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极品小白+番外 作者:ivyoduck/壹小糖

发布时间:2015-05-29 21:56 类别:网游竞技

强强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欢喜冤家
 
 
 
第一章:
 
  萧然怒了,家中养着的如花似玉的娘子丁伶居然是人妖。
  萧然是一个小业务员,工资不高,这一年来,为了丁伶,他没少在游戏里砸钱。玲琅满目的时装,坐骑,飞剑,凡丁伶喜欢的,萧然二话不说立刻买回来。
  只为博得红颜一笑。
  如今,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QQ天天在线,三五两天一个短信,一周一个电话,活脱脱的美人怎么突然就成了人妖。
  萧然还在气头上,一条条愤怒的信息丢向好友腾云,腾云安慰了他两句,显然没用,也就懒得再说了。
  此时的腾云望着电脑屏幕连连皱眉,脸色不比萧然好到哪儿去。双开的界面,一个是他的鬼王宗男号,另一个正是激怒萧然的飞升136级天音MM丁伶。
  腾云处事向来谨慎,丁伶的QQ号不仅放着美女照片,更是煞有其事的每隔一段时间一篇心情日志,农场牧场一样不少。为了与他通话,腾云收买了自家表妹,送号送手机,并附赠好处无数。
  一直以来,一切都处理的很好。可问题就出在今夜。
  腾云参加帮战遇到几个无赖,帮战结束后双方大打出手,腾云杀成了红名,掉了装备,气头上没去留意萧然发给丁伶的消息。升职的萧然高兴的给丁伶留了信息,说有事打电话给她说。
  腾云没看见,自然也没能及时告诉表妹,萧然一个电话过去,好死不死被表妹的男友接到。男友对每周短信电话无数的萧然早就积怨已深,接起电话破口大骂,女友只是帮人伪装身份,萧然再敢来骚扰她,他就打电话去报警。
  男友吼完,挂了电话。
  萧然愣了半天,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之后,瞬间怒了。与腾云抱怨了一阵,萧然越想越是郁闷,转身冲去月老那儿。头顶着含笑饮砒霜的尊号,他看见了系统提示:您已与丁伶强制离婚。
  一年的夫妻,以他最不愿意的方式结束。
  腾云试着用丁伶的号给萧然发消息,可全部石沉大海,没了音讯,可能是不愿意回,也可能是被删了好友。萧然给他说,要换区的时候,他应了一声,删了天音的号,随萧然去了新区。
  萧然依旧取名萧然,腾云还是腾云,进入新区,萧然第一件事就是冲上世界,吼道:我要再娶到人妖,我就去跳长江。引得世界上哄笑一片。
  腾云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人妖?
  这个问题问住了萧然,他想了想决心采用全新方式在新区寻觅恋人。
  萧然说:我要找个比我低30级的。
  腾云决定近期不练级。
  萧然说:我要找一个名字看起来呆呆笨笨的丫头。
  腾云创建了一个女号,取名:晓二。
  萧然说:凡装备好的一律淘汰。
  腾云决心让晓二永世白装。
  最后,萧然恍然大悟,大喊:我要找一个网游小白,对游戏一无所知的小白。
  腾云沉默,晓二将成为新区最优秀的极品小白。
  看着萧然发来的得意的笑脸,腾云微微扬起嘴角,新区又怎样,新区照样嫁给你。
  
  腾云的手机冷不丁响了起来,电话另一头传来表妹欲哭无泪的声音:“表哥,不好了,出事了。”
  “我知道。”腾云答道。
  “那他是不是知道了?”
  “还不知道是我。”腾云叹了一口气,“来新区吧,将功补过。”
  电话另一端应了声,结束了通话。
  
  50级的萧然出城完成任务,1级的晓二正在城外打蝴蝶,只用平击,不补血不补真气。时间不早不晚,就在萧然骑着系统送的红棕马路过时,晓二被蝴蝶打死,应声倒地。
  萧然疑惑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尸体,走了。一会儿,腾云收到萧然的消息:这年头还有人被蝴蝶打死,丢人。
  腾云笑了笑:可能是不会吧,别对新手要求太高。
  萧然无语:这是老游戏,哪会有什么真正的新手?
  
