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霸宠暗卫 作者:荆棘之咒(一)

发布时间:2018-02-01 19:26 类别:古代架空

 
    类别:耽美小说-古风雅韵
 
霸宠暗卫的内容简介……
暗九身为暗卫的职责就是暗中保护主子,主子遇刺,他冲上去救!主子的命令,他绝对服从!主子中毒,他当解药,后果是主子性命保住,他肚子里多了一条小生命,主子留的种,那就是小主子,要像对待主子一般拼死守护! 
肃清王爷靖烨两年前遇刺,重伤昏睡了一年半,醒来后多了个毛病,就爱玩儿些危险动作,等着自家暗卫来救。刺杀事件的主谋要查,救主保命的护卫要找,不顾一切为自己解毒之人也要寻个下落。 
王爷很忙,暗卫难藏!
霸宠暗卫的关键字:霸宠暗卫,荆棘之咒,1V1,温馨,死忠,HE
 
       
第一章 给本王脱靴
  肃清王府的后花园里,清风拂面,绿柳成荫,大朵大朵的鲜花争奇斗艳,娇艳动人,确实是赏花的好时节。
  久病初愈的肃清王爷靖烨倒是不在意什么时节,即便是光溜溜的秃树,恐怕他也愿意整日里留在这院子里,瞧瞧树,赏赏景。
  自从这王爷昏睡了一年半醒来,就变得沉静了许多,整日只喜欢在后花园里赏花赏景赏清风,究竟赏什么,恐怕只有王爷一人知晓。
  众人只当肃清王被两年前的刺杀吓怕了,留了阴影,变得有些呆傻了,却不知这位沉静的主子脑袋里其实盘算着三件大事,寻人的大事。
  示意身边的贴身小斯林佟把扇子摇得更大力一些,其实天气不热,靖烨就是喜欢风吹来的凉爽感,坐在凉亭边一只手伸到亭子的栏杆外,用力去勾下面池水里的鱼,冰凉的水,滑滑的流过手心,很是舒服惬意。
  林佟听从主子的命令用力的摇着大扇子,自己扇了个满头大汗,看到主子歪到凉亭栏杆外的大半个身体,心惊肉跳的又吓出了一身冷汗,慌张的向前冲上去一步,却被主子一个凌厉的眼神瞪过来,便整个人没了力气僵硬的站在当场。
  靖烨看似随意的眼神向周围扫了一眼,薄唇扬出个弧度,配着那张俊美的脸,露出个魅惑的笑,盯准了凉亭对面的一棵浓密柳树,身体像栏杆外晃了晃,然后轻轻一滑,一头便朝着碧绿的池水里栽了下去。
  比清风略重一些的风声从耳边拂过,坚韧有力的手臂紧紧箍住靖烨的腰身,却又不会让他感觉丝毫不适,身体凌空而起,跃过碧绿的湖面,稳稳停在湖中心的桥面上。
  男子的手臂瞬间放开靖烨的身体,退后两步,单膝跪于地面,垂首道:“属下冒犯,请王爷下令责罚。”
  倚靠在桥边的石柱上,靖烨慵懒的视线落在面前的人身上,黑色紧身衣裹住健硕的身躯,一张薄薄的黑纱面罩将男子的面容完整的遮挡起来,他淡淡开口问道:“影卫?暗卫?还是死士?”
  男子毫不迟疑的道:“暗卫。”回答的干脆利落,掷地有声。
  “名字。”靖烨的眸光闪了闪,面上似笑非笑,身体向着那人挪了几步,突然抬起一只脚踩在对方的肩膀上,跪地之人纹丝不动,甚至没有丝毫惊讶,从容答道:“暗九。”
  靖烨笑了,似是觉得好玩儿,脚下用了些力,把身体重心都压了上去,暗九静静跪着,身体的肌肉绷紧,肩膀撑住王爷的脚,稳如磐石。
  靖烨笑意更浓,似很满意,踩在暗九肩上的脚缓缓移到对方的下巴,脚尖挑起,抬起对方垂着的头,一张黑纱遮住的脸无法看清样貌,只隐约瞧见黑纱里敛着的眸,面无表情。
  脚尖向下,来到暗九脖颈下面罩的底部,绣着金蟒的靴尖太过厚实,一时无法从暗九面罩下方钻入,靖烨黑眸一亮,把脚伸到暗九面前,“给本王脱靴。”
  暗九恭敬的伸出双手,一手握住靴底一手扶住靴子后方,力度适中的向前用力,便将主子的蟒靴脱了下来。
  白色丝绢包裹的一只脚再度回到暗九的肩上,温热的脚尖蹭过他的脖颈,如水蛇一般钻入暗九面罩下巴处的缝隙,一点点向上挑起。
  暗九始终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甚至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
  靖烨并未立即挑下暗九的面罩,而是足尖在黑纱下滑过暗九的脸部轮廓。
  “主子!”一道歇斯底里的声音自远处传来,林佟连滚带爬的从凉亭那边往桥上跑,因为担忧主子,他腿脚发软,越是着急越是跑不快。
  靖烨目光眺望那跌跌撞撞朝着他这边移动过来的人影,噗哧一笑,突然感觉自己的脚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蟒靴下一刻便被重新套好,脚被轻放到地上,沉稳冷静的声音说道:“属下得罪了。”
  靖烨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眼前的暗九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而与此同时林佟也已经赶到了靖烨面前,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开了,“求主子恕罪,奴才没有伺候好主子,主子没事吧?”
  幽深的黑眸四下里扫射,桥两边的茂密树林,桥下平静的湖水,头顶上的一片蔚蓝天空,靖烨不死心的思索着,暗九这个大活人是如何突然就遁地飞天不见人影的。
  抓着桥边的石柱子,靖烨不死心的探出身体向桥下方瞧,那小子会不会如壁虎似的躲在那里,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却被林佟抱住了双腿,耳边只听到林佟嘶哑着声音大喊着,“主子不要啊,主子您别再玩儿了,会掉下去的,您可怜可怜奴才吧。”
  确认下面也无人,靖烨站稳身子,一脚踢开哭咧咧的林佟,冷着声音道:“闭嘴!哭的本王头疼,再哭滚去做杂役。”一听到杂役两个字,林佟立即收了声,人都哭抽了,为了不发出声音,他捂住嘴,肩膀一耸一耸的,杂役是王府里最苦的活,连主子都见不到,他跟着主子多年了,他可舍不得离开主子。
  跟在已经往桥下走的靖烨后面,林佟情绪稳定一些后,小心翼翼的问:“主子,您刚刚没受伤吧?”
  “你没长眼睛看啊?”靖烨嘴角勾着笑,暗九那隐在黑纱中低头敛目的模样浮于脑海里,会是他吗?还是无法确认,以后还必须再多想些花样试探一下才行。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