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灯火阑珊处 作者:茶风绫

发布时间:2014-11-29 10:52 类别:网游竞技

都市情缘游戏网游阴差阳错
 
 
文案:
     心血来潮挖了个坑。
 
关于网游和三次都在一起了的故事。
 
林持是赤影的帮主,赤影在新版本开放后,一连拿了两个大副本的首杀。把青狼和众神仰望踩在脚下。
 
林持对这个似乎完全没兴趣,在游戏里陪着一个ID叫斜阳杀的玩家一起练级做任务。
 
而现实里,林持在机缘巧合之下,答应给苏亦偕的侄子补英语,俩人也因此有了认识的机会。
 
更新肯定慢
 
但是HE
 
PS:因为笔者网游好久不碰,最近玩的最久的是剑三。
 
所以文多少带一点影子。如果问题严重可以改成同人。
 
但是不要因为这个掐
 
内容标签:游戏网游 阴差阳错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持,苏亦偕 ┃ 配角:赤影斩魄,斜阳杀 ┃ 其它:网游,都市
==================
 
  ☆、第一章
 
  [世界]路人甲:大消息啊,大消息!这次咱们帮会又没希望了!赤影帮会第二次开荒结束了!卧槽一件装备拍到天价了,小生有幸围观了一下,真不是盖的。
  [世界]酱油瓶:呵呵,青狼的又在长他人志气了。不过青狼也不比当年了,狗越多,我就越怀念和人在一起的时间。
  [世界]路人甲:卧槽,你嘴干净点好不?!
  [世界]酱油店老板:呵呵。
  [世界]女神:哎,赤影是挺强的了。最近跟打了鸡血一样。新版本出来了,原以为是青狼和众神的狗咬狗,没想到了。
  新版本一开,上个版本还没什么名气的赤影帮会开荒完一个副本,一共没多少人的帮会一下子引起了整个区服的注意,众神仰望和青狼两个大帮会甚至有不少成员退帮想入赤影,可赤影的副帮主说赤影不对外收人了。
  今天又通了第二个,世界频道躁动,不出半小时,游戏官方BBS上面也很快就刷起了这件事情。毕竟是电信最热闹的一个服务器,很快围观的,灌水的,818的,凑热闹不懂装懂的,抱大腿的都开始留言。
  与此同时,那个区服的玩家忽然发现赤影还是和上一次开荒完后一样,瞬间就集体下线了,只留下副帮主在公共任务地图挂机。
  所有人都感叹所谓“别人家的帮会成员”时,许久不曾上线的帮主赤影斩魄忽然在线了,随即又再次下线。
  不少人最恨的就是自己的手速实在不够快。
  林持下游戏后,顺手就点了根烟。过了一会儿又登陆了游戏。每次进入人物页面的时候,系统默认停留在上一次登陆的那个角色上,他看着赤影斩魄的号看了一会儿后,立刻点到了另外一个人物上。装备看上去就不如之前的那个号,但是外观和武器还是不错的。他点了进入后就从赤影帮主变成了一个身在小帮会的新人。
  刚过完图对话框就被刷屏了,除了帮会,世界和阵营频道在说赤影拿首杀的事情外,就是一个ID叫斜阳杀的人一直在给他发私聊。
  他随便瞄了一眼,从最开始的赤影又拿首杀,开荒完了,到后面话题越说越偏,越说越八卦,他看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弹了弹已经攒了一截的烟灰,回复他说:“我刚上来你就把我的屏刷了,斜阳杀,你这样就算玩个男号,我也会觉得你是个妹子。”
  斜阳杀滔滔不绝到一半,被他这句话一弹,立刻没了兴致。林持在这边好像也能感觉他的愤怒,看他隔了一会儿才回:“你!丫!是!不!是!欠?!”
  林持是习惯他这样的,也很清楚凭借斜阳杀一贯的脾气和竞技场动手风格,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是个妹子,所以也不多反驳,直接弹了一个组队过去。
  那边很快就回过来了。没一会儿游戏界面上就多了一个斜阳杀的血条框和名字头像。游戏人物选的挺斯文的系统脸,头像却是眼睛上有刀疤的彪形大汉。斜阳杀在队伍频道问他:“今天是竞技场还是一起做任务?”
