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探案游医 作者:蓝奚落/蓝夕落

发布时间:2015-05-12 20:30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生子灵异神怪天作之和
 
 
序言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阳春三月,正是出游的好时节。
  宽阔的官路上传来清脆的马蹄声,不多时一匹罕见的赤风马行至岔路口。赤风马上坐着一个极俊美的男子,男子微微垂眸,脸上淡淡,远远望去有股别样的慵懒。
  赤风马在岔路口踱步,不时的打两个响鼻,间或回头看一看背上的男子,那意思就好像在问接下来走哪边。
  男子抬头,手支在下巴上,打量两条小径,考虑到底要走哪条。
  考虑了片刻,拿不定主意,男子从怀中掏出半个玉佩,手指轻轻一弹,玉佩飞至空中。如果‘字’在上面就走左边,‘青莲’在上面走右边。这半个玉佩是前些日子,他去漳州看望好友路过坟海的时候捡到的,捡到的时候就只有一半,观察玉佩上面的纹路及纹理这应该是陪葬用品,质量上乘。虽说陪葬品有些不吉利,但是拿在手中莫名的不想丢掉,于是就留了下来。
  ‘青莲’在上,走右边。男子拍拍赤风马的脖子,示意它往右边走。
  在右侧小径上走了大约百米,赤风马骤然停下,烦躁的在原地转圈,无论男子怎样驱使,马儿就是止步不前。
  男子好奇,前方好像有些什么。跳下马,拍拍马儿的头,示意它此处等着,男子举步欲向林中走去。对于危险的感知,动物向来比人类灵敏,见男子要往里进,赤风马嘶鸣一声,张嘴叼住男子的衣袖,用力往外拉。
  见状,男子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来,赤风马可是马中之王,胆子比一般的马大了不知多少,如今这般,男子很好奇林中到底存在何物,能让它如此惊慌失措。摸摸赤风马的头,告诉它不用担心,脚下轻轻一踏,向林中掠去。
  越往里走,林中浓雾越密,最后甚至达到了不能视物的境地。男子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燃上,谨慎的向林中腹地深入。
  迷雾林(林中雾很浓,男子暂为其命名迷雾林)中的植被、灌木都比其他的森林普遍的要高大些。
  一路走来,完全没有动物的痕迹,这很不正常,男子提高警惕。他,从来不知道圣武王朝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男子猛然停下,灭了火折子收入怀中,双眸微眯,直视左前方。
  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男子薄唇微启,“来了。”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欣赏的好时段。
  男子左脚微微后撤半步,身子如箭猛然射出,飞至半空,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刃,手腕转动,舞出一段简单实用的剑招。
  只听浓雾中一声痛鸣嘶吼,大地剧烈震动起来。前方冷冽的杀气骤然袭来,男子只觉呼吸微滞,脚下在空中接力,身轻如燕,优雅的向后飘去。
  脚尖点在树枝上,冷眸凝视从浓雾中显露身形的巨物(怪物?),眼前的东西有些超出男子的认知,即像植物又像动物,巨物有一张大嘴,嘴占了头部的三分之二,五官缺四窍,四肢是枯树干子,所以才说眼前的怪物既是动物又是植物。
  “恶心。”男子微微蹙眉,眼中闪过厌恶。
  手腕一旋,画出一个漂亮的剑花,轻踩树枝身子向怪物飘去。围着怪物转了一圈,招式不停,凌厉霸道,最后一剑从怪物的心脏穿过。怪物痛吼,嘴中吐出黄色的粘稠液体。这应该是怪物的血了,腥黄的血中有一股浓浓的腐尸臭味儿。
  男子不备,当面被熏了一下,他只觉胃里翻江倒海。挥出一掌将怪物打飞出去,身形急速向后掠去。他有些小洁癖,虽然远离了那股臭味儿,但是怎么感觉怎么不自在。真想将身上的衣衫撤掉,再狠狠的洗上一个澡。
  危机解除,男子想些有的没的,因此没有注意,被刺穿心脏的怪物心脏不跳了,呼吸也没有了,但是并没有死。
  林中的高大树木,受到怪物的感召,似活了一般,快速游走着,根?茎也从土中爬出,如蛇般爬向男子。男子飞起,剑光一闪,割断周围的根蔓。被切断的根蔓在地上跳动两下,急速干枯并转变成黑色,抖动两下居然继续向男子爬近。
  密林植被巨多,枝蔓浓密,且手中利器无法对其造成分毫伤害,男子应接不暇。这样的对战有些像车轮战,眼前的状况对男子很不利。约有三个时辰后,男子微喘。这般下去,不久他就会接近极限。
  男子深蹙眉,这些恶心诡异的东西到底哪里来的。林中央到底有什么?男子更加好奇。眼前的这些东西不知是以守护者自居还是以毁灭者自居。
  ……
