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真凶 作者:冠木李

发布时间:2018-02-17 19:15 类别:推理悬疑

现代架空悬疑推理
 
文案
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之下,我们越来越追求感官刺激,犯罪心理正在逐渐发生变化,犯罪行为也越来越难以揣测。本是一场简单的真人密室逃脱游戏,却成为凶手实施密室杀人的绝佳场合。一个患有社交恐惧症的患者,与其他的参与者一起,在复杂的人- xing -试炼之下,剥丝抽茧寻找着生机,寻找着真凶,也在寻找着我们生而为人的内核。
 
 
恋爱脑文案:一个社恐患者,在小攻的悉(quan)心(li)照(you)顾(guai)之下,将小攻视为人生救赎的故事。
 
 
主角:外表正经内里腹黑大佬攻X社交恐惧受
 
短篇完结,给自己撒花,写了一心想写的推理题材,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短小的故事,新故事还在酝酿中,下本见吧。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连 ┃ 配角:唐山/吴玉琪/明礼 ┃ 其它:真人密室逃脱游戏
 
  第 1 章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亮着,外面的太阳光透过遮挡着的窗帘往屋子里钻,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年龄,盘腿坐在电脑前面的椅子上,椅子有点小,他整个人都窝了进去,宽大的衣服袖子搭在扶手边上。
  电脑上正放着动漫,有一个长得像野兽的胡子大叔在打着怪兽,时不时激昂的背景音乐在房间里回荡。椅子上的人垂着头,刘海有些长了,挡住了额头与眉毛,眼睛有时候也会藏进头发里。
  房间不大,就一张床,床尾隔几步就是电脑桌,床的右边是洗手间,和浴室是一体的,床的左边是沙发,沙发上堆满了衣服。一堵墙将这个狭小的勉强称得上是客厅的地方与厨房隔了开来。
  厨房也是小小的,从天然气灶到对面的橱柜,也就两三步的距离,再往左就是阳台,阳台上上面放着一个晾衣架,平时洗完衣服后房间的主人会把窗帘拉开晒衣服,除此之外,阳台上的窗帘是不会放阳光进来的。
  这个被当代人称作胶囊房的地方就是江连的蜗居之所,他的出租屋,每月租金1500,顶的上他三分之一的工资。
  在这么个城市里,四千左右的月工资,也就是勉强能够吃饱饭而已。一个月下来,缴了房租,车钱,饭钱,供了游戏点卡,他的钱真剩不下多少。好在他没有什么必要的花费,不必像其他人一样往家里寄钱,他是个孤儿,曾经也被收养过,但是养父母因故身亡,他再度沦为孤儿,一直在孤儿院待到18岁,开始出来找活儿干。
  动漫的片尾曲开始响起,江连叹口气,准备下椅子去烧点水,放在电脑桌旁的手机开始震动。他愣了一会儿,数着手机震动的次数,一次,两次……一直到第五次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一接通,对面的人就在骂:“死江连,你是不是又故意不想接我电话!”
  江连无声的点点头,嘴上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对方似乎能猜到江连点了头,直接质问:“你是不是点头了!说!是不是!”
  “恩……”
  对面似乎被气的无语,喘了几口气,接着说道:“你个死宅,就仗着我善良吧!改天气死我,你死在你那小破屋里,尸体臭了都不会有人知道!”
  江连有些不耐烦了,将手机拿远了些,正准备挂掉电话,听到对面在大声喊些什么,可能是有车经过按了喇叭,背景音特别嘈杂,一瞬间江连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直到安静一点了,对面问:“江连,你听清楚没?听清楚了吱一声?”
  他只想摆脱这个聒噪鬼,赶紧去烧水,看了一早上的动漫,水都没喝一口。江连急切的回他:“恩,我知道了!”分贝比刚才能高一点。对面似乎还不罢休,啰啰嗦嗦劝着:“别嫌我多管闲事啊,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啊,你看看你宅在屋里,哪儿也不去,再这么下去,话都不会说了,你该出去走走了……”
  江连一个劲的点头,连声应道:“恩恩恩,我知道了,我挂电话了。”大拇指按住那个红色的挂断图标,嘟的一声就挂断了。
  对方是江连的同事,不知为何对江连这个死宅特别上心,平时都会自嘲自己圣母心发作,就想管着江连,说什么一想到江连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小黑屋里,无人问津孤孤单单的腐烂发臭,就觉得他可怜,江连只认为他中二病情有点重。
  没错,他俩是因为动漫才成为好友的,江连是个腼腆的死宅,平时在公司里很少开口,也就在回答领导的时候能多说几个字,说实在的,要不是李兴奇,他也进不了这个公司。
  江连之前是在一家物流公司做货物卸载,攒着钱报班学了些程序设计,在一个游戏里认识的李兴奇,当时江连试手做了一个小外挂,李兴奇被他用外挂坑过,由此结怨结仇,没事儿就蹲着江连上线,野外仇杀他,杀着杀着不知哪根筋突然折了,要跟江连做好兄弟……
  再得知江连是个孤儿,又做着搬货这样的累活的同时还不忘奋发向上努力学习,圣母李被深深的感动了,说是愿意给他介绍一个工作,只要他有能力,就不用再搬砖了。
  事实是,李兴奇所在的公司刚好缺一个后台维护,肥水不流外人田,他认识的人当中也就江连学了些相关的,就介绍了江连进公司。
  其实江连心里有个疑问一直没问,是不是一个人逛漫展太孤单了,李兴奇才和他交朋友的……
  江连的社交活动屈指可数,除了和部门同事聚餐之外,就是陪李兴奇逛漫展。
  怎么说呢,江连是一个社交恐惧症有些严重的人,可能在这个低头不见抬头被骗的网络时代里,大部分宅男宅女多多少少有些抗拒在现实中和陌生人相处,江连也属其中一员,不过他有点特殊,除了疲于社交之外,他还畏惧社交场合,在那些觥筹交错的地方,能尽量缩着就跪着,绝对不爬起来出头,意思就是要多低调有多低调,最好低调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有时候不得不回答一些人的常规问候的时候,他会没由来的心慌,甚至会头疼。这些他都没告诉李兴奇,在李兴奇的眼里,江连也不过是一个重度宅而已。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