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因与聿案簿录第一部07双生 作者:护玄

发布时间:2015-02-18 18:18 类别:推理悬疑

 
 
因与聿案簿录07双生
你就是我。
我就是你。
从出生开始,一样的面孔,近乎相同的存在。
但是为什么我们无法如同自己一般而动?
镜子中倒映出来的是两个人,并非一个人。
光投射后,黑暗扩散成无数个。
所以我们并不相同。
 
 
楔子
他的记忆向前翻页。
那是近乎二十年前的事了。
「我怀孕了。」
和他关系相当好的女孩在毕业典礼那天这样告诉他:「我家人会打死我的,救救我。」
女孩可说是全校男生心中梦寐以求的女神,温柔、聪明又美丽,只要她肯一笑,便有整堆整堆的男生愿意为她做任何事。但是那时也许不包括自己。
她就站在他面前这样说着:「拜托你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
「我们结婚吧。」
然后记忆又前进了好几年。
他的兄弟在警校毕业后进入了地方分局,他则通过特考跟着踏上了相同的职业之路。
美丽的妻子以及活泼的男孩住在他贷款买下的小公寓里,妻在家工作兼带孩子,天天等他回家。为了不给她带来困扰,所以他也学着打理家中各种事情,每次询问着鲑鱼或其它食材要怎么煮才美味的时候,局里的欧巴桑都会瞪大眼睛称赞他是好先生。
每个同事都羡慕他们这一家,连他的兄弟平常没事干时也会钻进他家玩小孩,顺便享受这种温馨的感觉。
他们是双生子,有着一样的面孔,有时连自己的小孩都会对着他弟弟叫爸爸、对着自己叫叔叔。
他一直认为除了家庭之外,就属兄弟最重要,美丽的妻子也认同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们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比任何人好。
直到那一天,他在难得的连续假期带着老婆、小孩出门渡假时,在半路上车子煞车失灵,而就这么刚好,有辆违规的拖板车失速撞上了他们,更不幸的是,出动的救护车和救援人员被小车祸造成的塞车堵在车阵中。
夹在车里的妻子硬是把小孩给推出了破碎扭曲的车窗,而后在等不到救护车的状况下因失血过多而当场死亡。
他的脚也是从那时起开始不能久跑、一眼视力减羽到原有的一半,于是被调行政组。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可能连那孩子都已不太记得了。
他稍微还有一点印象。
那天早上的状况是这样的──丫丫 
一如往常、没有任何异状,早晨六点多,包蛋在平底锅中滋滋作响,空气中弥漫着面包的香味以及电视机传的新闻播报声。
没什么不同,一分不差的相同景色。
他下楼时,厨房中忙碌的身影正如往常地在打理着全家的早餐,热腾腾的食物在炉上冒着自烟,即将完成。
每天,都应该会是这样地开始,然后过去。
再令人熟悉不过的日常生活。
虞因看着这个自小生活的房子,在屋主整理下,虽然屋龄已十多年,却依然干净崭新,屋里每样东西都收纳得整整齐齐,就连灰尘都看不见一丁点。
