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情种 作者:舐鱼

发布时间:2018-03-12 10:18 类别:古代架空

 
  当种马皇帝和弃妃互换身体 |又名今天种马皇帝把自己掰弯了吗
  【写在前面】
  终于摸索出来论坛怎么用,真不容易……
  ①大纲文,争取二十几章完结
  ②可能是渣攻一定会狗血结局肯定HE放心跳坑~
 
 
 
  01
  攻是个皇帝,好大喜功荒- yín -无道的那种。
  前几辈人鞠躬尽瘁呕心沥血打下的江山,到他这代就剩个单传的纨绔。
  枕在祖宗留下的基业上醉生梦死,从太子一路浪到皇帝的位子上。
  把历代纨绔皇帝学了个十成十的攻爱美酒,爱恭维,最爱美人。
  臣子也投其所好,进献佳人以求官运亨通者不计其数,每逢圣驾出巡,更是处处留情、夜夜笙歌。
  长此以往,后宫更是充盈,妃子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是以坊间传言当今圣上如此御人无数宛如集邮癖是想掩饰他小短软快的事实。
  这句话传到种马皇帝耳朵里,他只是冷冷嗤笑一声,当着那个因为乱嚼舌根战战兢兢的侍卫吻软了怀里妃子的腰。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世事最为弄人。
  皇帝看着眼前的纱幔,睁眼闭眼几次,开始怀疑自己起床的方式不对。
  他出现在了自己的后宫,准确来的应该是冷宫。
  说是冷宫,倒不如说是失宠或从未得宠的妃子的居所,比其他宫殿冷清了些,太平盛世里俸禄倒也不是特别苛刻。
  毕竟帝王薄幸、向来无情,总有红颜在深宫终老此生,白头宫女闲谈不曾见上一面皇帝虽然凄凉,却是众多人无法回避的命运。
  作为无数人命运的- cao -纵者,攻此刻唯一在意的一点是,他身上所着的衣物,凭他的经验,是一套丝绸亵衣。
  而且是女装。
  勉强控制了一瞬胡乱的思绪,攻第一个念头是把手伸进裤子里确认那玩意儿是否存在。
  还没有摸到,就被自己大腿宛如凝脂的肌肤触感惊艳得倒吸一口凉气。
  亲手摸到虽然小巧精致一点但确确实实存在的命根子,攻放下心来,抹一把醒来大起大落导致的汗水,摊成了一条咸鱼。
  渐渐冷静下来,借着多年练武过人的耳力从门外宫人的叨磕里捕捉到的信息,攻终于确定,自己似乎、可能灵魂出窍到自己妃子身上了。
  而且这位“妃子”- xing -别为男。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美人如云的后宫里何时混进了男妃。
  众人皆知皇帝荤素不忌男女通吃,专门建了个宫殿金屋藏可口的美男。
  也不知这位妃子是怎么混进除了侍卫全是女人和不男不女的人的深宫里的。
  更不知他和自己的灵魂出窍有何联系。
  用小了几号的白皙手掌探索自己的身体,攻一边陶醉于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滑腻触感,一边气歪了嘴。
  02
  靠着生在皇家从小养出来的杀伐决断、处变不惊,攻对自己的新身份道适应得不错,或者说是表面上适应得不错。
  宫女像往常一般推门进屋准备伺候主子梳洗,却见美人背对着自己侧躺于床榻,香肩半漏,听到声响转身,迷茫地问她:“你是谁?我在哪?”
  ——室内还未消散的药味和门外偶尔的碎语让攻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这种情况下,强行失忆,最为致命。
  宫女年龄不大却是个妙人,只愣了一瞬便反应过先将门掩好再走到床前毕恭毕敬行礼,自称是他从小到大的贴身侍女,将一切所知都尽数说出。
  攻此刻占的竟是静妃的身子——虽然连攻这个皇帝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有这样一位妃子——当初出巡宿在一王爷府上,宴会中对惊鸿一瞥的小美人“一见钟情”。
  那时的受因为种种原因被当女儿娇宠长大,到十六七岁仍如稚子般天真,对攻这个万花丛中过且花叶粘身、撩人技能满点的“大哥哥”没半分抵抗力,不废攻吹灰之力便芳心暗许。
  两情相悦之下,在攻离开王府的那天赐受为静妃,将“她”直接带回了皇宫。
  难得想走清水路线的皇帝对受的亲密只到了亲吻的程度,对身着裙装清纯如出水芙蓉的美人儿一点也没产生过- xing -别上的怀疑。
  然而清纯的游戏没玩多久,种马如攻就被邻国送过来和亲的狐媚子榨干了精力,乐不思蜀,再也没想过被他拐带进宫的静妃。
  如此就是两三年。
  从门庭若市到冷清得无人涉足,静妃所住的宫殿也变成深宫里众多冷宫的一间。
  好在受从小是宁静淡泊的- xing -子,也在宫人有意的嚼舌根中知道了攻的浪荡本- xing -,从刚开始的失望后,便生出山不就我我也不就山的念头,呆在宫里研读诗书,着实是一群使尽各种解数以搏君王青眼的妖艳贱货中的一股清流。
  这也为受在宫里几乎没有树敌提供了方便,甚至还得到各种嫔妃的拉拢。
  受在宫里的塑料姐妹情中平安无事地呆到现在。
  直到被这杀千刀种马皇帝占用了身体。
  攻听着侍女平淡的语气中带有严重个人倾向的叙述,心里不可避免地对他单方面自认为素未谋面的受产生了些许微妙的愧疚之情。
  03
  侍女讲完长叹一口气,伺候着攻换衣梳妆。
  净面抹脂梳髻鬟,点绛唇涂鹅黄,穿上没有一点违和感的宫装。看着镜子里的静妃,攻不可抑制地惊艳了几分。
  如果之前对侍女的话只是半信半疑的话,那看见佳人真容的攻对自己当初草率迎人为妃的行为信了十成十。
  妆前清纯娇憨,妆后纯中带媚,遗传了异域母亲的眉眼,一颦一笑都可引无数英雄折腰,正是几年前脑子里全是不可描述与不可描述的攻喜好的类型。
  亭亭玉立,淡泊宁静,果真当得起“静妃”的封号——这可能是自己当初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