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弃剑 作者:沧海一陈醋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7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宫廷侯爵破镜重圆因缘邂逅
 
备注:
     那年深夜林中,他出手救了因为一把破剑被人追杀的我,新叶香公主抱,三日后清醒间一面,从此,洗尽尘世铅华,只守一人为家。
 
他抬起的手顿了顿,还是从背后轻轻揽住我,将脸埋在我后颈,气息吞吐间他似乎张了张嘴,却始终未说出一个留字。“昱之,别走……”即便是虚与委蛇,子回,我有多希望再听一遍这句话,你可知道……
 
我一身喜服在门前立着不动,似要千年万年的站下去,执着的等着,我知道,他终会出现,终于,他缓步走出,一袭素袍,对面而立,秋风飒飒,红衣袖纠缠了素衣袖,猎猎飘扬,出口只道是寻常……
 
我转身向那和我身上绑着同款大红花的枣红马走去,没看见他轻抬的右手,未触及我衣袖。行至马前,我才转身,他只是垂手站着,一如当初立在客栈窗边的书案前,举手投足,都似一幅画,一场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干恒,邓陵邑还 ┃ 配角:燕秦宁,燕清昭,段干汄 ┃ 其它:架空,古风
==================
 
  ☆、楔子
 
  北齐,传说是什么神君仙子下凡司神职时,一时兴起而创之,据说此仙掌管人间时段运转,天干地支,故称段干氏,千百世沧海换了桑田,如今的段干皇室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人而已,没什么三头六臂,道法仙诀,世人口耳相传,是历史传承还是三人成虎?有史可鉴的东西都全凭史官一支纂笔,何况传言。且听作此朝背景,段干氏有神剑,出则紫气东来,天地一色,一剑能削泰山岱顶,斩奇石于黄沙,世称紫气苍剑――斩岳,相传得此剑者得天下,这倒没有说错,斩岳剑一直存于皇宫宗祠的供剑阁内,确为段干氏所有,这江山,也确实姓段干,正元二年,斩岳剑不翼而飞,祚亲王段干汄籍此逼齐正帝段干氿退位,改年号为辰景,称齐景帝。                        
作者有话要说:  小的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大们多多照顾,感激不尽,敬请批评指导。
 
  ☆、第一章
 
  “靠!我挂彩了!”挂彩这种东西,就像人生病一样,病来如山倒,中了第一刀就会排山倒海的眨眼间身中数刀,妈的,难道小爷我艰难而又顽强的十八年人生励志奋斗史,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么个荒山野岭的鸟地方了吗,不行,劳资不甘心啊!我忍住身上十几道伤口传来灼烧般的疼痛,以及因失血产生的晕厥,拼上最后一丝力气,举起刀鞘挡下眼前的一道寒光,身上似又多了几道伤口,身体动不了了,我颓然闭上双眼,眼前是叔父的严肃刻板的谆谆教诲和他临终前“一定要回到北齐”的嘱咐,哎,若是我安稳的待在燕凉,娶个媳妇儿,给我洗衣做饭男耕女织,几年后儿女萦膝,好不自在逍遥...
  媳妇儿,对了,我连媳妇儿都没娶上一个,怎么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小爷我的梦想可是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日子,人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两样。
  咸鱼我要翻身了!不对,是小爷我不知怎的就站起来了!那追杀的正要动手将我检查一番,如此都是一愣,可惜我仍然浑身挤不出一丝力气,只能死撑着对峙。有什么噌噌噌得破空而来,一瞬似雷霆万钧一瞬又仿佛错觉静若无声,那十几个黑衣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皆是虎躯一震,片刻就如霜打的茄子东倒西歪躺了一地,劳资回神间思索,莫非穷途末路逼出了我血脉中隐藏的神力?我是什么仙君下凡历劫得天上仙友暗中相助?……
  “已经失去意识了还在硬撑吗?意志还算顽强。”
  思索间耳畔响起一个清冷孤傲的声音,除了那戏谑中略带笑意,完全听不出赞美的口气,很是慵懒富有磁- xing -,直黏得我耳骨痒痒的。
  “也可以说是贪生怕死的极致吧。”嗯,极致,真是极致啊……
  噗!贪生怕死的极致?劳资都这样了,损人你也是一绝吧大哥,小爷我就是贪生怕死了,怎么着,又不吃你家的米,还有,谁说我失去意识了,劳资只是没力气动,不是,懒得动了而已。
  喂!你干嘛!住手!这公主抱的感觉是什么意思,好歹都是男人,不要面子的吗?住手,禽兽啊……一股雨后新叶的清香袭来,意识渐渐模糊,恍惚中竟有一种此人绝不会害我的感觉,这种奇怪的直觉又是哪里来的啊喂……
  
 
  ☆、第二章
 
  
  醒来应是间客栈上房,楠木桌椅,临窗的书案文雅精致的很,更精致的,是书案前提笔行云流水,顿笔举手投足皆如画的可人,锦布白袍上金线勾领袖,胸前墨竹孤傲如梅,白皙的皮肤勾勒出玉雕一样的脸庞,线条遒劲中又透着柔和的五官让他的气质刚毅清傲又和善得人畜无害,这种矛盾的气质在他身上却相得益彰,有一种此人即是众生,此人即是天理的错觉,与不染纤尘的他相形见绌,活该我灰头土脸粗布短衫孤家寡人一个,“唉!”想到这里,一声叹息就溜出了口,闻声抬眸的那人一剪嗜着秋水的眸子温和的眼波投来,一声“你醒了?”天籁般问得我不知今夕何夕,很是受用……“我扶你坐起来试试。”可人步步生莲向我走过来,轻轻揽起我的肩膀,“你身中十七刀,两刀伤及腑脏,所幸刺得不深,将养三个月可痊愈。”“好,好……”我的脸估计都成一朵桃花了,脑中一片空白,靠在他怀中突然发觉不对,平的!靠!劳资一钢铁直男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这可是个男人啊!福生无量天尊,南无阿弥陀佛,南海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看在菩萨的面子上,我这个禽兽……
  将各路天神念叨一遍,我才得以冷静下来,美色当前,我殷恒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可言,这点我承认,可我从来没有对男人动过歪心眼儿,所以一定是错觉,嗯,心跳得太快是因为我心虚,对,都怪这货长得太好看了,啧,近看果然更加眉目如画,肤若凝脂,赏心悦目……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