在更早之,前他们原本是一家人在这生活着。一家三口,如同很多人口简单却温馨的家庭一般,不怎么特别,不怎么突出。
记忆中已经印象模糊的母亲是个同样擅长厨艺的美丽女性,有着天然的长鬈发,每道波浪都闪耀着美丽的乌亮光芒。他经常坐在厨房的椅子,上看着纤细的背影使用各种锅碗器具,束起的发像是跳舞般在身上攞动,然后是难忘的香气,有时候是蛋糕,有时则是甜糖。
那是很很夕之前已快被遗忘的记忆,之后被新房子取代,泛黄的相片连同幼时的一切,只占据了书桌上不到二十公分见方的范围。
「早。」
打了个大哈欠,虞因睡眼惺忪地抓了抓蓬松乱翘的头毛,绕进厨房开冰箱找东西喝。
那天早上他所见的第一个异状,就是站在厨房里的人不是平常该站在那里的人,所以当他灌进牛奶一转头时,差点把口里的东西全喷出来。
「二、二爸?」他清醒,了他真的彻底清醒了。
有什么比一大清早看到这个人在这里做早餐还要令人惊悚?
「一大早空腹不要喝冰的。」掌厨的人拿着手上的盘子轻轻在虞因头上敲了一下后,转回去把锅上的东西盛好装盘。
「大爸,别吓我。」之所以马上就可以认出掌厨的是大爸,是因为他家二爸的劝导方式肯定是把盘子往他头上砸而不是这么温和的方式。虞因吐了口气,打量了自家老子今天特别的穿著──T恤、牛仔裤,上面甚至还有某次追捕犯人时擦破的痕迹,这些是另一个人的衣物,不是他大爸平常穿的衬衫。
「二爸又闯祸要你去挨骂喔?」打量着内容物明显与外包装不同的人,虞因窃笑了下。: i8 
有时候会出现这样的事。
拿下眼镜换上隐形眼镜,发型拨了拨之后,就几乎完全和他的双生兄弟相同,只要不说,就连身为儿子的虞因有时也认不大出来谁才是亲生父亲。
他家大爸会变换样子大多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虞夏因为某些事,例如上头要叫人去骂,但是他又要出非去不可的任务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虞夏去见上司时,虞佟替补上任务的空位。
虞佟去见上司的话,虞夏就照常出任务。
至于谁填补哪边的空缺,就没人知道了,连跟随虞夏多年的小队员也不能分辨。
双生兄弟的配合度和刻意相似度远超过一般人分辨得出来的范围。
虽然同僚们明知道不可以这样,不过大多都睁只眼闭只眼,有时玖深还会假惺惺地买了水果说要去虞家探病而在上司面前晃一晃,然后上司一离开,就把水果削皮打汁作点心。
这是众所皆知的秘密。
「你快迟到,了还不去整理。」
看了正在窃笑的自家小孩一眼,虞佟露出非常非常温和的笑容,不过微笑当中也含着「如果迟到你就死定了」的意味。
虞因一秒后马上闪出厨房。
女主人死后,他们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对了,似乎也是在类似这样的某一天,他家加入了第四个人。
在一如往常却又特别不同的那个日子。
他张开眼,从睡梦中醒来,想起了这些事。
深夜时分偶尔会听见救护车的声音自窗外呼啸而过,一般人顶多发发几句牢骚后即翻身再睡。但自他懂事以来,他学会猜测那辆车上会不会是自己认识的人或是什么案件中又牵涉其中的人,偶尔会一夜无眠。
于是就这样,天亮了。
 