  林持操纵着小号纵横无双用道具瞬间到斜阳杀身边,两个号穿着一身并不算特别顶尖的装备站在一起却还是能引来不少人的PK邀请。一一拒绝掉后,林持说:“原来斜阳MM那么想和我做情人节任务?”
  他这么一说,斜阳杀才想起来,二月十四号马上就要到了,游戏也早早就放出了节日活动,前后持续一个月左右,据说游戏里的情侣做了这个任务有机会抽奖,也可能会在任务过程中爆出极品装备。游戏只能两个人为一组进行。斜阳杀除了和纵横无双比较熟,其他人也交往不深,帮会的人多数也有绑定的游戏恋人,所以根本没有对这个活动任务有过多的关注。
  纵横无双绕着他走了好几圈,也不见他说话,又补了一句:“不会是真的吧?”
  林持其实只是逗逗他,没想到他忽然一本三正经地回复说:“假的。”
  好像很受伤的林持发了一个沮丧的表情,但是被斜阳杀自觉自动地给无视了,斜阳杀义正言辞地说:“情人节任务,就应该跟妹子一起做才有意思,说不定还能拐个老婆呢。”
  “哦,这么说来,你有?”纵横无双原地坐下,就坐在了斜阳杀的脚边。
  “有!谁说没有!”如果游戏人物也有表情可以自己控制的话,说不定现在的斜阳杀就是红着脸一脸囧囧有神的样子。
  林持点开自己这个号的好友列表一看,列表几个分组,但是只有默认的系统分组里有一个名字,也就是斜阳杀。
  他连这个号的时候,一路拒绝了帮会满级成员的帮忙,打副本除了拍装备基本不说话,而且习惯性跟固定团,很少会有人加他好友,即便有,也会在纵横无双的沉默中自行打退堂鼓。
  以前斜阳杀问过他游戏里是不是朋友不多,林持开玩笑地告诉他:“只有你一个啊!”
  斜阳杀不信,但是两三分钟后还是回了一句过来:“网游打成单机多没意思啊?网友就是人多才好玩。”
  那时候林持回答的好像是“或许吧”。后来话题就被扯开了,因为斜阳杀很热衷于看各种技术贴或者八卦贴,然后拿回来和纵横无双分享。
  两个人闲扯了几句,忽然之间,纵横无双不动了。斜阳杀有些好奇,戳了他好几句,都没有回音,料想着他或许有什么事情,也就干脆坐下来和他一起挂机,一边也就切出去看之前看了一半的技术贴了。
  林持丢下纵横无双,倒也是真的有事情,他刚打算回斜阳杀的时候,就接到了电话,他一看是出版社一个编辑的私人电话,也就接了起来。
  薛涛的声音立刻再电话那端响了起来,“林持?”
  “是我。”林持掐了烟,看了看屏幕,有点心痒着想回斜阳杀,又懒得单手打字,干脆把窗口最小化了。
  “林持啊,我给你说一件事情。”薛涛在电话那端点了根烟,他也是老烟枪,交稿后校稿的那几天他经常和林持面对面坐着吞云吐雾,“最近有一个私活,不知道你乐不乐意接。”
  “你先说说看。”
  “我有一个朋友,他最近家里寄养了一个小孩儿,快中考了,啥成绩都行,就英语不行,他问我认识的人里有没有英语老师,我想了想,要说这英语好吧,也就想得到你了。他说那个小孩可乖可听话,而且说价格在承受范围里就可以,我看你最近好像也不想接工作,就问问你,这一个礼拜一两次的活儿你干不干。”薛涛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其实也就是想自己合作两三年的老作者能给自己一个面子,林持估计着是已经给对方那边应下来了。最近自己也确实没什么心思接太赶的工作,所以听他这么说,也不让他难做,说:“一百五一节课吧。我这1对1,可以给这孩子负责,这个价能接受就行,不能就找别人。”
  “行行!怎么不行?”薛涛见人应了,也是挺高兴的,被林持猜了个正着,他确实一早儿就顺口地保证会有人给补,正犯难呢,林持反而破天荒地爽快,“那这样吧,我看看,礼拜三中午十二点三刻,我让那个孩子和我朋友一块儿上你这来,你看怎么样?”
  “行。”林持也不想多说什么,给应付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开游戏窗口。那边斜阳杀也已经看完了帖子回来了。见纵横无双动了动,立刻也跟着跳了起来,说:“哟,还以为你掉线了。”
