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小丑的脸 作者:吴沉水

发布时间:2014-09-24 14:53 类别:推理悬疑

情有独钟娱乐圈阴差阳错惊悚悬疑
 
文案:这是一场由艳遇开始的惊心动魄
小丑斑斓的面具下,有张什么样的脸?
写在阅读之前:原本今年过年要给大家的礼物送不出,某水很抱歉,只好搜电脑找出这篇耽美旧稿,略作修改,以做薄礼。这篇文写于两年前,不是很长,从未发表,时隔两年,此故事在现在的JJ耽美环境下可能不流行了,诸位看个乐,祝我的读者马年都幸福。
为防有心人又来做有罪推断,特声明:1、本文确为旧稿,我好些读者两年前已读过(看过的别剧透谢谢);2、本人现在确不写耽美,稿约多忙不过来;3、作为上个礼物锁掉而临时拉来凑热闹的新年礼物,希望我的老读者们别嫌弃,就算不写耽美也爱你们;4、你不信这是旧稿非说我打脸?跟我有关吗?
==================
 
 
☆、第 1 章
 
  一
  
  唐安尧坐在小型演播厅里,面前是几台摄像枪,他浅笑淡然,身上穿着其标志性的唐装。今晚这套质地为黑色麻布,盘扣扣得整整齐齐,脖子上搭浅灰色的丝质围巾,脚上套着软底布鞋,衬着白袜分外醒目。
  
  他一头利落的短发,脸型棱角分明,颧骨高耸,眼窝深陷,一双深邃明亮的黑眼睛直视对方,不说话的时候透着不怒而威的严谨气息,说话时却又如指点江山的千军统帅自如果断。
  就在电视采访现场蓦地陷入尴尬的沉默时,他忽然嘴角一勾,像想到什么损招的顽童,略带些笑意说:
  “你刚刚问到感情问题啊,怎么说呢,我觉得对我这样的人来说,这件事比较难。我脾气古怪,工作狂,要做的事太多。没时间去相遇一个合意的人。还有就是,我以为所谓相爱,是肾上腺素分泌的什么化学反应,是可以用科学原理去测量的东西。但问题是,当这些化学作用失效后,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激情褪去后,人们还怎么去维持爱呢?或者说,既然是体内的化学作用,那这个人也能引发,那个人也能引发,可你怎么去判断,哪个才是值得长久,哪个只是昙花一现?”
  
  他笑起来嘴角带出两道纹路,看起来睿智从容,目光锐利,直直看向与他对话的年轻主持人,语调不变地说:“所以我一直以为,感情两个字,拆开来都是欲望,古人说七情六欲,情跟欲是一体两面,就像一个钢币,这边是美好的浪漫,那边是不那么好看的欲望,你说,你想看哪边呢?”
  
  现场的导播及工作人员瞬间眼前一亮,无不下意识竖起耳朵,不愿错过这难得一见的娱乐圈大八卦。与此同时,在录制室盯着屏幕的制片人艾迪·朱觉得自己简直像无端中了五百万大奖,他兴高采烈地立即对着麦喊:“这次发达了,2号机,快点,赶紧给唐导特写,快!”
  
  他们反应这么大,皆因场上坐着的这个男人身份不凡。唐安尧是首屈一指的电影导演,这几年更是来跻身好莱坞一线导演圈内,成为华人电影圈的骄傲。他同时也是奥斯卡获奖史上最年轻的华裔导演,其作品不仅有强劲的票房号召力,更罕见地在苛刻的欧洲影评人那获得好评。
  
  国外媒体将他誉为亚洲的黑泽明第二,国内评论界对他虽时有针砭,但却无人怀疑其圈内地位。
  而近十年以来,唐安尧导演的几部电影,不管风格如何意识流,叙事如何片段式炫技,几乎全都未拍先火,上映后遂成热议话题。可以说,只要跟唐安尧这个名字挂上钩,整个电影制作班底,从演员到幕后,包括配乐、服装设计师、特效、化妆都会跟着蹿红一把。
  
