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木遇林风 作者:陈慕金

发布时间:2018-01-15 11:05 类别:推理悬疑

阴差阳错悬疑推理花季雨季
 
文案:
寒冷的雪夜,满怀期待地等待一通电话的林风,却等来了意想不到的波折。
所有风平浪静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无意间细心品味时,都散发着未知和悬疑的味道,当事实的真相逐渐清晰时……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 yin -差阳错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风,叶小薇,白星雨,杨柳 ┃ 配角:曾华,易凡,白杰西,白桦,李梦游、史人愁 ┃ 其它:幽默、悬疑、转折、跌宕起伏
 
 
 
第1章 莫名其妙的电话
  作者:陈慕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可惜当时未惘然-李商隐诗改编
  原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1999年,北方深冬。
  飞雪如花。林风大步流星地从教学主楼出来。路面的琼花白玉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夜晚地灯发出的光柱穿过轻舞飞扬的雪花,延伸至无限的苍穹。铺天盖地的大雪如飞云般遮住学校主楼两侧的路灯,使之昏黄而黯淡。丁香树犹如玉树开花,明艳动人。
  路上没有什么人。瞬间,顽皮的六形飞花钻进他的脖子,凉飕飕的,他下意识地缩着脖子,将双手藏在袖管里。雪地鞋踩过的地方清晰地留下了足印。看到这雪,他异常兴奋,故意用力跺脚,气流将地面轻轻的、新鲜的雪花冲向四周。抖动全身,不让它们在头发、肩膀上停留。可是瞬间之后,它们又卷土重来,粘到眉毛、鼻子和睫毛上。眼睛只好眯缝着,微微侧着身子歪着头,避免正脸迎着密密麻麻的雪花。
  十分钟后走到了宿舍楼门口,在雨搭下面停下来。跺了跺脚,用手弹了弹身上的残雪,趁着它们还没有融化。掀开厚厚的棉被门帘,快步登上了楼梯。右手抓住楼梯木扶手,胳膊带动身体,两条长腿交替用力蹬着,敏捷地向前迈着大步,不一会来到了5楼楼梯拐角。这一套动作可以使他快速到达楼上。即使每次同学们都戏称他为“发疯的大猩猩”,他还是屡试不爽。他认为内在的稳重气质和外在的肢体活跃并不矛盾。
  长长的走廊灯光昏暗,两侧都是门对门的宿舍。最尽头的公共卫生间传来洗衣服和洗漱的流水声。宿舍电视的声音夹杂其中。今天是礼拜五,学校电视台会播放电影,这个时间还没有播完。
  宿舍门没有锁,靠近时,打扑克的声音夺门而出。纸牌啪啪地被用力甩在桌子上,接着是一浪一浪的笑声和争吵声。林风进来后,随手关上门,靠近门边自己的床上坐下。他没有被打牌的同学关注。
  刚才走得太急,呼吸有些急促。他深深地喘了两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抬头望了一眼门左边墙上的电话。这部电话是不久前学校为了同学们联系方便,刚刚安装的,每个宿舍一部。
  看了下手表,时间刚好,九点半。
  电话铃响了。略微平复下局促不安的心情后,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摘下了电话。
  “喂,你好。”林风应道。
  “你好!是林风么?”电话那头是个女生的声音。声音没有带感情色彩,判断不出喜怒哀乐,语气平稳。电视节目还在播着,加上几个哥们打牌的声音,电话里的声音不是特别清楚,而且线路也不是很好,发出“嗤嗤”的电波声音。
  “对的,是我,你是哪位?”说完以后他就后悔了,约好了9:30来电话,时间刚刚好,肯定是肖月的电话。
  “我是……”又是“嗤嗤”声,没有听清对方说的名字,后悔刚才没有关掉电视。他心里有些烦躁,电视和打牌的声音通过话筒不断地传到对方的耳朵里,会不会给对方带来困扰?
  “非常抱歉,我们这里有点吵。”他右手握紧话机,保持在耳边,左手顺势拧开了门锁,牵着电话线来到了门外。这种壁挂式电话,电话主机挂在墙上,将电话线牵到门外,丝毫没有问题。他又将门关到正好夹住电话线的程度,为了将宿舍内的噪声隔离在门内。楼道里虽然有点冷,但声音效果好了很多。
  “你们这休闲活动搞得有声有色么!”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僵硬,大概是为了放松林风紧绷的神经。
  “我是被休闲。”林风随意搭了一句。心里想着:这种庸俗的游戏只能叫娱乐,不能叫休闲。
  他想马上切入正题,因为迫切想知道自己的节目能否上新年晚会。肖月学姐说,学生会筹备组的人员,要商量一下,之后给他结果。这次的电话主要是这个目的。
  “那件事情有结果了么?”林风试探道。
  “还没有,他们说还要再等一天。”对方轻声地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温柔。
  “那就是希望不大了?延迟了一天有特别原因么?”林风问。
  “也不能算延迟。只是说资历方面还要再审查一下。”对方娓娓道来。
  林风心里想:这他妈的也太扯了,弹个吉他,唱首歌还要把我祖宗八代也调查一下么?“没关系的,我会等的,我不会放弃的。”他心里虽然有种莫名的失落和挫败感,但还是语气平和地说着。登台演出,成为歌手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他要坚持下去。
  林风出身名门,从小在音乐方面受过良好的教育,他自己想在这条路上有所成就。但林风的爸爸却极力反对他走这条路,想让林风像他一样在仕途上大有作为。
  能谈会唱,能够独立创作的卓尔不凡的音乐才能,让他对自己未来的音乐道路充满信心。他争取一切可以演出的机会。刚上大一,所以对学校晚会报名流程不太了解。当他看到这个消息时,报名已经截止。作为学生会文艺干部的学姐看他是个人才,所以才破例给他机会,讨论将他的节目加入已经在排练的晚会中。
  “啊?”对方有些惊愕。林风感受到了她的反应,坚定地说:“我只是想让你看到我的决心,今年不行就明年,明年不行就后年,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好的,下次有机会再聊,再见!”林风正要说什么,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最后一段话,对方明显是带着颤音在说,他不明白,这简单的通知,学姐怎么会带着异常的情绪还有无限的善意?他自己也有种莫名的炽热如火般的情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