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完美犯罪 作者:无良妖(下)

发布时间:2015-03-13 15:07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都市情缘天作之和惊悚悬疑
 
 
  「嗯。」宗正义询问他那边的情况,「有找到可利用的证词吗?」
  「没,证人不肯开口。」安野预料到宗正义那里可能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这座城市很不对,像在惧怕些什么,感觉很不好。」
  「我一会儿要给蒋斐石打电话。」宗正义并不想打这通电话,这不是他份内的事却影响了他的案件侦破,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蒋斐石亲自来一趟陇城,亲眼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
  「你说不好吧……」安野的预感得到证实,宗正义想找蒋斐石的原因清晰明了。
  「有更好的人选推荐吗?」宗正义想到了安野想说的那个人,心情不禁好起来。不是因为案件有了眉头,而是为他与安野之间的心有灵犀,让人愉快。
  「当然。」安野对着身旁的某人勾勾手,把电话递在他的嘴边,「来,汪一声给你的正义哥听。」
  「小野妹子,学坏了啊。」陆桥河贼贼的笑声响起。
  「宗正,你听见了啊,他答应了。」安野对着电话用两倍的声音道。
  「啥,我……我给斐僵尸打电话他一定不会接……」陆桥河试图抢安野的电话,可魏武壮突然往两人之间一站,阻挡了陆桥河的手。
  「陆陆,一切都要按小野妹子说的去做,这样我才能找到我妹妹。」魏武壮用十分钟前陆桥河对他说的话,丢还给他。
  「你这家伙!」陆桥河的心情真不够用憋屈这两个字来形容!
  那是……极其憋屈!
  四个字!
  「桥河,交给你了。」宗正义浑厚的声音传来。
  赋予了信任和寄托,这是一份来自部长大人的亲口委托。
  「OK,没问题!」陆桥河该挺身而出的时候,绝不介意牺牲他的色相。(反正你也只有色相而已一一+)
  「把他请来一万三的报告就免了。」宗正义擅长鼓动员工士气。
  「你是说,不用重写了?!」陆桥河原本有十成动力,现在就是十乘十、一百成功力!
  「嗯。」宗正义淡淡应了声。
  「万岁——」陆桥河高举双手欢呼,引来路人纷纷侧目。
  「噗。」安野那里的欢乐气氛与宗正义那里压抑沉闷的气氛全然不同,活宝全在他那儿。
  「小野,一切小心。」宗正义深沉的嘱咐中又带了几分轻柔的温柔。
  「有他们在,我很安全。」安野确实是他们之中最完全的人,C.A.O的两大金牌打手都在,除非超S级BOSS出现,不然没可能伤他分毫,「我正前往一名记者住所,他那里可能有我们想要的线索……见到他后我给你打电话,别关机。」
  「电话……」宗正义略显迟疑,「发消息给我,别用邮件。」
  「嗯?」安野联想到信息网可能被监控的可能,点头道,「可以,等我消息。」
  「嗯……」宗正义似乎有些依依不舍。
  「那你自己小心,我们上车了,一会儿见。」安野挂上电话。
  宗正义望着闪烁不停的屏幕,陷入沉默。
  平直的嘴角在长久的静止后终于微微向上,难以发现的弧度停滞在那张冰冷冷的脸上。
  安野挂上电话后并没有立刻收起手机,他打开信息系统,找到小艾的电话号码编辑短信。
  ——给宗正买个焦糖布丁,他心情不好(/ □ \)
  不一会儿,艾篙就回信息了。
  ——外卖?\(0^◇^0)/交给我吧!
  安野噗地笑出声。
  陆桥河看到了短消息,不禁有些嫉妒。
  「小野妹子从没这么关心过我……」陆桥河装难过。
  「喏,我的手机给你用,表示我对你工作的支持。」安野把手机推进陆桥河怀里。
  蒋斐石不会接陆桥河的电话,安野的,总不会不接了吧?
  到时候就算听见陆桥河的声音,通都通了,就算挂掉,他也知道陆桥河会再用别人的手机打过去。所以,他只能乖乖问陆桥河有何贵干……
  「你真学坏了。」陆桥河怀念起当年那个软软的妹子,他记得不是这么腹黑的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会黑也是被染的。」安野才是最委屈的那个……想当年,他连给警察打恐吓电话这种事都不敢。
  「嘤嘤嘤……」陆桥河真想抱住安野蹭两下,这孩子咋这么会说话呢,萌SHI人了!
  这是表白吗?表白吧?表白啊!
  当他付之行动时,魏武壮的手一把扣住了那只爪子,无情地拖着他往前走。
  要染也不是你染的,小野妹子和义哥同居的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魏武壮顾念他与陆桥河这么多年的感情,决定这次不打击他,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三人坐上出租车,向名片上的地址前行……
 
