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都市情缘欢喜冤家恐怖制服情缘
 
    第47章 修改版
    
    眼看着那怪物挥着爪子劈下来,脑子却一片空白。到底还是沈绍在后面受到的冲击力比较小,也比较理智。当下踢脚,狠狠踹中洛
 
毅森的屁股。这一脚,足够洛毅森享受大半月的。
    只听——啊!的一声大叫,洛毅森直接越过那只爪子,扑进了怪物的怀里。
    洛毅森傻了、沈绍傻了、葛洪傻了、估计连怪物都傻了。洛毅森抬了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怪物,黑的!
    你妹啊沈绍!
    洛毅森急中生智像一只八爪鱼似得缠住了怪物,在怪物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爬上了它的背。哞的,死都不放手!
    怪物背了一个“东西”自然愤恼成怒,用力的,疯狂的甩动着身子和尾巴,企图把洛毅森甩下去。洛毅森只觉得脑浆都被他甩成一
 
锅烂粥,头晕恶心的要命。即便如此,他还是强迫自己对沈绍大喊:“打葛洪!卧槽!快,他能力不足了,白光不刺眼,他能力不足了
 
,快打他!”
    葛洪也想去弄死洛毅森并尝试着靠近怪物,怎奈怪物的动作太大,几番试探不但没有缩短距离,反而被怪物的尾巴打中了胳膊。葛
 
洪不敢再尝试。偏偏这时候,沈绍如猛虎下山一样杀了过来。葛洪吓的急忙在天台上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念动驱使怪物的咒语。
    怪物狂暴地疯甩着身体,被咒语束缚着,不得不去斩杀沈绍。
    沈绍已经抓住了葛洪的肩膀,就势一拳打出去,把葛洪打的吐血。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背着洛毅森的怪物移动到沈绍后面,尾巴
 
一扫,沈绍没能及时避开,背部被扫中,呼的一声飞了出去。
    洛毅森的手脚本来就抓着它,没办法阻止。又加上左手的石膏已经裂开,伤口剧痛。焦急和惶恐让他脑子发热,也不管脑袋屁股,
 
张嘴狠狠咬了下去。
    尼玛,太硬了!
    洛毅森这点力气在怪物身上简直不值一提。但他骑在它的身上,显然是触了它的逆鳞。它暂时放过了沈绍,继续折腾背上的“东西
 
”。
    洛毅森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少时间,怎么办?怎么办?
    “褚铮快点,我撑不住了!”洛毅森话还还没说完,到底是被甩了下去。
    沈绍弓着腰,忍着背上的痛跑了起来。他没有去解救洛毅森,在他眼里,只有弄死了葛洪,才是最快的解决办法。葛洪也学精了,
 
见沈绍还有行动能力,拼命跑到怪物后面,嘴里还在不停地念着咒语。
    沈绍双目圆瞪,眼睁睁看着怪物把洛毅森踩在脚下。
    冒着寒光的爪子像井盖那么大,一根爪指跟擀面杖一样粗。这一爪子下去,洛毅森的脑袋会毫无悬念的开花。
    逃不掉,胸腔几乎被踩透了。洛毅森惶急之余,把半块合璧塞进了嘴里,惊恐地看着那爪子奔着脑袋下来。
    沈绍再快也来不及。他叫嚷着他的名字,“毅森!”
    嗡嗡的耳鸣剥夺了他的听力,沈绍在说什么?死了吧?这一次。娘的,炸死爷爷的凶手还没找到呢,就这么死了?
    在时间轨道上这些仅仅是两三秒的问题,洛毅森甚至能感知到,冰冷的爪峰已经到了脖子上,溢满了不甘和惊恐的眼睛里,忽然充
 
斥着漫天而来的褐色。
    哗——!
    一百吨的土从高高的工程车扣斗里被卸了下来。扬起风暴般的尘沙,瞬间将偌大的天台填堆了大半。随着这些土一同下来的还有特
 
别行动组的组员。
    三辆运土车,十五个特别行动组成员。将偌大的天台堆积的满满登登!
    洛毅森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耳边充满了野兽悲鸣的声音,在这声音中夹杂着机关枪的哒哒声、葛洪的怒吼声、还有一个含糊不清的
 
浑厚声音。
    他想要说话,一张嘴吃了不少土,剧烈地咳嗽起来,带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眼冒金星。这时候,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硬生生把
 
他从土里扯了出来。
    土,堆积到膝盖上。洛毅森依靠在沈绍的怀里,睁开被沙土弄疼的眼睛。
    只见葛洪站在一个微弱光亮的茧囊中,立眉怒目!他的怀里抱着婴儿般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洛毅森揉了揉眼睛……
    是那怪物!?怎么这么小了?
    怪异的情况连连发生。不但怪物变得像个婴儿大小,微冲的子弹居然打不透那个茧囊。
    葛洪在茧囊里不停地说着话,嘴巴张张合合,面色阴冷狰狞。他怀里的小怪物也在剧烈的挣扎着,似乎不甘心就此退去。葛洪恨的
 
咬牙启齿,居然将自己的手送进了小怪物的嘴里。
    洛毅森眼睁睁看着小怪物咬断了葛洪的手。只是他听不见葛洪惨厉的叫声,他只觉得一阵恐惧。大喊着:“快出来!它会吃了你!
 
