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身边(人鬼)+番外 作者:喵呱。

发布时间:2015-01-04 17:10 类别:推理悬疑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前世今生惊悚悬疑
 
 
文案:
 
【三〇八女生宿舍】
 
十月中旬,申屠城发现了一只带血的玉碟。
 
一场招鬼游戏使他看见了碟仙的手,此后,
 
温柔诡异的碟仙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他的身边。
 
十二月初,Z大女学生白露离奇死亡,尸体不见踪影,
 
有目击者称其尸身上挂着一只带血的玉碟。
 
紧接着,死亡在三零八女生宿舍里传递着,
 
每一个见到已死者的人,最终都会死去。
 
申屠城牵扯在其中,而梦境中出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碟仙?抑或是他曾经深爱着的人?
 
 
 
【亡络】
 
你知道吗?网络,其实是很危险的。
 
当时参加过招鬼游戏的男生们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为他们招来杀身之祸的,到底是网络还是碟仙?
 
申屠城看着同学好友的死亡,决心找一个答案。
 
而终于出现在他面前的碟仙,
 
究竟是他爱着的善人,还是他恨着的恶鬼?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我就在你身边。」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爱吗?我,就在你身边。」
 
 
内容标签:惊悚悬疑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申屠城,顾盼好
 
配角:连巧也,高聪(高杰),刘夏
 
其它:《子不语怪力乱神》,灵异四部曲之二
 
 
1、第一章 白露 ...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申屠城觉得,换几个字或许更为恰当——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双手提着两个重重的行李箱,申屠城慢悠悠地跟在身材火辣的美女师妹身后,漫不经心地听着女生宿舍楼里的“江湖传言”。
  
  其中最新最热的,无疑是昨天发生的一宗命案。
  
  “喂,听说了吗?白露死了!”
  
  “哪个白露?”
  
  “308的那个啊!”
  
  “啊?那不就是我隔壁的隔壁!怎么死的?”
  
  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听说,是在一号楼那边发现的,警方怀疑是奸杀。”
  
  “奸杀?!”
  
  “嘘……轻点啊,我也只是听说……据说当时发现的时候是□的,就这么倒在那,还有被……被虐待过的伤痕。”
  
  “天呐,太恐怖了!”
  
  “可不是。”
  
  “说得我心里毛毛的,以后晚上不出去了。”
  
  挑起话头的那个“嗤”了一声:“你?不用了吧,也不看看那白露是什么货色,我看呐,她就是平时太不检点才会有这样的下场的。”
  
  ……
  
  十二月的第一天,清晨四点半,Z大的环卫工人在一号教学楼附近发现一名女性尸体。白皙光滑的女尸直挺挺地平躺草坪上,浑身赤|裸。青青紫紫的伤口,是明显被殴打过的痕迹。惊慌失措的环卫工人立刻通知了校方领导,很快,死者的身背被确定了下来——白露,大一,英语系。
  
  即使没有见过白露本人的人,也一定听说过她的大名。学校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几乎整个校区的男生都知道了英语系出了一个作风开放的小美人。
  
  怎么个开放法呢?
  
  据说,这位白同学,在短短的一星期里就分别和三个不同的男生开了房。而更凑巧的是,这三位男生都是本校区里大名鼎鼎的千年光棍。
  
  光棍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们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迟迟交不到女朋友的。不是不想交,而是,交不到。
  
  为什么呢?
  
  光棍一号,大森,也就是白露所交往的第一个人。身高一米七不到,体重却直逼三百斤。从来不注重清洁,满身的污垢。不少人远远地就能闻到他独特的“体味”,是本校区女生连最不愿意靠近的对象之一。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新生见面会结束后,就被人瞧见兴匆匆地与美女学妹在附近的小旅馆开了一间房。有好事的人在第二天拼命套话,只见大森害羞地挠挠头,终于供出前一晚的那位小学妹是英语系的白露。此话一出,全班哗然,男生们愤愤不平,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什么娇俏可人的小学妹要选择大森?
  
