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霸宠暗卫 作者:荆棘之咒(二)

发布时间:2018-02-01 19:25 类别:古代架空

        
第八十章  担任监国一职
  清晨时分,靖烨身上的毒发得不再那么厉害,这几日都不曾等到暗九,这夜暗九也仍旧未出现,靖烨并不担心自己身上的毒,倒是有些担心暗九的身体。
  暗九为了他这个主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不管不顾的,靖烨就是担心暗九会为了帮自己解毒,而不顾他自己的身体。
  暗九怀着身孕,行动自然不如之前那么方便。靖烨越想越不放心,即便是派了影一去追查暗九下落,一颗心也总是放不下来。
  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靖烨并不在意,住在这里有些时日了,能够牵动他情绪的也就只有暗九一人,笃定的继续躺着,靖烨也需要让身体去抵御身体的毒素。
  脚步声越走越近,显然是朝着靖烨的卧房而来,靖烨皱眉,心底开始隐隐有些不太好的感觉,歪头朝房门看去时,甘诚已经推门急匆匆走了进来。
  靖烨眉心拢起,甘诚对于他这个王爷还是相当尊重的,会突然之间这么急躁的冲进来,必定是有事,靖烨凝眸坐起身。
  “王爷,请快些随奴才走一趟吧,皇上的情况不好。”甘诚的嘴唇微微发抖,脸色苍白,声音无力,眼眶也转着潮湿。
  靖烨忙起身随甘诚走出去,路上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父皇原本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可以说是已经解了,这才传召了太子,一是为了稳定朝廷,这段皇上不露面早朝的时候,诸多传言,二也是为了警告太子,让他不要因为父皇中毒,就起了继位之心。
  却没有想到皇上会突然的毒发,情况相当严重。
  “请了太医了吗?”靖烨也知道现在找太医也没有用,知道当初给父皇解毒的人也是暗九,那么就是说,暗九的解药出了问题,并非只是害自己一人,连同父皇也一起害了。
  会是什么人利用了暗九,暗九又如何被他利用的,现在暗九的情况怎么样?会否那个利用了暗九之人,觉得暗九无用了,便对他不利?
  转过了几个念头,靖烨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甚至都有些不敢想下去,他不允许暗九有事,无论如何都不可以。
  皇上已经搬回了自己的寝宫,寝宫外已被后宫诸多娘娘守候着,哭声不断,靖烨没有想到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后宫都已经知晓此事。
  靖烨瞄了甘诚一眼,甘诚意味深长的回望了靖烨一眼,似乎是说来话长,靖烨没有多问,此刻也不允许他多问,跟着甘诚进了寝宫。
  屋子里灯光昏暗,靖烨远远的看到站在龙塌边的太子,对方的脸色白得毫无血色,眼睛直直的盯着龙塌上的皇上,整个人都失了神。
  靖烨感觉到不对劲,太子很少会有如此的模样与表情,无心理会他,靖烨来到龙塌边,看到父皇之时,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几日前见面之时,父皇的气色还是不错的,那时父皇身上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只是人显得有些虚弱,可是今日躺在龙塌上的人,脸色灰黑,毫无生气,甚至看起来像是一具死了多时的尸体。
  “父皇,儿臣是靖婢。”靖烨蹲下身子,在宇翔身边轻唤了一声。始终不曾睁开眼睛的宇翔,竟然眉头蹙了蹙,永源惊了一下,立即凑了上来,“父皇,父皇,儿臣是永源,您瞧见儿臣了吗?”
  宇翔缓慢的睁开眼睛,扫了面前的两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靖烨身上,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甘诚跟在皇上身边多年,自然明白对方的意图,他凑上前来,冷眼瞪着太子道:“殿下,请先回避,皇上只相见九王爷一人。”
  “哈!父皇刚刚醒,你怎么知道父皇想见他一人,本殿下是太子,父皇当然相见的是本太子。”永源朝甘诚冷哼一声。
  甘诚眉心动了动,转向身后使了个眼色,左右丞相很快便走了进来。
  永源眯眼回头看了一眼,面上没什么表情,心底却动了一下,左右丞相虽然无兵权在手,但是对于犯罪的皇室宗亲还是有相应的追查权利的。
  “殿下请自重,还是请您暂时出去吧,您应该知道,皇上刚刚见您之时,情况还是好的,气色都不错,您进来后,皇上便是如此了,这件事必定是要追究下去的,您现在若是还不肯让皇上单独见九王爷,恐怕……对您不利。”甘诚压下心头的怒气,尽量心平气和的警告太子,虽然他心中早已认定,皇上毒发与太子有关。
  靖烨听着两人的对话,不发一言,只是伸手握住了父皇的手,父皇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他立即把父皇的手指放在自己的掌心,掌心的手指逐渐的活动起来,在他的手心里写下了一个字永源还在犹豫之中,脚步刚刚挪动了一下,便听到靖烨着急的叫着父皇,太医上前查看,皇上已陷入昏迷中。
  太医们一同冲上来查看,最终都是束手无策,此毒早就是无人可解,不然也轮不到暗九偷偷的来为皇上解毒,一时寝宫内一阵大乱。
  “大家静一下,必须先想办法救父皇。”靖烨低喝了一声,寝宫内瞬时安静了下来。
  “皇上必然是要救的,但需从长计议,国却不可一日无君,而且也需要有人主持大局,定夺如何救治皇上。”左丞相看了右丞相一眼,两人立即达成了共识,右丞相点头道:“左相大人说得不错。”
  “本殿下是太子,是储君,自然是本殿下来主持大局,父皇是要先想办法救治的,太医院士!”永源在人群中寻找到太医院士,对方垂着头缓步向前了一步,事实上太医院士也是束手无策,此刻被提名,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救治不了皇上,定然是要赔上性命的。
  “皇上突然中毒,是在太子殿下来了之后,奴才认为在此事没有查清楚之前,太子殿下不可担任监国一职。”甘诚狠狠瞪着永源,如同看着凶手一般。
  “我说你这个老东西是不是胆子太大了,本殿下是太子,是父皇的亲生皇儿,本殿下有必要来害父皇嘛,本殿下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而且你只不过是个奴才,有什么权利在这里说三道四。”永源压着怒气,才没有冲上去给甘诚一脚,“本殿下顾念你伺候父皇多年,便不和你计较。”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