  脚下一绊,身体前倾,身后数十根枝蔓射来,男子这时已无法及时回身阻挡。身后的空门被枝蔓抓住,男子腰身被缠缚,紧接着是四肢。右侧一个枝蔓快速抽向男子的手,男子手中的薄刃被打落。
  见状,男子微微挑眉,这些诡异的枝蔓好像有思考的能力。
  枝蔓分泌出一种具有腐蚀性的液体,男子的衣物冒出青烟并逸散出难闻的味道。眼前的状况对男子来说很不利,但是男子脸上却完全没有惧色,淡淡的看着不断紧缚的枝蔓。
  小臂最先接触到腐蚀液体,大片肌肤被腐蚀,有些血肉模糊,感观上很惊悚。男子轻哼,眉头微微一皱。
  闻到鲜血的甜香,枝蔓激动的颤抖,速度加快。
  当胸前的衣襟被腐蚀,枝蔓接触到他怀中的玉佩。所有的枝蔓猛然一僵,随即是剧烈震动,见鬼似的退去。
  男子从空中摔下,脚上接力,如鹅毛般清幽飘下,男子虽身形狼狈,但是气质超然,狼狈中自有几分优雅、洒脱。
  从怀中将玉佩拿出来,玉佩上的半支青莲微微散发着青光,看来他捡到不得了的东西了。整整衣物,继续向腹地深入。在接下来的行程中遇到了更多更诡异的生物,但是每当看到他手中的玉佩或是感受到玉佩的气息,都如潮水般退去。
  ……
  来到腹地,男子眼中闪过惊讶,眼前的景象着实有些超出他的想象。林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红色的沼泽,沼泽正上方有一个青色的光茧,茧中蜷缩着一个男子,男子一脸安详似酣睡。
  看到结果,他并不打算探究茧中的男人是谁,为什么要躺在那里面,有好奇心是好的,但是好奇心过剩了就会招来灭顶的灾难。将玉佩收入怀中,转身欲离去。这时黑红色的沼泽突然沸腾了起来,就像水烧开了的时候的样子,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男子回身观看。
  沼泽越来越沸腾,越来越沸腾,就像接近了极致。猛烈的沸腾着,突然黑红色的泥水骤然冻结,甚至出现龟裂,就像闹了旱灾似的。否极泰来,看着眼前这种异象,男子脑中突然蹦出了这个词,用在此处虽然有些不符,但是意境相似。
  青色光茧向着男子飘来,当飘荡到男子上空时,青光丝丝缕缕的消失在茧中人的体内。茧中人闷头砸下,男子欲闪开,躲避,但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就好像脚上缠缚了几万斤的重物。男子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击,被压趴在地上。
  茧中人非常好眠,咂咂嘴,调整调整睡姿,趴在肉垫子上继续睡。
  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作者有话要说:淡定男子VS无赖村长!!新文,大家多多支持~~~人神妖魔鬼怪演绎不一样的故事!O(∩_∩)O~
 
 
 
 
鬼灵船(1)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希望大家支持!!O(∩_∩)O~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素闻王兄爱梅,近日梅开,景致悠然,特诚邀王兄前来黄州观赏——魏子安’
  刚行至飞云庵,王皓轩就收到了去年仅有一面之缘的魏子安的飞鸽来信。魏子安看事很通透,有着七窍玲珑心,轻易便能和陌生人热络。在外人看来和王皓轩关系不错,但是王皓轩却不这么认为,魏子安——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王皓轩素喜梅花的淡雅高贵,虽然和魏子安不是很熟,但是看在梅花的面子上,前去也可。
  在飞云庵借宿一晚,第二天掉头往远在北方的黄州行进。
  王皓轩钟爱淡青色的素衫,因其俊美的容颜及那种淡然的气质,颀长略瘦的体格,在旁人眼里很似闲闲出游的富家贵公子,其实不然。
  在这个世上有眼无珠的人很多,而以貌取人的人更多。
  “站住。”山涧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加上回音的伴奏,山涧响起多声‘站住,站住。’听在耳中,颇具震慑力。
  赤风马停下,在原地甩尾,一副闲闲的样貌。
  “此路是我家大王所开,要想通过,流下钱财。”人未出,声先现。
  王皓轩不做任何反应,拍拍赤风马的脖颈示意它继续前行。被王皓轩的态度所气,传声之人语调变急,并夹杂着脏字。
  “……狗娘养的……啊!”山涧中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便是重物坠地的声音。咒骂王皓轩可以,但是他最忌别人侮辱他的母父。这人刚好犯了他的忌讳,当真死有余辜。
  “老二!MD,兄弟们给我上,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今儿个给爷把这个小畜生给撕了!”