  凭一部电影的票房成为亿元导演是运气,但如果每部戏都有如此佳绩,唐安尧俨然成为华人在世界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
  
  与他的电影造成的“唐式旋风”不同,唐安尧本人却分外低调。他几乎从不参与任何商业活动,也从不接受任何媒体访谈,纸媒专访也只见诸于几种欧美高端杂志,还是配合电影宣传造势不得不出现的采访。他对个人的私生活更是只字不提,似乎除了拍电影,人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这次唐安尧回香港,是HT电视台的执行总裁亲自出马,搭了几条人情线才把他请到演播室。原想能随便聊聊唐安尧最新上映的历史题材电影《望西京》,借着这个电影的火趁机做个高收视的专题,没想到节目尾声时,唐安尧突然自爆情感态度。
  
  这时节目制片人艾迪深悔不该让那个菜鸟主持人上场了,小菜鸟在唐安尧强大的气场面前就跟挨了霜冻的鹌鹑一样,连声音都不敢大点。
  
  这个主持人原本没资格来与著名大导演对话,但唐安尧脾气古怪,让副导演过来洽谈时直言说,唐导最近华盖当头,不接受四十岁以上男人或女人采访,怕犯冲。
  
  这种理由很搞笑,可电视台的人都没敢笑。整个香港娱乐圈都迷信,开机仪式要摆金猪祭天,一部戏拍到中间要拜关二哥,有点风吹草动要求神问卦,现场若有工作人员出事更不得了,是不是撞邪,是不是冲了哪路神明,风水师卦师都请着呢,丝毫马虎不得。拍完了封镜又要酬神,片子做出来,如果票房好,还得再摆坛答谢神恩,如果票房烂,则还得继续拜。
  
  相比之下,唐安尧说自己华盖当头,实在不算什么事。
  
  HT电视台文艺部主持人有分量有知名度的,恰好不是老男人就是女人。而如把做综艺节目和儿童节目那几位疯癫活泼的年轻主持人挪来用,就算唐安尧不介意,恐怕也得被唐安尧文艺片的拥趸影迷们骂死。制片人左右为难之际,唐安尧的副导演却随手一指电视屏幕说:“这是你们台的主持?口齿还算流利,要不然就他来吧。”
  
  制片人一看,屏幕上一个俊逸秀雅的年轻男子正与活泼可爱的女搭档主持“娱乐前线”这样的八卦节目。这个男孩外形是不错,可性格偏腼腆,主持风格拘谨呆板,要不是有个机灵的搭档插科打诨,这节目能有什么看头?
  
  制片人觉得,这男孩由头到尾,也就只得一个能“看”而已。他连这个人的名字都记不住,于是制片人很为难地劝道:“这个后生仔没点经验,我怕到时会冒犯到唐先生……”
  副导演一摆手,说:“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唐导对年轻人反而有耐性。”
  
  艾迪不敢把宝随便押下去,委婉地说:“这次节目我们台很重视,后生仔怕挑不起重担,其实阿蒋更好点,他年纪也不算大……”
  他说的是HT皇牌主持人蒋威,人称金牌司仪接班人,年过四十,主持的节目很受欢迎,正是一个男性主持人最有魅力和最具经验的阶段。
  
  副导演似笑非笑:“蒋先生跟唐导年纪相当,恐怕不合适吧?华盖当头可大可小的,唐导过两天还要谈新戏,他抽时间上你们这档节目本来就不容易……”
  艾迪立即道:“我明白我明白,这样,我再请示一下我们上峰,采访唐导这么大件事,不能我一个人说了算。”
  
  他转身就给执行总裁打了电话,将情况一说,执行总裁沉吟片刻问:“那个后生仔撑不撑得起场子?”
  “我不知道,”艾迪回答,“但听说唐安尧那个人一般不笑的,就算圈里那些一哥一姐到他的片场都不敢乱讲乱笑。那个后生仔没见过世面,万一到时被唐安尧压得说不出话来怎么办?”
  
