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第四象限 作者:谷肆(下)

发布时间:2018-01-31 10:05 类别:网游竞技

强强未来架空欢喜冤家游戏网游
 
第四十六章 
  浦亦扬震惊到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他颤抖着问向泓:“向总,您说什么?”
  向泓不耐烦地重复道:“我说我要换个地方住。赶紧的,收拾收拾,去你家。”
  浦亦扬心里有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
  他差点就想问问向泓,他们那道上莫不是有个什么妖孽规矩,一旦给谁看光了身体,就得强买强卖下半辈子之类。
  他瞥了瞥小向总,不死心地问:“向总,您说真的?”
  向泓一手撑着下巴,没好气地抬眼看他:“你以为我是你,喝点黄汤就说醉话?走不走,磨磨蹭蹭,难不成还要我踢你屁股?”
  浦亦扬瞅瞅小向总光溜溜的脚背,心里猛一哆嗦,只觉消受不起,不得不硬着头皮点了下头。
  向泓说到做到,换了身衣服,真赶着浦亦扬出了门。
  隔壁那两人早就候在门口,大景一副弯腰驼背的蔫样,整个人像是缩了一圈水,惴惴不安地等着老大发落。未料向泓一句重话都没说,直接把几分钟前通知浦亦扬的决定再宣布了一遍。
  这下连吴雪春都把吃惊写在了脸上。
  向泓:“帮我简单收拾一下,这几天我都不回来了。”
  这些年他就算待在江城也不回向人杰那里,这酒店住得久了,多少也算作半个家,眼下说搬就搬,还是搬去另一个人家里,实在很出人意料。
  深知老板其实不是个说到风就是雨的人,会这么说一定是下了决心,吴雪春神情复杂地看了眼浦亦扬,一想到之前那个把小时可能发生的事,心里竟有些发堵,罕见地没有马上听从向泓的吩咐,依然杵在原地。
  作为一个大脑只有一条通路的生物,大景从来藏不住心思,眼珠子在浦亦扬和向泓身上来回转了几圈,直接问了出来:“老老老老大,同同同同居?”
  人是他绑来的,可这进展未免也太快。
  “你说是就算是吧,”向泓居然笑了一下,毫不避讳地搂了下浦亦扬的肩膀,黑沉沉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落了一落,“以后办事都机灵些。”
  吴雪春感觉到了向泓目光里的深意,立即按捺住了内心的翻涌,一拉大景的胳膊,进屋替向泓收拾去了。
  向泓没等两个小弟,叫了辆车,先把自己送到了浦亦扬家里,在那间单人小公寓玄关处站了半天,挤出几个字:“真符合你的品位。”
  浦亦扬家就两个特征,小,而且乱。
  客观地说,他并没有向泓鄙视的那样缺乏审美,卫生习惯也称不上糟糕。他家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没钱宅男家里该有的模样。
  穷决定了他租不起更好的房子,宅决定了他有着无数零零碎碎的用来满足足不出户这一宏伟目标的家当。
  他家只有一室一厅,客厅里搁着一张单人沙发,以沙发为轴心,周围地板上堆满了纸质书、资料碟和游戏光盘。那些经年累月积起来的宝贝们以一种稍微碰一碰就会倒下的方式顽强地耸立着,看着就像一座座设计精妙的外星方碑。
  向泓瞪着这一地狼藉,没有再往前迈一步。
  浦亦扬从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小弧度里读出了浓浓的嫌弃,面上沉痛,心底却难以遏制地浮起了一丝侥幸:“向总,您看我家这么乱,完全入不得您的眼,要不然还是……”
  “算了。”向泓抬起一只手,阻止浦亦扬提出新的建议,以一种皇帝微服私访时就该委屈求全的态度,既高傲又认命地往屋里迈了第二步。
  万事开头难,只要能说服自己走进来,坐上那张到处破洞的沙发似乎也没那么要命了。
  浦亦扬还想尽一下地主之谊:“向总喝什么?”
  向泓反问:“你这儿有什么?”
  浦亦扬打开冰箱看了看:“呃,樱桃,姜汁,莫吉托……再加上原味的,可乐。”
  向泓嘴角一抽:“你是说你平时只喝可乐?”
  浦亦扬最终给小向总泡了一杯袋泡茉莉花茶。
  这茶包还是他摸遍了橱柜在翻出来的,没记错的话,是几周前他帮常远跑腿买咖啡,那家咖啡馆搞促销送的。
  向泓拿着那缺了个口的杯子,只喝了一口,就再没动过了。
  他占了客厅里唯一能坐人的沙发,浦亦扬没好意思挤过去一块坐下,于是就倚在厨房门框边上,隔着几米看着他。
  这点距离对刚才还在床上零距离接触的两人来说,都是个很好的缓冲。
  浦亦扬挠着他的眉毛,吸了口气,大着胆子问了那个问题:“向总,给我个解释呗?”
  向泓看他一眼:“有人在监视我们。”
  浦亦扬吓了一跳,左右转了一通脑袋。
  向泓皱皱眉:“我不是说这里。”
  他对着浦亦扬摊开捏了一路的手掌,里面赫然是方才那枚小指甲盖一半大的黑色物体。
  浦亦扬惊愕不已:“针孔摄像机?”
  向泓点点头:“我刚刚在……酒店柜子里发现的。所以那里不能待了。”
  他说到刚才又有些不自在。底子太白,就算喝了点酒,皮肤本就泛着粉,可还是特别容易显脸红。
  浦亦扬不敢放任自己的小心思,赶紧把注意从小向总的花容月貌上移开,盯住那摄像机说:“向总,您有仇家?”
  向泓看了浦亦扬好一会,似是有所思量,过了会才说:“是吴铮。他看我不顺眼,说不定想要我的命。”
  他把吴铮与天龙帮、以及向人杰的关系简明扼要地与浦亦扬解释了一通,包括西雅图森林里的跟踪者是哪来的,唯独隐去了一件事。
  从酒店房间里带出来的这枚针孔摄像机,是从哪里拆下来的。
  向泓的目光时不时地掠过那副重新架上那人鼻梁的眼镜,一边说着这些往事,一边止不住地心想,他这是怎么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