应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你们不能把他丢到国外便什么都不管了,他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呜呜的哭声传来,透着浓烈的悲愤和无奈。
  肖嘉树已经完全没有表情了,像一尊雕像般坐在沙发上。父亲是二婚,在母亲之前还有一任妻子,死于胃癌,两人是在前妻离世后半年认识的,不存在婚内出轨,也不存在小三上位,但由于母亲特殊的职业,旁人便怎样都不肯相信她的清白,总认为她是故意勾引父亲,然后借着肖家的权势上位。而肖家真正的掌权者肖老爷子更是对母亲误会甚深,又极其宠溺原配所出的长孙,于是对母子俩极尽打压之能事。
  肖嘉树原以为自己考上沃顿商学院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爷爷会对自己改观,但现在看来简直是痴心妄想。肖老爷子- xing -情十分顽固,他要是喜欢一个人恨不得掏心掏肺,讨厌一个人便是看一眼也嫌多余。肖嘉树的异母哥哥肖定邦就是那个被偏爱的,而他自己则是个多余的。
  楼上的争吵告一段落,只有母亲隐隐约约的哭声传来;父亲的气- xing -也消了,嗓音变得和缓很多,似乎在道歉。他作为肖家的嫡长子本该扛起顶立门户的重任,但无奈能力有限,又优柔寡断毫无魄力,老爷子便越过他择定长孙肖定邦继承家业。如今的肖家由二人说了算,别人没有话语权。老爷子不让肖嘉树进入肖氏,一是看不上他的出身,二也是怕兄弟阋墙。
  肖定邦对母子俩的态度并不热络,看见了点个头而已,也就更不会帮肖嘉树说话。于是之前的问题又来了,自己为什么要回国?为什么会放弃喜欢的专业改去读工商管理?自己付出的汗水与努力就这样白费了吗?肖嘉树慢慢把头靠在椅背上,表情说不出得茫然。
  恰在此时,肖定邦提着公文包进来了,之前还对二少不冷不热的佣人立刻迎过去,一个帮忙拿包,一个帮忙脱大衣,还有一个从鞋柜里取出一双拖鞋,恭恭敬敬地摆放在大少脚边,没人比他们更明白谁才是肖家真正的主人。
  “大哥,你回来了。”肖嘉树立即站起来,嘴角不知不觉便往上翘。对这个大哥他还是很尊敬的,有能力、有魄力,刚上任没几年就把肖氏的产业扩大了两倍有余,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担任肖氏制药集团的掌舵者。他是天生的领袖。肖嘉树从来就没想过与大哥争夺些什么,他只是想让爷爷和爸爸为自己骄傲,同时也想为大哥分忧。有一句古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叫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