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荣宗耀祖 作者:余不知(上)

发布时间:2018-03-13 10:13 类别:古代架空

虐恋情深相爱相杀
 
文案:
十年前一场大火,烧尽了荣真拥有的一切,从此他的人生只剩下了复仇。
他早已决定好了做恶人,就没打算得个好结局,即使祸国殃民,即使被众人唾骂,他都要把荣家延续下去。
 
主攻。结局1V1。
主角是个反派人设,不是什么好人,不要对他要求太高。
本文架空,规矩都是我定的,考据党慎入。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荣真 ┃ 配角:杨槿、木樨、江玉簪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媒婆抱着只公鸡,佯装样子踢了下轿门,两边的丫鬟立即搀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下了轿。
  丝竹声依旧不断,荣国府门前好久都没围过这么多的人了,百姓们窃窃私语,不断交流着这场婚礼的诡异之处。
  但那女子丝毫不在意流言,脸上竟还带着些笑意,对这个公鸡新郎一点也不排斥。
  荣真坐在堂里看着这荒唐一幕,摇摇头,伸出手指点了下身后面的侍立着的小厮,叫他同自己换个位置。
  小厮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荣真一把抓到了座位上。
  他动也不敢动,就看着新娘子同着那公鸡一起迈过了火盆,又迈过了马鞍,跪在了自己面前。
  媒婆看了看小厮,先是一惊,又再看到身后的荣真立刻换了一脸谄媚,“拜见家主。”
  她便充了那新郎的角色,一个头一个头给他们磕了下去。
  小厮一直低着头,等礼毕,挥了下手,另有人端上了杯茶,交到了新娘子的手里。
  新娘子饮了下去,这就算彻底嫁进了荣家门里了。
  荣真个子很高,站在小厮后面鄙夷地看着新娘,猜测着她真正的用意。
  “送进洞房。”
  媒婆抬了下手,抱着那公鸡和新娘一起走向了安排他们的房间。
  等这人都走了,荣真便令人撤了府中花花绿绿的装饰,派了些钱给迎亲的队伍,把他们都打发走了。
  刚刚还热火朝天的荣府,瞬时间沉寂了下来了。
  这才是荣真熟悉的感觉。
  冷清、肃静。
  他坐在堂中央的位置上,看着这个七零八落的国公府,眼里是一片迷茫。
  小厮走过来,手握成拳,轻轻地敲打着他的肩膀。
  “你瞧,真有人上赶着嫁给个死人,”荣真嗤笑出声,“也不知道中的什么魔障。”
  小厮没有接话,只低着头。
  荣真也没再说什么,用右手食指划了两下鼻尖,他也没多大要求,只要这位礼部尚书家的大小姐能够自此安安分分地待在府里,他原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说实话,江玉簪这个女人他还是很熟悉的。
  这女人以前屁颠屁颠地总跟在他哥身后,时不时装点柔弱,再为了博取他哥的一点好感,送他几块糖什么的,算是个不错的人。
  因此,当江玉簪拿着那份婚书跪在他面前,求他让她进门的时候他也没什么犹豫就答应了。
  反正太后都要往自己这里塞人,塞个认识的总比不熟的强。
  “荣国公,”媒婆一步三扭地跪在荣真的面前,表情为难,“这新娘子非要见您。”
  “见我干什么?”
  “这,”媒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摆手。
  小厮停了手,揪了揪荣真的衣服。
  荣真向后瞥一眼他,终于站了起来,跟着媒婆走到门口。
  “是真儿吗?”江玉簪从屋里出声问。
  真儿……
  荣真身上莫名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他推开门,“你又闹什么?”
  “闹什么,”江玉簪早把盖头揭了下来,插着腰坐在床上,见荣真进来赶忙起身,“荣乾呢?”
  荣真指指她房间正中央那块灵牌,“那呢。”
  “我不是说这个。”江玉簪急道,“我说他人呢。”
  “我说他死了。”
  “他不可能死!”
  荣真退了一步,走出房间,把门一合,对着媒婆,“今天麻烦您了。”
  “哪里哪里,”媒婆连连摇头。
  荣真用下巴指指院门口,“木樨,你带她去领赏吧。”
  小厮点点头,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媒婆见好就撤,跟着木樨一起退了下去。
  荣真重新打开门,走了进去,“你要我和你说几遍,荣乾他死了。”
  “可你就活着。”
  “多新鲜,”荣真冷哼一声,“七年前,一场大火,荣家上下三百口无一幸免,我是因为在深山里治病,才勉强逃过一劫,你觉得荣乾他有这样的运气?”
  “可,”江玉簪欲言又止。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自己愿意嫁进来当寡妇的,可不是我逼你。”
  江玉簪闭了嘴,坐到了床上,捂着胃口,哼了一声,“我饿了。”
  “什么?”
  “我、饿、了!”江玉簪一字一顿,一个字的声音比一个大,就差指着着荣真鼻子了,“折腾了一上午,还不许人饿了。”
  荣真皱着眉头看江玉簪解下身上层层叠叠的珠宝,不愿意跟她一个妇人计较,放缓了点语气,“想吃什么?”
  江玉簪指指她屋里那只摇头摆尾的大公鸡,“我相公。”
  那公鸡像是听得懂人话似的,仰着高傲的冠子转过头,看了眼荣真那皱在一起的脸,拔腿就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