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落日(狡宜原著后续向) 作者:芳华水恋

发布时间:2014-10-06 10:37 类别:BL同人

阴差阳错原著向
 
文案
测出人心,却不能测出你的心。
所谓和平,亦不过是眼前幻影。
孰真孰假,谁又能清晰分辨?
 
【我要把我晋江第一篇非三国同人贡献给狡宜。gino男神我爱你!!call你是个大渣渣= =!!!!唉不过……怎么说呢……call酱真的不容易啊TAT最近越来越苏call酱了【够】
【8.25补充:因为某些原因我从宜野单人厨远大于狡宜CP厨的状态一路滑向了CP厨偏宜野的状态……】
【所以我一定要把主角名第一位写上男神。但是我永远不认为gino这个死傲娇可以攻!!】
 
烟霾 将城市浸染晦暗
暗影 潜伏在街巷角落 灯火璀璨
正义 可否能用无情数字 来计算
 
内容标签:原著向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宜野座伸元,狡啮慎也 ┃ 配角:常守朱,六合塚弥生,唐之杜志恩,霜月美佳 ┃ 其它:狡宜,心理测量者,psycho-pass
==================
 
  ☆、引子·一
 
  狡啮慎也没有回头看倒下的槙岛圣护,而是径直走向了来时的路。在那里,常守朱正等着他。
  “不把我带回去?”狡啮慎也看着似乎有些呆滞的常守朱,道。
  “不。”常守朱微笑着摇头,“带你回去,你肯定会被处刑的。我知道,你肯定杀了槙岛圣护。”
  “是的。”狡啮慎也转身走了几步,“那我……”欲言又止了片刻,还是把后半句话说了出来。“一系就交给你了。”
  “不是还有……宜野座……”常守朱不解。
  “他啊。”狡啮慎也叹了口气,“你很快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好。”常守朱坚定了语气,“快走吧。”
  “嗯。”
  看着狡啮慎也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上,常守朱不禁想,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
  我只是希望,到那个时候,我不会拿着Dominator指着你。
  就在此时,常守朱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六合塚!!”她匆匆跑进控制间,“快,跟我走!”
  六合塚弥生不明就里的就被常守朱拖着跑了起来。“怎、怎么了?”
  常守朱不说话,一路飞奔。记忆中,宜野座他们是从这边走的……
  突然,她的脚步停下了。六合塚弥生站在她身后,和她一起看到了永远也无法忘却的一幕:
  征陆智己躺在地上,左臂已经完全消失,只留下一个血洞。在这个距离看上去,完全看不到生命的迹象。而身着制服的宜野座伸元,衣服上也染满了鲜血,倒在了旁边的地上。
  二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她们赶紧跑过去。常守朱跑到宜野座伸元的身边,蹲下身来。“……宜野座……”
  听到声音,原本因失血而几近昏迷的宜野座伸元又吃力的睁开眼睛,但随即就闭上了。
  “常守监视官。”正当常守朱试图再次唤醒宜野座伸元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六合塚弥生的声音。“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常守朱紧紧咬住下唇。她向六合塚弥生招手,让她过来。
  “监视官……”六合塚弥生看到宜野座伸元这个样子,心中不免难受。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常守朱的一声惊叫。“这……”六合塚弥生转过头去看,也倒吸一口凉气。
  宜野座伸元的前臂已经粉碎脱落,只能看到破损的衣袖和难以辨认的手臂形状。鲜血浸透了衣袖,也染红了地面。
  “六合塚!赶快请求支援!”常守朱说完,顺着血迹来的方向跑过去。
  她立刻就勾勒出了一个大概的事件轮廓。
  在那一刹那,她的眼泪即将要夺眶而出,却还是被她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残碎的布料从重物下露出一点边缘,常守朱试着动了动重物,发觉根本重到她无法移动。她回到宜野座伸元身边,抬起他残破不堪的手臂。
  “可恶……”常守朱咬咬牙,对六合塚弥生说道:“我们先把他抬出去。”
  “那……”六合塚弥生看了看已经失去生命的征陆智己。
  “先把宜野座监视官救出去,抬到外面等待支援。”                        
作者有话要说:  被坼坼卖了这个PP的安利觉得简直太棒。
  PP当前在我心中的地位和我本命漫空境平起平坐。
  Gino一生推!!!
  狡宜吾爱!!!
  call你就是个渣!!!
  QAQ真的想到gino就要流泪……第一期虐的好惨,求第二期放过啊啊啊啊啊!
  【算了还是不写感想了,对于感想估计写出来比引子还长。】
  2014-3-22
 