第一章
「下一则报导,您有多久没出去玩了?在风灾之后,东部旅游区已逐渐开于......」
上午时间,集合厅内还没有多少人。长长的大桌边有着二十张椅子,现在全都空荡着。一旁布告栏上贴满了纸张与相片、打印图片,或者写满了一些需要大家留意的文字。
通常进局里后,他们都会习惯性地在这浏览一遍,每天都会有新的数据贴上、旧的取下,会公开的事件都不太严重,部分还是惯窃之类的通缉单。
他就站在这地方,把所有数据都印入自己的脑袋,然后完成每日早晨入行的事之后,就整整手上的公文,打算走回自己的工作区,再把这些资料整理清楚。
「老大,你这次糗了。」
叼着半块消化饼,背着包包才刚踏进大厅的玖深,立即看见一大清早就在这边的人,难得有心情地晃过来闲聊,「听说今天上面找你训话?」
「你如果吃饱太闲,就马上去把欠我的东西弄出来.不然一后糗掉的会是你。」盯着最新一份打印单,虞夏头也不抬地发出了警告。
「噗──」差点被饼干呛到,玖深连忙退后点头,「祝好运。」
在这个地方,大家都佑道虞夏是近几年来最被看好的警察之一,破案率高、工作能力强,甚至比别人投入还要多的心血专注在自己带领的队伍上。
但是,对上头而言,坏事的「效率」也是一等一的。
最早时,虞夏原本有着非常好的前程,根据他以往的功绩以及认真态度,照理说应该在许久之前就已经晋升或者换上个更优渥的职位,把前线留给年轻一辈、退居于比较舒服的职区;但是在许多年后,就连他的学弟妹们都已经升职,他却一点升迁也没有。
很久之前就在某一年,当大家猛然发现他不买帐、坚持把某议员勾结包商拿取回扣、因而间接害死一家人的事情彻底查清时,事情已经闹得非常严重而无法收拾了。s3 v2
这件事掀起了惊涛骇浪,所有人都被盯得非常紧,直到时间久了,事情淡却。但是从那次开始,各方都己经把虞夏跟麻烦划上等号,某些单位甚至会拒绝帮忙和虞夏有关的案子,就怕因为他而惹恼不少人。
不过,回到他的工作态度上,那些耀眼功绩同样无法遮掩,虽然有不少人士想将虞夏彻底逼离这个地方以免挡路,但是因此出力保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虞夏也记不太清楚为什么了,反正大概就是在某件案子里可能又帮了某人吧,所以暗地里多少还是会有人藉此回报他。
除此之外,讨厌虞夏的人在心底对他多少还是有点忌惮,毕竟人不可能永远安全的,如果哪天有人对自己不利,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所有可能线索的死警察,和必须花上很多时间才能找到甚至仍找不到奉承者,怹们还是比较希望有前者帮忙。
所以这个人就在这种矛盾又无法处理的状况下,被留在这个位置、配上自己的小队继续工作,没有任何升迁、奖常,就算共事的人心中都明白这不公平,却也没办法说出来,没有能够争取的空间。
时间就这样被耽搁了下来。
不过,对于虞夏本人而言,他并不是很在乎所谓的升迁,反正目前工作犀性与他相合,他也不会拒绝这条算是人家勉勉强强吐出来给他的生路,人照抓、事照惹,他依旧选择走自己认定的那条路。
比起坐在办公室里,他的确比较喜欢外勤,就算有很多人背地里诅咒他哪天遭到枪击也无所谓,反正风险一定会有,更何况他也不是没被枪击过。
经过了几年漫长的磨合期,虞夏的直属上司们胃部也锻炼得越来越好,也或许是因为中间还卡个后来安插进来的虞佟,总之这个有能力的下属变圆滑了点、忍耐度也高了点,但是真的太过分到无法法耐之际,虞夏就免不了会有今天这样的状况了。
「那个重要人士的儿子有嗑药,验出来的结果……」偷偷塞了份最新检验报告给虞夏,同样是默默在后面支持的玖深这样低声地告诉他:「老大,要不要帮你打通电话给小吴?」
小吴是他们认识的某报记者,做人还算公正,几年前帮警方找到一些线索破了案,同时也用报导巧妙地引出凶手,所以跟他们的交情也算不错,有必要时他们多少会互相帮忙。
「不用了,我有办法对付他。」接过玖深手上的报告,虞夏点头示意,他当然佑边这可能是玖深自己加班赶出来要让他反将别人一军的筹码。
「谢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就像连续刻中偶尔会出现的情节,几日前有人报案说汽车旅馆中发现有女性陈尸在房里,追查之后发现涉案者居然是某议员的儿子。也不管对方的势力到底有多大,总之虞夏先把想要湮灭证据又不配合的人揍了一顿,接着依照惯例,引起了议员的震怒,事情几乎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事情很快就闹到整个局里都知道了,虽然只是虞夏数不清的麻烦事件里的其中一件,但这次似乎影响到高层的升迁,所以压力重重地施加下来,虞夏的直属上司再度胃病爆发,指定他今天早上进办公室好好「谈谈」。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一早玖深会看见他在这边,而不是照先前计划去布置收网行动。
他明明记得今天好像有很重要的工作……
「老大,你还是小心一点,大家都在说那家伙找了很多人要对付你。」
虽然知道虞夏心中一定有底,不过玖深还是不大安心地提醒。
「我吃饱等他来。」当然知道别人绝对会对付他,虞夏露出了在同僚眼中看起来根本是有点噬血的笑容。
默默地在心底帮将来找碴的打手们默哀了一下,盯着虞夏的侧脸,玖深把手上的包装袋抛进垃圾桶,,装作闲聊似地开口:「对了老大,你不是九点一定要行动……」他看着手表,上面指着八点半,也不知道出发到现场要多久时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