  萧然60级时,晓二15级要选择门派,腾云望着几个门派犯愁。天音自然是不能选了,担心萧然有阴影。合欢女穿着太性感,近距攻击系,不适合呆头呆脑的晓二。鬼王宗用刃,鬼道用刺,感觉攻击力强,华丽了。
  最终,腾云选中了青云,手执一柄长剑的道家女子。
  
  晓二31级时,腾云决定让她与萧然不期而遇。
  
  跳义庄的房顶是一个连环任务,先要跳到房屋旁边的枯树,有了提示之后,再去屋顶。
  白装晓二接了任务之后就在城内等,等萧然出现。萧然回城的时候,她很快发了密语过去:这位大哥,能帮我一个忙吗?
  半天没有回答,腾云郁闷地敲打着桌面,看了一眼萧然所在的位置,确实在城内,而且身边也没有别的人。
  就在腾云考虑放弃的时候,萧然突然返回了消息:什么事?
  腾云不急不忙地敲字:我接了任务,跳义庄的屋顶,跳了一晚也跳不上去。
  萧然无奈:那我也不能帮你跳吧。
  腾云扬起笑,请君入瓮:能不能送我去屋顶?飞上去。
  角色到达45级,系统会送一把限时的飞剑,而这个游戏的好处在于男女号之间有相依相偎,所谓相依相偎自然是男抱女。萧然用飞剑把晓二送去屋顶本就小事一桩,非常简单。
  更何况,萧然是个老好人。
  不出腾云所料,萧然发来了地址坐标,让晓二过去找他。腾云正要寻径去找萧然,想了想,停下了动作,晓二站在原地没有动,问应该怎么过去。
  腾云看不见萧然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对方抽搐的模样。萧然无奈+1,解释,点击那个坐标就可以过去了。
  晓二同样无奈,点击地址也没动静。萧然换了个位置,又发了一次地址,晓二还是没能过去。萧然无奈+2,问晓二在哪儿,作为一名彻头彻尾的新手,晓二自然应该看不懂自己位处何处。
  萧然无奈+3,放弃了坐标的问题,直接飞去义庄,在义庄等晓二,心想着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
  谁知,等了半天不见晓二出现,于是郁闷问道:你在哪儿?
  腾云含笑,不急不慢地把马牌放进仓库,点开地图,在义庄的名字点了一下,这才慢悠悠地跑过去。他不担心萧然炸毛,萧然此人一旦答应帮忙,有善始善终的好习惯。
  在路上跑。晓二回答。
  于是,萧然只能无奈+4的在义庄门外吹着寒风,无聊打怪等着。待到晓二出现,他如释重负的把这慢吞吞的丫头丢去了屋顶。晓二没去枯树,到了屋顶当然没有任务提示,任务也不可能完成。她什么都没说,笑着感谢萧然的帮忙,把对方加为了好友。
  加了好友,聊天方便了许多,晓二时常就会提起刚进游戏的悲惨史,比如,不会使用聊天框许久都不懂怎么说话,不会使用法宝,不清楚百宝箱怎么用,过了级别不知道如何选门派学习门派技能……
  比如,进入游戏第一次打怪就被蝴蝶打死了。
  萧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来我的家族吧,以后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
  萧然的家族人不多,除了他和腾云,还有另一个从老区一起过来的朋友盛世,加上晓二,总共四人,唯有晓二是女号,且级别特别低。
  萧然给腾云发了消息:捡了一个小丫头来家族,笨死了,什么都不会。
  腾云颇感新鲜,笑话他:怎么?这么好心带新手?
  萧然发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这人还是之前见过的,被蝴蝶打死的呆瓜。
  腾云大笑:是么?真巧。
  