 
☆、48荒村逃生
 
  「南秋路111号……」安野拿着纸片与陆桥河和魏武壮来到一栋破旧老式公寓。
  他们去了小陇城报社,却得知平二爷早已离职。与他交好的一位记者,听了安野述说来龙去脉后给了他一个地址。他说平二爷不一定还停留在那儿,让安野他们去赌赌运气,说不定人品爆发就遇见了。
  安野还记得那人对他们防备的眼神,即便是写出地址时,依然半信半疑。所以他们对眼前这个住所的真实可靠性,抱有怀疑。
  「503室,左边吗?」安野因昏暗的光线而迷茫,明明是白天,这里却阴森得像黑夜。
  旧式公寓的采光很差,厚厚的水泥墙隔绝阳光,唯一设置在楼梯间的窗户因生锈而长期封闭,一踏进门槛就有种沉闷的压抑感。每一步台阶都必须集中注意力,它们没有固定高矮,还有些因长年的风化而破裂缺失,走起来很吓人。
  「壮壮,有手电筒吗?」陆桥河一直抓着生锈的扶手,怒火噌噌地冒。
  「你的打火机不是能照明吗?」魏武壮拿出他的手机,「先将就一下吧,小心脚。」
  「小野妹子爬得可真快,夜行动物吗?转眼就不见人了。」陆桥河碎碎念。
  「陆陆,小心!」魏武壮眼见陆桥河一脚就要踩空了,忙呼道。
  「我擦……」他几乎就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
  「陆陆,好危险呢,走路时要集中注意力!」魏武壮以教训般口吻道。
  他拎着陆桥河的后衣领,就像提小鸡一样把陆桥河吊起来。
  「你们……」安野被眼前的景象怔住,半天说不出话来,「……好慢啊。」
  他知道魏武壮力气大,但从不知道有这么大!连陆桥河在他面前,都像个孩子……
  「放我下来!」陆桥河挣脱了两下,竟然微红了脸。
  「噗。」安野颤着肩膀笑。要不是四周环境太暗,他真会拿手机记录下这一刻。
  魏武壮松手,一脸无奈:「陆陆,你让小野妹子看笑话了。」
  ……
  你以为是谁害得啊!陆桥河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你们快上来吧,这里就是5层。」安野指着左手边的那扇门,「不过屋里好像没人,我按了很多次门铃都没人应。」
  「嘿嘿,小野妹子。」陆桥河终于走上最后一格阶梯,勾上安野讪讪地笑,「今天桥河哥给你上一课,执法过程中,若单身一人,千万别按门铃,敲门,用力敲门知道吗?」
  「呃……你的手。」安野试着摆脱,无果。
  「想知道原因吗?」陆桥河搂得更紧了,「犯罪分子喜欢在门铃上做手脚。普通的家用门铃的电流在16V左右,但经过改造后的门铃可含有220V以上的直流电,普通人一按即晕。」
  「手……」安野恼怒。
  「很多犯罪者都用这招对付便衣警察。」陆桥河仍自顾自地说不停,「所以以后记住,千万别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情况下按门铃,懂了咩?」
  安野拿出手机进入拍摄模式,只见闪光灯一闪。
  「咦,拍我手干嘛?」陆桥河见安野用镜头对准他的手,好奇地问。
  准确地说,是对准他搭在安野肩膀上的那只手。
  「有图有真相。」安野收好手机,「留下证据。」
  「小野妹纸……你!」陆桥河缩回他的爪子,痛心疾首!他纯洁的妹子真的黑了,黑了啊!
  魏武壮绕过那个奥斯卡影帝,走向那扇紧紧闭合的大门。
  咚咚!
  他先礼貌性地敲了敲,然后加大力道,咚咚咚!
  门竟出乎意料地开了……哦不,应该说它只是掩在那儿,任谁用力那么一推,都能打开它。
  「有种在拍鬼片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陆桥河下意识地抓住魏武壮的手臂。
  「你可以拿着我的电话去外面给蒋斐石打电话,不用跟我们进去。」安野再次把他的手机递给陆桥河。
  刚才被他随便糊弄过去,这次可没那么轻易放过他,安野决定对陆桥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呃……」陆桥河才不会说他怕鬼神马的,这世上哪有鬼?这不科学!
  「在你打电话期间,某张照片要是消失不见神马的,我也无可奈何对不对。」安野丢出了极大的诱饵。
  陆桥河摊开手,他被安野坑得心甘情愿死心塌地。
  「加油!」安野鼓励性地望着他,把手机交给陆桥河。
  「尽力……」陆桥河苦笑摇头。他这辈子最不喜欢做的事就是利用别人,但他这辈子做得最多的事却是利用别人对他的感情。他亏欠了太多的人,就像个雪球、越滚越大,到了根本没法还清的窘境。这对他来,是一种绝望……
  他催眠自己,反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终于还是拨出了这个电话。
  同时,安野和魏武壮进入503室,漆黑的客室黑茫茫一片,他们的头顶上方有什么反射金属光泽的东西摇摇欲坠,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瞬间……砰一声!
  503室的大门迅速反锁,啪啪啪啪,室内响起探照灯打开的清脆声。刺眼的白色光芒向安野与魏武壮照来,刺激得他们眼泪直流,头晕目眩。
  「说,谁派你们来的。」一个冷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他背着光站,根本看不见脸。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安野与魏武壮的视线,他们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轮廓,他抱着双臂,做出自动防卫的姿势,像是在防备他们的到来。
  「你是……平二爷?」安野试探地问。
  嘭!黑影向他们丢掷什么东西,魏武壮挡在安野面前,原本以为会吃到重重的一击,没想到却在快到他们身前的位置时,被什么东西挡住反弹回去。
  ……
  安野和壮壮擦去眼泪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他们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
  「不要问我问题,回答我的问题!」对方对安野暧昧不清的态度很生气,语气变得更急躁。
  「我们是警察……」魏武壮从外套内袋里掏出证件,「我的妹妹失踪了,我想找到她……车站的清洁工说你能帮上忙。」
  「警察?」那人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别开玩笑了,根本没有警察会管这事。啧,没想到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人还喜欢玩变态游戏,COS警察很好玩吗?起码穿个制服来个制服诱惑啊,这种身材可不够让我上钩。」
  「我们是警察,但不属于警司部。」安野也掏出自己的证件,「特殊隶属部门,犯罪行为分析组,安野。」
  「同组,魏武壮。」
  那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上前两步抢去安野和魏武壮的证件潜入黑暗之中。
  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之后……就在安野和魏武壮以为他消失之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