  “他总懂得背书吧?你来掌控全局,让他提前把问题都背熟,”总裁一锤定音,“实在不行后期就剪了他,做成画外音提问,把镜头都给唐安尧,观众要看他,不是看主持。”
  
  “是。”
  
  现在艾迪回想起这一幕禁不住懊恼,可怜的年轻主持人果然紧张得要死,别说发挥话题了,他能把问题流畅背出来就已经竭尽全力。
  幸好唐安尧比想象中健谈,有几处主持人结结巴巴,他还帮着把问题说明白了。整个过程中,唐安尧都表现出良好的教养,甚至看起来兴致颇高,遇上这么个菜鸟主持也毫无倦意,讲了两个小时,竟然没有流露出一丝不耐。
  
  现在还主动说起自己的感情观。
  
  艾迪几乎想冲过去替那个菜鸟采访了,多好的机会,只需来一句“唐导似乎很有心得,”或“那唐导认为的爱是什么”,没准就能让唐安尧顺藤摸瓜爆点自己的隐私。可就在他挠心挠肺之下,却听见那年轻人带着疑惑说:“唐导真会说笑,您这样的人怎么会找不到爱呢?”
  艾迪暗骂一句“shit”,对着麦低吼:“白痴,问唐先生为什么这么说,套点料出来啊死蠢!”
  年轻人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带着怯意纠正自己的问题:“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您拍出那么多经典又唯美的爱情画面,我感觉您内心一定有很丰富的感情……”
  
  唐安尧盯着对面的年轻人,微笑问:“你喜欢我的电影?”
  年轻人连续地点了几下头。
  “喜欢哪部?”唐安尧忽然很有兴趣地问。
  “都,都挺喜欢。”
  “年轻人说话不老实。”唐安尧笑着摇摇手指,“我拍过的戏,我都不会说全部喜欢。”
  
  “可是确实都很好,”主持人微微红了脸,努力地想把话题拉回来:“我喜欢《望西京》里女主人公在大雪天开着窗看着情人远走的那幕,那个画面美极了,您如果不懂爱,怎么会拍出那么动人的爱情?”
  
  唐安尧微微眯着眼,问:“谁告诉你拍电影跟导演懂不懂有关系?”
  
  主持人愣住了,他喉节耸动了一下,无措地看着唐安尧。
  
  唐安尧深深看着他,忽然笑了,目光中充斥暖意,此时盯着屏幕的艾迪通过特写,发现唐安尧眼眸中还流露出包容,甚至类似宠溺之色,犹若长辈对后辈,与刚刚死死盯着年轻人气场全开的模样截然不同。
  艾迪心里感慨,没想到唐安尧对年轻人还真的有耐心,看来派菜鸟上场,也算因祸得福。
  
  “我刚刚说,我一直以为,像我这样的人大概永远也不相信有什么真爱。我其实还没说完,”唐安尧语气和煦说,“ 我后面要补充的话,需先加一个好大的但是。”
  “但是什么?”主持人傻傻地问。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唐安尧笑着回答,“活到我这个岁数,我又开始觉得,世界上是有能确定无疑的爱情存在的。”
  
  主持人这回总算问了一个比较上道的问题:“您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这种感情没来之前,所有对它的想象都只是想象,所有对它的观点都只是猜测,”唐安尧盯着他,带着轻笑,一字一句地说,“只有当它到来,我们才知道,所谓的爱,到底意味着什么。”
  
  “让他再讲细点!”艾迪冲着麦对主持人下令。
  
  “您指的,”主持人腼腆地问,“是像《望西京》里的男女主人公相遇时那种唯美的一见钟情吗?”
  “不,《望西京》这部戏如果有讲到爱,那也只是在别离的时候。”唐安尧目光深邃,慢慢地说,“一个人走了,爱却来了,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你不觉得这样很美吗?”
  年轻人皱眉努力地回想那一幕,恍然问:“所以女主人公在目送情人离开时,没有哭反而微笑了?您也是这么认为吗?”
  
  唐安尧开玩笑问:“你想挖我的私事?”

下一篇:奇异案件调查组 作者:墨舞红纱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