    闻言,在场的人无不惊愕。纷纷朝着茧囊里的葛洪喊:“快出来!”
    葛洪也察觉到了危险,扔掉了小怪物冲撞茧囊。可不管他如何用力,茧囊连条细小的缝隙都没有。微冲继续对着茧囊射击,不少人
 
跑过去使用冷兵器试着破坏茧囊。
    但,无济于事。
    小怪物腾起来,一口咬住葛洪的脖子,甩甩头。葛洪痉挛着浑身抽搐。脖子上一个大大的血洞咕咚咕咚地往外冒着血。小怪物再次
 
扑到葛洪的胸前,小小的爪子刺进了他的身体。
    沈绍捂住了洛毅森的眼睛,紧紧搂着他,“别看。”
    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能有胆量和毅力看下去的,只有三个人。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公孙、以及搂着洛毅森的沈绍。
    他们就像看一部无声恐怖电影。茧囊里面的葛洪被小怪物一点点吃掉,血肉模糊。
    洛毅森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死死抓着沈绍的手扯了下来。第一眼,心里凉了半截。这时,葛洪被小怪物吃了大半个身体,已经气绝
 
,公孙锦大声喊道:“准备,它要出来了!”
    白光,几乎充满了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刺了眼睛,也让每个人的头都像要像炸开一样剧痛着。
    虽然只有数秒的时间,但对这些人来说,仿佛一个世纪般漫长。洛毅森最后的意识,是沈绍把他抱在怀里,在耳边说了什么。
    浑浑噩噩中,温暖的阳光倾洒在脸上。模糊不清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可辨。那应该是苗安的声音,很急切的,很……
    丫头是怎么了?哭什么?
    “小安……”洛毅森睁开眼,有力无气地说:“别哭。”
    苗安哭的稀里哗啦,惊讶地看着苏醒过来的洛毅森,足足楞了好久。等她终于确定了不是自己眼花,一惊一乍跑出病房,朝着走廊
 
大喊,“小森森醒了!”
    几分钟后,他的病房里来了很多人。公孙锦告诉他,他昏迷了整整一周。
    “沈……”洛毅森吃力地说。
    公孙锦拍拍他的手背,“他没事,昨晚还来看过你。”
    没事就好。洛毅森放了心,很快想起了葛洪。
    提到葛洪,公孙锦的脸上多少露出些遗憾。他说:“尸体不全,勉强收集一些。那个怪物失踪,我们也没找到另一半的合璧。别急
 
,你好好养伤,出院了我再告诉你案子里其他问题。”
    随着李海棠被活捉,很多谜团的答案浮出了水面。
    然而,洛毅森的心里还存着太多的疑惑,但此刻,他只想见到沈绍。
    下午三点,沈绍接到了公孙锦的电话,说洛毅森醒了。
    下午四点,沈绍带着司机、秦白羽去了本市最大的购物中心。一个小时后,沈绍将刷完的卡收进钱包,对身后的秦白羽打了个手势
 
——走!
    “沈董!”秦白羽每一只手都拎着七八个袋子,被坠的几乎直不起腰。不过,他要比司机好很多,司机除了一个脑袋之外,浑身上
 
下都挂满了袋子。
    沈绍的购物概念是错位的。他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拿出卡——刷刷刷!
    故此,秦白羽不得不提醒沈绍,别再买了!洛毅森是受伤,不是瘫痪!更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闻言,沈绍驻足回头,微微一笑……
    秦白羽站在原地,如遭雷击——你的心情是有多好?
    沈绍靠近秦白羽,低声问道:“骨折,吃什么好?”
    出于一个专职秘书的本能,秦白羽当即回答:“骨头汤!私房菜馆、LYD、世纪酒店、还有南郊的一家牛肉馆。”
    好!沈绍非常满意,并说:“立刻去买。”
    秦白羽将手里的袋子尽数丢给司机,随后掏出电话:“给我地址,打电话预定,很快就能送过去。毅森有没有忌口的?我需要叮嘱
 
店家避免这些。”
    对秦白羽的办事能力,沈绍满意的不能再满意。面无表情地拍拍秦白羽的肩膀,“加薪。”
    秦白羽愣都没愣,慎重问道,“地址。”
    病房里的洛毅森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嘟囔着:“一想、二骂、三念叨。这是谁念叨我呢?”
    坐在他对面的褚铮嘿嘿地笑,“还能有谁?沈绍啊。”
    洛毅森斜眼瞥他,“你要是觉得羡慕嫉妒恨也赶紧找一个。”
    “宁缺毋滥,我是正经人!”
    “但是你不干正经事。”
    “我怎么不干正经事了?
    俩人斗嘴斗的正欢畅,苏洁拎着一大袋子水果来探望洛毅森。刚好,洛毅森还有不少问题想跟她打听。
    褚铮负责去洗水果,苏洁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刚刚做好的指甲,心不在焉地说:“还能怎么样?那天我还在一高附近找葛
 
洪的下落,就被老大一个电话传召回去了呗。一开口就是三百吨的土,姑奶奶哪给他找去?”
    这么说,公孙锦早就料到黑影会出来。洛毅森想。
    但是,决定假扮成葛洪,是为了去套李海棠的话,至于葛洪能不能出现,都是拿不准的事。
    其实,这些都不是洛毅森最在意的。让他想不通的另有他因。但是,洛毅森没问,苏洁也没提。好像谁都没有注意到,为什么沈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