  ☆、引子·二
 
  已经痛到麻木。
  皮肤、肌肉的撕裂不再有感觉。
  宜野座伸元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就算是再痛也要到父亲身边。
  就算是知道今后的日子会有多艰难也要活下去。
  就算是明白有些事情永远都不会重来也要坚强。
  我是警察,你也是警察。
  像警察一样死去,是我们最好的结局吧。
  虽说你是执行官,我是监视官,然而本质上……
  你是潜在犯。
  但你是我父亲。
  让我一生都又爱又恨的父亲。
  ……
  待宜野座伸元的意识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病床边坐着常守朱,六合塚弥生站在一边。
  还有一个人呢。
  “狡啮……”他刚开口,就停了下来。“常守监视官,狡啮他……走了吧。”
  常守朱点头默认。
  “我猜到了。”宜野座伸元无奈的笑笑。“像他那样的人,肯定会是这样。”
  常守朱没问什么。她无法介入在她到一系之前,这二人之间的羁绊。
  病房中的空气骤然凝固。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常守朱说道:“先不想这么多了。你断掉的手臂已经给你换上了机械臂。”
  “和老爹一样。”宜野座伸元低声道。
  “是啊,一样。”常守朱站起身,“还是好好休息吧。对了,按照规程,在你出院之后,应该测定一次psycho-pass。”
  “我知道。”
  待常守朱和六合塚弥生走后,宜野座伸元坐起来,斜靠在床头。
  “老爹死了,滕秀星失踪了,大概也永远消失了吧。狡啮,你让这一系现在怎么办?离开了一系,你又要去哪里?”宜野座伸元喃喃自语,“为了佐佐木,为了槙岛圣护,你这样值得吗?一系值得吗?
  “你走了,我也留不下去了。可笑啊。”他自嘲的露出苦涩的笑容,“我将会和你走上一样的路。当年我恨你为什么非要放纵自己,不留在监视官的位置上陪我。但现在……”宜野座伸元全身颤抖起来,“我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宜野座伸元 Psycho-Pass:140
  常守朱不敢相信。
  “就和当年的狡啮一样啊。”宜野座伸元反而很淡然。“我活了27年,还没进过隔离设施呢。”
  一旁的六合塚弥生想起了三年前,再也承受不住,扑到了唐之杜志恩的身上。唐之杜志恩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抱住了六合塚弥生。
  在宜野座伸元坐上去隔离设施的车的时候,他对常守朱说:“我不会像狡啮慎也那个笨蛋一样的,跑了就不回来了。对了,替我留一间房间,我回来要住。”
  常守朱紧咬下唇,坚定的点了一下头。“嗯。”
  ……希望你还是回来。
  一系的人手不够。
  一系怎么可以失去你。
  我怎么可以失去你。
  “混蛋。”宜野座伸元低声骂了一句,“我会在一系等着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接下来是执行官宜野座和逃亡执行官狡啮的故事……
  2014-3-22
 
  ☆、一、重塑的世界
 
  一、重塑的世界
  “宜野座先生,欢迎回来。”宜野座伸元走出隔离设施的单间,常守朱在外面等着他。
  “常守监视官,现在我是你的手下了。”他笑了笑,“现在走?”
  “是的。”常守朱和宜野座伸元走到车上,二人分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气氛有些尴尬。常守朱为了打破这静默,开了口。
  “说来宜野座先生,你好像比离开的时候瘦了些呢。”
  “是么?”宜野座伸元转头,微笑看着常守朱,“我进隔离设施也不过就一个月而已,看不出来多少吧。”
  “那大概是我主观臆断了。”常守朱继续开车。
  宜野座伸元沉默了几秒钟,又说道:“不过常守监视官,你的判断没有错。我在隔离设施这段时间确实稍微瘦了一点。”
  “怎么,是吃的不好?”
  “不习惯而已。”宜野座伸元淡淡的说。
  常守朱又没话说了。她突然想起来,在宜野座伸元走之前对她说的话。
  “哦对,为你留的房间,已经整理好了,你的东西也都搬进去了。”
  “多谢。”
  常守朱没有告诉宜野座伸元的是,为他留下的房间,正是征陆智己从前住的那一间。
  踏进公安局的大门,又是熟悉的景象。
  “先去你的房间吧。”
  常守朱带着宜野座伸元走到楼里,拐向了一个熟悉的方向。宜野座伸元有一种预感,也许这个房间,他认识。
  “到了。”
  宜野座伸元看了看四周,再看看门牌上自己的名字,沉默了。
  这是父亲以前的房间,但上面的名字不再是“征陆智己”,而是“宜野座伸元”。
  “那……我就不进去了。”常守朱不想打扰宜野座伸元,便告别离开了。
  身份确认,公安局刑事课一系执行官宜野座伸元。
  门自动打开,他走了进去。
  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却也看不到父亲遗留下的痕迹。远处的衣帽架上,挂着他监视官的夹克外套。
  宜野座伸元走过去,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挂在了夹克边上。
  监视官的终端也被收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执行官的终端。他把终端拿起,戴在手腕上。略有差异的信息界面还是让他不太习惯,所幸操作没什么区别。
  “常守监视官。”宜野座伸元接通了和常守朱的联络界面。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