  “没,刚刚有点事。”纵横无双解释了一下,“因为是直接打电话来的。所以。”
  “没啥没啥。”斜阳杀对着纵横无双摆摆手,他很喜欢这个游戏系统设定的动作,男女不同,男人的动作都很豪爽。
  纵横无双刚要回复,就看斜阳杀蹦了一条消息:“今天可巧了,我也要接个电话。”
  林持也就把打好的字一个个删掉,靠着椅背点了根烟。约莫二十分钟后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薛涛发来的,说约好了,一定会准时到,家长叫苏亦偕,男人。
  而斜阳杀说是去接个电话,可一会儿就下线了,林持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他上来,一个人挂着也没什么意思,也把游戏关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礼拜三的时候,林持差点睡过头,十二点零五分刚刚睁开眼,前一晚赤影被人在野外围堵,后来干脆开了阵营战,他上了副帮主的号,陪着一路杀到凌晨,睡前还忘了定闹钟。
  坐在床上抽了根烟才慢吞吞去洗澡,刮胡子什么的,衣服就随便装在一个盆里塞在洗漱台下的柜子里。还没喘过气门铃就响了。他抓着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去给开门。
  “那个,是林持林老师的家么?”门口站着的男人有些拘谨,给人第一眼感觉很干净,林持看了看他又想了想之前出浴室时镜子里那个头发乱糟糟,眼袋明显的自己,倒是怕对方不怎么相信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家教。
  把人让进来后,林持去厨房倒了两杯白开水,戴着眼镜可眼珠子并不安分的小孩子就是他的补习对象。男人虽然拘谨可并不畏缩,见林持坐到了他们对面,也就开门见山地说:“我就是薛涛介绍来补课孩子的叔叔,我叫苏亦偕,这孩子叫苏淮。淮南的淮。还有半年要中考了,可英语成绩总上不去。”
  “我知道。”林持拿过烟灰缸又点了根烟,想了想,把第一口生生闷进了喉咙里,再换换吐出来,“不介意我抽烟?孩子介意么?”
  苏亦偕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那个正四处看着的苏淮,小鬼也摇了摇头,学着他叔叔的样子,初三的男孩子,到现在还没怎么发育,身高不见得拔尖,身板也不见得壮硕,戴了副眼镜和他叔叔一样,白白净净。
  林持也不顾及他们了,深深抽了一口,虽然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说:“你可以留下来看他一节课,我会给她一个简单的摸底,你也可以了解一下他现在的水平。”
  “好。”苏亦偕也不拒绝,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说:“我想如果林老师方便的话,让他一周最少来两天,我带了一个月的学费,现在就给你还是……?”
  林持看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会在尴尬后抿嘴,倒也觉得这个人挺逗,拿起信封抽了三张一百,其他的又退了回去,“我先拿这两次的补课费吧。苏淮,你要休息好了,就跟我来。”
  “林老师,我没带笔。”
  “我这有。”
  林持叼着烟去房里拿之前给准备的卷子,苏亦偕一手握着水杯,一手在苏淮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小鬼,你可得给我好好上课,再跟以前那样把老师给气没了,我可就给你填中专志愿了。到时候你妈答应你的游戏机和手机都没了哈。”
  苏淮捂着头,有些眼巴巴地看着他,说:“可我真的不想上英语,我喜欢打游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