  劫匪们纷纷从隐身处跳出,嘴里骂骂咧咧,凶神恶煞的扑向王皓轩。看着汹涌的人群,王皓轩保持沉默。
  劫匪行至王皓轩跟前,举刀砍来,王皓轩右手搭在腰上,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见山涧闪过几抹银光,他近前的土匪突然都静止不动了。
  “啊!”
  “痛死了!”
  “天,我的胳膊。”
  “老大,救命啊!”哀鸿遍野。
  劫匪们拿刀的那条胳膊都掉在了地上。外围的土匪,瞬间色变,惊惧的看着王皓轩,就好像他是什么怪物似的。
  平淡的双眸瞥了那老大一眼,劫匪头子瞬间一个激灵,边喊着撤退,边狼狈的逃走。仅一瞬,劫匪消失的干干净净,山涧又恢复往日的清幽。……也许蒙上了些死寂。
  看在他母父的面子上,王皓轩向来对这些私自拉帮结寨的人手下留情。
  “走了。”赤风马小跑着前进。
  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一个土蒙蒙的小脑袋从草丛中钻出来。
  “吓死人了,气场好慑人。”心有余悸的拍拍胸,“……是他应该可以吧。”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快步向前追去。
  ……
  “老板,门口有一个小无赖,怎么赶也赶不走。”小二哭丧着脸。
  “你先去忙别的,我去看看。”客栈老板撸撸袖子,向门口冲去。何方神圣居然敢在他的未名居撒野,胆子不小啊。
  客栈老板长这么大见过无赖的还没有见过这么无赖的,无论是好言还是恶语,小乞丐始终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任他在那满嘴喷粪。
  “你到底想怎么着吧。”客栈老板也无奈了。他真的很想将小乞丐一棍子打出去,无奈小乞丐的一顿吆喝召来了许多围观的人,如果他真的将想象变成事实,影响会很不好。
  “刚才我跟那位小哥说了,我要进去。”
  客栈老板嫌弃的瞅了瞅小乞丐的妆容,“你进去做什么,吃饭?住店?”非常瞧不起人的语气。
  “找人。二楼,雅间,淡青色衣衫的男子。”
  “你确定?”
  “恩。不信你可以在一旁看着,看那人会不会将我赶出来。”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
  客栈老板狐疑的领着小乞丐上了二楼雅间。
  小乞丐扑向王皓轩,“王大哥,你让我好找。”见到亲人般的激动。
  见王皓轩轩淡淡进食,没有承认,也没有将小乞丐赶走,客栈老板摇头离去。这年头什么怪人都有。
  小乞丐扑到桌子上狼吞虎咽,百晓生收集到的消息真准,他边吃边感慨。
  接下来的行程,王皓轩依旧没有出言驱赶小乞丐,小乞丐理所当然的当做默认,自在的跟他身边。只是某些时候小乞丐不是很自在,王浩轩骑马他小跑,行至黄州时他脚上磨出好多水泡,一碰就钻心的疼。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