  一天,腾云不在线,萧然和盛世从蛮荒结束任务回来,碰巧路过天音,见晓二在跑任务,于是好奇的上前看看她练级怎么样了。
  还没走近,就看见晓二在当前频泪奔,两人面面相觑,不敢再过去,安静的在一旁观望出了什么事。
  晓二接了游历任务,打完山贼之后,需要一个水晶罩,她在认真询问过搜索引擎之后,去了黑风寨打了南霸天。南霸天打完了,围攻的守卫也打完了,可地面没有掉落水晶罩。
  晓二这下急了,骑着红棕马,围着塔转来转去,可到处都不见水晶罩的影子。见有人在旁边打怪,她就在当前频问:怎么没有水晶罩?
  无人理会。
  水晶罩没了,任务还得继续,作为一个任务控,晓二向来有绝不放弃任务的顽强毅力。
  于是,她坚守在原地,等到再次刷出南霸天,冲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完的结果同上,地上没有水晶罩的影子。她在当前频发了落泪的表情,询问为什么没有水晶罩,周围练级的人依旧淡然打怪,没人回答她。
  晓二觉得委屈,可依旧不愿放弃,转身去打附近的何人敌,觉得可能是搜索结果错误,奈何打完的结果再度同上,整个黑风寨就看不见丁点水晶罩的影子。
  彻底郁闷之后,晓二骑着马围着黑风寨上窜下跳,在当前频一路狂哭不止。
  盛世看了一眼她头顶的家族名,又看了看自己头顶,表情扭曲的转过身,抛下一句话:家族耻辱。
  此时,无可奈何的晓二关闭了消息跳个不停的对话框,惊奇地发现自己打开了任务追踪,惊喜的发现任务栏里已经获得水晶罩,于是,她一脸认真地在当前频徐徐说道:原来不是掉地上。
  萧然默默地转过身,策马离去。
  
  腾云上线时,萧然一脸苦恼,无力地发了一长串省略号给对方,他问:你说晓丫头怎么从不在家族频说话?
  腾云回答:这事你得问她,我怎么知道。
  萧然抽搐:我怕问她,她说不知道家族频在哪儿,我会崩溃。
  腾云笑了起来:那还是别问了。对了,给你说件事。
  萧然迷惑。
  腾云说:最近公司接了几笔大单子,准备在M城建立一家分公司,今天开会决定,我负责其中两个单子,项目负责人,下周过去和客户见面。
  萧然惊讶,随即开心地应道:M城?不就是我这儿么?你什么时候过来? 
  腾云笑道:周二下午两点半的飞机。
  萧然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自从腾云两年前去了N市,他们就没怎么见过面,他一边说着要去机场接腾云,一边关心对方突然来这儿是否有住所。
  萧然永远无法得知,这一刻坐在电脑前的腾云的表情。当腾云敲入××区××街××小区×单元×楼时,萧然愣了半天,说道:你住我家楼上。
  一会儿,腾云缓缓回答:是么?这可真巧。
  
  
 
 
 
 
第二章:
 
  晓二的所作所为,萧然常常理解不能。例如,她说为什么她打白名的怪会爆一堆物品,打粉红名字的怪却什么也没有,粉红明明比白色级别高。
  萧然无力,说白色名字的那个是BOSS。晓二恍然大悟,原来BOSS都是白名的。萧然无声惨败。
  例如,晓二说为什么同是白色名字的怪,她打义庄的鬼魂,大红名字的大鬼要冲过来秒杀她。萧然沉默,不想解释什么是自动攻击的怪。
  晓二说她出门时,看见好多怪围着一个人,她上前去帮忙,结果她和怪都被秒杀了。萧然继续沉默,不想对一个青云解释什么叫做群怪。
  某次,晓二哭诉被人欺负,她换了六条线路才找到BOSS,好不容易打到的重要物品被某个帮派的帮主抢了。萧然问她被抢了什么,她愣了半天,迷茫:我还没来得及看清物品的名字。
  萧然痛苦地垂下头。
  晓二的匪夷所思还在于,她会突然跑回去打比自己低N多级的深灰色名字的怪,然后两手空空的去找萧然,一脸无辜:族长,你骗我,BOSS也有灰色名字的,而且还不爆东西。
  萧然后悔把晓二收进家族后悔的想撞墙,他抽搐道:你去低级地图做什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