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重叠的月光 作者:鸣筝

发布时间:2018-02-02 10:27 类别:推理悬疑

都市情缘悬疑推理
 
文案:
叶朗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奇怪,究竟是恋人反复无常,还是自己记忆错乱?
脑洞练笔文,不用在意逻辑和剧情。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朗 ┃ 配角:周泽锦,乔乐,文迪,周泽云 ┃ 其它:
 
 
 
第1章 第一夜
  叶朗熄灭了烟蒂,关上窗,转身走回卧房。
  周泽锦还在洗澡,卫生间里不断传出细微的水声。叶朗经过时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来到床边,脱下睡袍,掀开被角躺进去。
  叶朗知道,周泽锦一时半会是完不了的,这个人每次洗澡至少花上大半个小时。在他看来,男人洗澡的时间超过15分钟就有点奇怪了,比如他自己,从来都是5分钟内搞定。
  叶朗百无聊赖地划开手机屏幕一瞄,11点10分了。
  床头上方的墙上钉了一个书架,零散放着几本书,他一伸手,准确地勾出一本厚厚的哲学书,睁着疲乏的眼勉强看了几行,视线越来越模糊。会挑这种大部头来看,并非因为他好学,而单纯是想培养些睡意罢了。每次一看到那些拗口冗长的句子,他瞌睡虫马上就来,百试百灵。
  就在叶朗将睡未睡之际,周泽锦终于舍得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掀开被子带来的冷气和床的震动令叶朗稍微清醒了一下,迷糊的眼带着点埋怨看过去。
  周泽锦抽走哲学书放回书架,揽过恋人的肩亲了一口。叶郎一边被亲着,一边就慢慢往下滑,睡眼朦胧的问:“你怎么没去送周泽云?”
  “不能老宠着他,我给钱让他自己打车回去了。”
  叶朗没听清他说什么,因为他已经陷入了梦乡中。
  周泽锦柔和的一笑,伸手过去按下开关,房里的壁灯熄灭了。
  .
  叶朗的生物钟很准时,早晨7点半必然醒来。通常周泽锦比他早起半小时,这时屋里已经飘起了烤吐司的香气。
  简单洗漱过后,叶郎坐在了餐桌前。周泽锦给他准备的早餐是稀饭包子配小菜,给自己的则是吐司煎蛋配现磨咖啡。
  两份口味迥异的早餐,某一点上也说明了他们生活习惯的差异。刚同居的那段时间,叶朗经常感到不自在,好歹经过磨合,他们适应了彼此。这已经是两人一起走过的第八个年头,叶朗很高兴七年之痒并没有发生在他们之间。
  叶朗吸溜着吃完了一碗稀饭,塞了一小筷咸菜压口,这时周泽锦仍慢斯条理地用刀叉切着盘里的煎蛋,一举一动从容优雅。这种优雅不是装腔作势,而是自然而然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加上不俗的样貌,使得他很容易从人堆里脱颖而出。叶朗则相较之下显得有些平凡,眼眉还算周正,但也没有其他特色了。
  等周泽锦也吃完早餐,两人相伴出门,各自分开去上班。
  叶朗是个清水衙门里的小科员,朝九晚五,日子清闲,每天到科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泡上一壶热气氤氲的茶水,然后边啜着清香的绿茶,边刷朋友圈,看到有意思的顺手点个赞,美滋滋的。
  一大清早发朋友圈的人不多,很快就刷到了昨晚上发的几条,他的手指突然顿住了,不可置信地把其中某条看了又看。
  其实就短短两句话。
  周泽锦:泽云非要我送他,唉,来回车程一个多小时,明早还得上班[无奈]
  配图是两张车窗外的街景,应该是趁红灯时拍的,而这条朋友圈发送的时间是昨天夜里11点17分。
  11点17分……这怎么可能?昨晚这个时候周泽锦明明是在家里的。
  一时间,叶朗的大脑成了一团浆糊。迟疑了两秒,他拨了周泽锦的电话。
  叶朗知道周泽锦工作时很专注,因此很少在上班时打扰他,不过这会他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要向他求证。
  “阿朗?”
  周泽锦低沉柔和的嗓音通过电流传入耳中,叶朗问道:“你昨晚上送你弟弟回去了?”
  周泽锦略微一顿,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随即答道:“是啊,怎么了?”
  叶朗头脑混沌了一下,再次问:“你确定?”
  “……确定,我出门的时候不还跟你说过吗?”
  叶朗缓了两秒才说:“可我明明记得,你没去送你弟,是他自己回去的。”
  那头失笑:“阿朗,你睡迷糊记错了吧?”
  是吗?
  真是他记错?
  叶朗也有点不确定了,难道他真的把梦里的情景当成了真实?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毕竟有朋友圈为证,周泽锦的说法似乎更可信一些。
  “……没事了,你就当我说梦话吧。”
  周泽锦低低笑了两声,把电话挂了。
  叶朗心中古怪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他发了会呆,然后斟酌了一下,给周泽云发了条微信。
  叶朗:礼物很棒!昨晚还没好好谢你呢!
  很快周泽云便回复:客气个啥?旅游带回来的小纪念品而已,又不值几个钱![呲牙]
  又闲扯了几句,叶朗假装不经意的问:你们昨天到家肯定很晚了吧?你哥回来时我都睡着了。
  周泽云立刻发来了语音:“是啊!我哥送他亲弟回个家还各种嫌弃!一路上说我娇气,我娇气啥了我?也不想想这么晚了哪还有地铁可以坐?打的要花多少钱?我一穷学生容易么我?”
  叶朗有丝茫然,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不是他想要的,无心再和周泽云说下去,直到下班他也无法去除心里的疑惑。因为实在太真实了,那么清醒的记忆,若说是假的,他有点说服不了自己,但是周泽锦他们也不可能说谎。
  既然想不明白,叶朗只有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下班时间比较固定,通常会绕道买一些菜回家,然后等周泽锦用他那双奇妙的手将它们变成美味的食物。
  今天周泽锦回来晚了一点,他进门把大衣挂在衣架上,对听到声音迎出来的叶朗自然而然的展露出笑容,说:“不好意思,下午去见了一个客户,回来晚了。饿了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