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薄荷长安 作者:扶苏与酒

发布时间:2018-03-12 10:09 类别:古代架空

阴差阳错
 
文案:
薄荷,又名夜息香。
CP:重言X长安
 
写的很随意,大家也就当打发时间看看就行,然后也是一篇练手文,文笔渣,常识无,逻辑混乱,思维幼稚,就当小白文看看好了,看文图一乐,不要太较真哦。
不喜欢直接关闭就行哦。
最后,感谢所有看到这篇小说的读者,相逢即是缘,谢谢。
 
内容标签: - yin -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重言,顾长安 ┃ 配角: ┃ 其它:扶苏与酒
 
 
 
第1章 楔子
  薄荷,又名夜息香。
  故事发生在很多年前的青玉王朝,青玉王朝位于原色大陆的东北部,此地盛产玉石,所以命名为青玉王朝,不过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的青玉国早已不靠玉石吃饭了。而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片大陆上。
  原色大陆是一个奇特的地方,它泾渭分明,北部基本都是普通人,而南部则是妖魔和修道者和平共处的地方,修道者会在历练的时候到原色大陆的北部去,其他时候几乎是不离开这片大陆的南部的。而事情往往会有例外,这也正是我们的故事发生的原因。
  “各位看官,上次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今日我们就来说一说当今圣上和长安公子的故事。”白发的老者说道,“今日也是老朽最后一次给大家说故事了,长安公子走了,老朽也该走了。”
  “别啊,怎么就走了?你在这说书这么多年,怎么突然要走了,大家都习惯了你每天一个故事,你走了谁再给咱们讲这么好的故事?”
  “对啊,对啊。”
  “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都听你讲故事这么多年了。”
  “这青玉王朝,再也没有我等的出路了。”老者没有细谈的想法,说完这句话也就开始讲故事。
  “大家都知道现在长安公子离开了皇宫,皇上很着急,可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十年前的冬天,当今圣上还不是圣上。只是一个被其他皇子公主欺负的皇子。因其母亲出身低微,所以被欺负是常有的事。宫中每天都有人死去,即使是皇子,不被重视,生命也不见得比别人珍贵多少。
  “重言,你说你除了得到一个名字,还有什么配得上你这皇子的身份啊?”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男孩子说道。
  “二哥,和这种下等人有什么好说的,也不看看他的出生,低贱的宫女,父皇连他母亲名字是啥都不知道,而且我听说,他母亲可是被父皇赐死的,本来这个小贱种也活不到现在的,好像是有什么高人说,留着这个小贱种会给皇朝带来好运,父皇才留着他的。”一个身穿嫩绿色的女子说道。
  “四妹,你逾矩了,哪有堂堂公主说话如此粗俗的,七弟什么也没做,你们不应如此,七弟母亲身份低微,但是你们莫要忘了,七弟再怎样也是堂堂皇子,由父皇亲自赐名,甚至有高人的批语作护,稍有不慎,你们,也得当心呐。”一袭黑衣的男子说道。
  “三哥(三弟)说的是。”几人连声应道。
  “你们知道就好。”三皇子对众人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二皇子即红衣男子看了看地上躺着的满身淤青的小七,有点心疼,但还是说道:“今天遇上三弟算你走运,下次再欺负四妹,我决不饶你。”说完“哼”了一声,一甩衣袖,追随三皇子而去。
  其他人也尾随而去。只留下四公主一人和她的丫鬟、太监们,边上还跪着一个小太监,小太监还不时的望望躺在地上的七皇子,也就是他的主人。
  重言咬了咬下嘴唇,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四公主。
  “好啊你,还敢瞪我,原本打算饶了你,呵呵,现在,你好好等着,本宫堂堂四公主,你以为就凭你那死去多年的母亲长得像父皇死去的仁妃,父皇就会照顾你,哼,父皇连你那贱货母亲都能赐死,你以为你又能有什么好下场。我青诗绝不会放过你。”四公主青诗说完,也转身走了。
  跪在地上的小太监看到人都走了,连忙起身扶起重言,“主子,你没事吧。”说着帮重言理了理衣服,并小心的查看了一下重言的伤。
  “小乐子,你跟着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你照顾我多年,当年母亲对你的救命之恩,这么多年也该还清了。你去找个好主子吧。”重言轻轻拂开了小乐子的手,推开了对他好的最后一个人。
  “主子,我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但是当年要是没有您母妃,也就没有今日的小乐子,奴才是怎样也不会走的。”小乐子坚持道。
  重言转身,背对小乐子,双手放在背后,说道:“从今往后,你再也不是我的奴才。”说完一个人走了。
  小乐子本想追上去,可是看到主子那坚定地样子,就只是握了握拳。然后转身朝相反的方向去了。
  重言一个人迈着坚定地步伐,往冷宫方向而去,冷宫只是一个泛称,那是一个占地范围很大的地方。冷宫不是一座宫,而是皇宫的一个角。皇宫中人总是很少到哪个角落去,因为不详,这不仅仅是传说,而是除了很少的人,去了冷宫回来的人都会生病,也因此大家都对冷宫很是避讳。正是因为如此,有的时候,冷宫对于不受宠的人,反而是一种保护。重言没有任何避讳,径直的往冷宫而去。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刚走了没多久,就有一批人追着他而来,重言不顾身上的伤痛,咬牙小跑着往冷宫而去。
  然而苍天无情啊,丝毫不顾念这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也没有顾念他满身的伤痕淤青,大雨就这样降落了下来,似乎想要洗去整个世界的污秽。瓢泼大雨就这样降落了下来。打在重言的伤口上,脸上,雨水冲刷着他的脸,将他刻意抹在脸上的灰冲得一干二净。脸上也有一些擦伤,但并不严重。重言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水,接着往冷宫跑,这个令人心寒的地方,总是这样的大,囚禁着他,就算自己只想躲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活着也是如此的艰难。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