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18岁中单想打职业+番外 作者:闭目繁华(下)

发布时间:2018-02-19 10:44 类别:网游竞技

甜文强强爽文竞技
 
第107章 担忧
  钟晨鸣点了根烟,过了两秒才回复:“我能分多少钱?”
  menma:“?”
  钟晨鸣打字:“你没提成吗?”
  menma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东西?”
  钟晨鸣决定说明白一点:“你老板喊你来挖人,不给你钱?”
  “不是。”menma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打字,“我就是看你玩得好还没战队,听说你在找战队,来我们战队多好,不过你这么说,我去问问我们老板有没有钱。”
  “你听谁说的我在找战队?”钟晨鸣奇怪了,他找战队的事情就找Master参考过,怎么这个人也知道他在找战队了?
  “凯爷跟我讲的,说你好像很烦恼这个事情。”menma回得很快。
  那么问题来了。
  钟晨鸣:“凯爷是谁?”
  menma还没回过来,钟晨鸣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他转头往ADC座位的地方看了一眼,喊道:“凯爷。”
  小凯转过头看了钟晨鸣一眼,那表情很明显——有事快说,不要打扰我打游戏。
  原来“凯爷”还真是小凯,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默默carry的小凯,竟然也有一颗大佬的心。
  钟晨鸣问他:“menma是谁?”
  小凯摇头:“不知道。”
  钟晨鸣跟menma打字:“我们家凯爷说不认识你。”
  “你跟他说疯子。”menma回过来,他之前还打了一句话,说是钟晨鸣战队的ADC,证明这个“凯爷”确实就是小凯没错了。
  钟晨鸣又问了小凯,这次小凯点头:“我碰到的路人,辅助很强,有时候跟他双排。”
  这样一说,钟晨鸣就明白了过来,小凯自己打排位碰到的辅助,应该是配合起来挺舒服,打完一把就加了好友,然后一起双排,一来二去嘛,就熟悉了起来。
  而且menma不应该叫menma才对,应该叫他疯子,他国服的ID叫做“疯子的微笑”,是现在LTG的辅助,这赛季比赛钟晨鸣全程跟下来的,对LTG辅助疯子的印象十分深刻。
  这个人虽然是个新人辅助,一来就上了LPL职业联赛,没有经过青训期,本来应该出现对比赛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应才对,但是这个人一来就表现得很好,很多地方处理得让钟晨鸣都惊叹还能有这种- cao -作,大概算是一个天赋型选手。
  没跟疯子说两句,Master回来了,Master跟可可出去叙了下旧,谈了下MW的现状,可可虽然离开了MW,但她认识的很多人都在那里,自己也待了不少时间,还是有归属感的,对于MW的未来还是有些担忧,这次没哟进世界总决赛也很难过。
  Master一回来就往钟晨鸣这边走,还从厨房拖了把椅子过来,一副要坐在钟晨鸣旁边看他玩游戏的样子,钟晨鸣看他过来,觉得他回来得正好,直接就给他看电脑:“这个人跟你很熟吗?”
  Master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这谁,不认识。”
  钟晨鸣道:“疯子的微笑,LTG的辅助。”
  Master道:“不熟。”
  钟晨鸣就好奇了:“他怎么知道你走了。”
  如果不是特别熟的战队之间,打完比赛之后就是各回各家,谁都不会去管别人的日常生活,没想到疯子对Master的行程竟然把握得这么清楚,也是很难得了。
  小凯这个时候插了一句话:“我说的。”
  在旁边听了全程的原子说话了:“我总觉得我们这里住了一个叛徒。”
  BUG表示赞同:“我就说最近怎么不想跟我双排了。”
  “孩子大了,要嫁出去了,唉。”Boom假意叹了口气。
  可可一拍门框:“还有几天就晋级赛了,你们还玩?Master在这里,还不快好好利用起来!”
  几个人干咳几声,纷纷做出认认真真打游戏的样子,Master作为一个局外人一点都没受影响,问钟晨鸣:“比赛什么时候?”
  钟晨鸣:“八号。”
  “那确实没几天了。”Master道。
  钟晨鸣看了他一眼:“你不准备回去休息了?”
  这个时间都快十点了,钟晨鸣都准备去洗洗睡了,怎么Master跟可可出去逛完了还回来了,不是应该回酒店?
  Master道:“可可让我过来帮你们看看,算是物尽其用?”
  钟晨鸣把电脑让给他:“要不你看他们比赛的情况,我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钟晨鸣发现Master果然在看TD战队人员的训练情况,并且还仔仔细细的读者钟晨鸣的教练笔记本,看到钟晨鸣擦着头发出来,Master的表情还有些奇怪。
  钟晨鸣走过去,问他:“我这个本子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Master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你以前接触过教练吗?打过职业?”
  钟晨鸣摇了摇头:“没有,怎么了?”
  “你这个记录方式……没事。”Master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大概是这样记录比较方便,所以他们教练也是这样记录的。
  Master不问,钟晨鸣也没多说,问的话他还得找借口敷衍过去,不问是最好。
  钟晨鸣擦着头发走到Master原本的位置坐下,他头发没干,以前的话还会打两把游戏或者做点别的事情,等头发干了再睡,但现在Master占了他的电脑,他就只有坐在旁边看大家训练了。
  Master毫无自己占了别人位置的自觉,看着钟晨鸣的笔记若有所思,过了两分钟,他问钟晨鸣:“我用你电脑打把游戏?”
  钟晨鸣点头:“你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