  不过,大森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很久。第二天傍晚,又有人看见白露挽着光棍二号——野人的手臂,含羞带怯地走进同一家小旅馆。
  
  野人之所以被称为野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外形,还因为他的行为。野人只有一个为人处世的宗旨,那就是暴力解决一切。大学两年,手中“冤魂”无数。曾经有一位不怕死的女生尝试着与野人约会,结果可想而知——该名女生被揍得面目全非。这位女生的朋友在狂怒之下找到野人,质问他动手的原因。而野人给出的回答,竟然是女生不配合他去吃肯德基,非要选择麦当劳。这件事情的结局,是女生的众好友无一幸免,被野人揍到医院与女生做伴去了。
  
  大概是摄于野人的暴力,白露与他交往的时间是大森的四倍。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白露和光棍三号的君子手牵手领了房卡。
  
  君子其实并不是因品德高尚而得来的这个名号,人们习惯在称呼他的时候省略开头一个字。君子真正的外号,叫做“瘾君子”。说是外号,其实也是实至名归,这位君子,还真就是一位瘾君子。为了买到赖以生存的“好货”,君子可谓是坏事干尽了。
  
  就是这样一个人,白露竟也愿意与他交往。至此,大一英语系的白露“饥不择食”的说法,在Z大风传来开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近白露,从开始时抱着猎奇、试探的心态,到后来直截了当地要求开房,白露从来没有拒绝过。
  
  ……
  
  就是这里了。“火辣师妹”停下脚步,推开了308宿舍的门。
  
  此时宿舍里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人对新来者友好地笑了笑,另一位则是完全不搭理人。
  
  “我叫楚飞燕。”表达友善之情的女孩子笑了笑,偷偷指了指背对着他们的另一位女生,“那是周颖。”
  
  “火辣师妹”微微扯了扯嘴角:“连巧也。”随即半侧着身体让申屠城将行李提进来,“谢谢师兄。”
  
  听到这句话,周颖终于回过了身。申屠城明明看到,她的脸红了红,又装作冷漠地转了回去。倒是楚飞燕惊奇道:“计算机系二年的申屠师兄?”
  
  看见小个子师妹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申屠城不由失笑:“原装正货,品质保证。”
  
  楚飞燕如同周颖一样红了脸,小声地问道:“那……师兄,‘碟仙的手’,是真的吗?”
  
  “碟仙的手”,是Z大最近流行的一个灵异故事,说的是不久前的某一天,有一男生捡到一个带血的玉碟,顺手带回了宿舍。当天晚上,那个宿舍里的一干男生兴致高涨,玩起了“请碟仙”的游戏。正当游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两个男生突然惊叫了起来——他们两人的其中一个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腕,而另一个,看见了那只苍白的手。
  
  事发后的第二天,据说被抓住脚腕的那名男生马不停蹄地收拾行李回了家,流言愈演愈烈。而申屠城,就是传说中那个捡到玉碟的人。他笑眯眯地听着周颖绘声绘色的描述,末了,哈哈一笑:“只是那帮小子闲着没事编出来吓人的。”
  
  “可是……”楚飞燕欲言又止,犹豫了半天,终于咬了咬牙,“有人说,白露的脖子上,带着一只玉碟。”
  
  申屠城登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扯出一个笑容:“瞎说什么呢。不是说捡到玉碟的人是我吗?事实是,那天我一整天都呆在宿舍里,一步都没有出去过。你说,我上哪儿捡一只玉碟去?”
  
  说罢,他也不等楚飞燕反应,直接将行李放在一张空床位边,对“火辣师妹”说:“有事直接打我手机。”
  
  连巧也点了点头,有礼貌地再次道谢:“谢谢师兄。”
  
  申屠城挥了挥手表示不用客气,潇洒地走了出去。
  
  在他走后,楚飞燕开始和连巧也搭话:“你也是英语系的学生吗?”
  
  连巧也一边翻出被褥一边回答:“我是法律系的。”
  
  “法律?怎么会安排在这个宿舍?”
  
  连巧也耸了耸肩:“不知道,舍管说床铺紧张,只有这间宿舍有空床位。”
  
  Z大的宿舍是八人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衣房。据连巧也了解,308宿舍原本只住了五个人。四张高低铺的其中两个床铺塞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四个铺有床单枕头,另有两张是空着的。她指了指靠窗的那张上铺:“这张床没人吧?”
  
  “是可以说没有……”楚飞燕吞吞吐吐,“只是……”
  
  “恩?”
  
  “这、这是白露的床铺。”
  
  “哦。”连巧也点点头,将被褥铺在了另一张床的下铺。
  
  隔了一会儿,楚飞燕小心翼翼地问:“你没听说吗?”
  
  “听说什么?”
  
  “白露,她,死、死了。”
  
  连巧也顿住了,确认似地又问一遍:“什么?”
  
  “我是说,”楚飞燕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寝室的白露,昨天死了。她……”
  
  话正说到一半,被一直沉默着的周颖打断了:“楚飞燕,我们寝室的事,不要到处乱讲。”
  
  连巧也一听,瞪大了眼睛,难道她还不算是308的人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