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大罗教 作者:猎雪

发布时间:2018-03-13 09:59 类别:古代架空

虐恋情深
 
备注:
     萧十三,我终于知道,我可以回答——我喜欢你;因为喜欢,所以痛;很痛……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慎行,萧十三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用户您好,您所阅读的这个章节由于尚未通过网友审核而被暂时屏蔽,审核完成后将开放阅读。如果您已经享有了【邀您评审】的权限,您可以登录主站自由参与评审,以加快被屏蔽文章的解开速度,审核正确还有晋江点赠送。
  以下状态的章节不会被屏蔽:
  1、章节最后更新时间在7天内,且未触发自动锁定或被人工锁定的章节;
  2、vip文章中,未触发自动锁定或被人工锁定的其他所有v章、非v章节;
  3、其他已经审核通过的章节。
 &lt返回&gt
 
  ☆、第 2 章
 
  11.
  韩慎行精神大振,一张铁胎硬弓被他挥舞成近身利器,三下五除二撂翻了围攻他的打手。
  大巫师蹲在桅杆顶看戏般逍遥,就差给韩慎行鼓掌叫好了。冷不防一个浪尖打过,船身倾覆,看戏的大巫师锐叫一声摔下桅杆……
  “嗖嗖嗖”三声破空之声,一身“鸟衣”的大巫师被三根箭钉在桅杆上,状如一只雪白的大鸟……
  “大巫师……死了?被那狗官- she -死了!”韩慎行令人发指的箭法,叫船上的教众骚动起来。
  “快,弃舟!淹死这个狗官!我们回去求教主赐解药!”船主指挥着教众,向船尾的小艇涌去。
  韩慎行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任由人群惊慌失措地消失在船尾。然后他大步走到桅杆下,仰头向天:
  “还要装死吗?”
  12.
  这船早晚要沉,挂在高处还可以晚点死……
  大巫师腹诽着,一动不动。忽听下方传来一阵张弓引弦声——
  “哎,别,我下来就是。”他伸手拔去精准地卡在胁下两个位置支撑住他身体的箭,最后那根钉住他“百羽衣”机括的箭承不住力,嗤拉一声,白羽飞扬,他笔直地沿着桅杆落下去——
  摔入韩慎行的怀里。
  四目相对。
  “你杀死我了。”大巫师虚弱地开口,同时配合飘出一个幽怨的眼神。
  “呵,死人还会说话……”韩慎行反弹一个嘲讽的笑。
  “差点就死了好吗?!好痛,你摸摸,这里都擦破皮了,离我的心脏只有两寸啊两寸!”大巫师下意识去捉韩慎行的手,却发现韩慎行两手都被他占了。
  “摔死还是被我- she -死,你选。”韩慎行双臂一抖,把整个人甩出他的怀抱。
  大巫师踉跄着站直身子,心说:
  选被你- she -死好了,反正,你都- she -了我一个晚上。
  13.
  皮肤上突然一阵烧灼感。韩慎行猛然低头,铠甲上冒起一股不祥的烟雾。
  “小心啊,大罗教的毒,烂钉蚀铁!”大巫师一边扬声呼喊,一边向船尾退去。
  “妖人!”韩慎行一边迅速解开盔甲,一边心中懊悔:对蛇蝎之人就不该有恻隐之心,一时妇人之仁接了这妖人一把,却被他趁机下毒!
  铠甲刚刚解开,一个巨浪翻上船舷;一阵瘆人的咯吱声中,木船彻底地倾覆……
  韩慎行落入水中,被几个浪头拍得晕头转向;直至被人捞出水面还是天旋地转的。
  “哎呦,命真大。”还是那熟悉的、玩世不恭的语气:“咱俩好像总得死在一处……这次算我救你一命,咱们两清,互不相欠,行吗?”
  韩慎行勉强看清自己正与大巫师趴在那条折断的主桅杆上,他刚刚- she -中大巫师时留下的箭,就插在他们面前。
  “清不了,”韩慎行喘息着说:“我差点被你毒死!”
  “你有没有脑子?!我那是救你!你想想,要不是我撒了点毒粉,你能脱掉那身铠甲吗?你要不脱掉那身铠甲,掉到水里不就是个秤砣吗?”
  韩慎行一滞,竟无话可说。
  14.
  “咱们得救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大巫师兴高采烈地宣布。
  下半夜风暴就停了;甚至云散星疏。大巫师辨别星象,知道他们正往东南方向漂流,和他早上占出的吉卦有着某种契合,不由暗暗期待。几个时辰之后,果然在微熹的曙色里看到了陆地——一座小岛。
  他兴奋地看向他的难友,却不由得愣住了。
  微熹的曙色里,他好像第一次看清银甲将军——褪掉了铠甲的银甲将军,只着一身里衣,- shi -漉漉地贴在身上,勾勒出精壮的胸膛;明明一副落水狗的模样,却一点也不显狼狈;背上挎着那张大弓,依旧是豪气逼人。
  “看什么?!”银甲将军——不,此时没有银甲了,改叫铁弓将军吧——瞪了他一眼。
  “都成落水狗了还背着这张弓。”大巫师莫名地心情好,没有计较铁弓将军的冒犯,却与他打起了诨。
  “人在器在,说了你也不懂。”铁弓将军一边去拔插在桅杆上的那根箭,一边反唇相讥:“你都成落汤鸡了还穿着这身鸟衣。”
  “我也是人在器在嘛……”大巫师的语气有些郁闷,忽而又欢快起来:“我叫萧十三,你叫什么呀?”
  15.
  太阳暖洋洋地洒在两个劫后余生的男人身上。大巫师在沙滩上躺成一个大字,状如一只横死的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