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大司农和小男妾 作者:斯源(下)

发布时间:2018-01-29 11:20 类别:古代架空

种田文豪门世家年下
第50章 第50章
  大约是之前补上了精神,云鹤在之后的路程里都没有多睡。有使臣仪仗在,马车行得缓慢而平稳,白日云鹤便在那车里写案轴,午间睡上一会儿,晚上还能留出时间带着齐骛到下榻处周围走一走看一看。齐骛也不会打扰云鹤,时而看看话本,时而摆弄一番小玩意儿,又加上零嘴茶水不断,好不逍遥。
  越是深入若弥,果然是越来越冷。云鹤一路给齐骛添置衣衫,到若弥京都的时候,齐骛便是穿上了厚厚的狐裘大氅。
  “大人对若弥很熟悉?”齐骛从没有出过罗那,一下子掉进若弥严寒的冬日,十分不适应。
  云鹤不解。明面上他只有在出使的时候到若弥,不过私下却是走过很多趟,但要说熟悉,是谈不上的。
  “方才买大氅的店比之后的店卖得都便宜,且毛色看着更好。”齐骛道,“大人直接在那家店买了。”
  “那家店……看着更气派……”云鹤道。给齐骛买大氅的店就是雍里皮草,是齐庄开的,要说皮草,哪里的都是比不上莫桑的。他们主子就是出自莫桑,雍里皮草的皮草自然是全出自莫桑,不好才怪。且,作为齐庄的暗人,在齐庄自己的店铺里买东西都会便宜一些。
  “这样吗?”齐骛倒是觉得云鹤好似认得那店铺,不过他也不会多想,那家店的确是又大又气派。他抚了抚身上的大氅:“大人,我又欠下你好些银子。”
  “哦?”云鹤看他,“你千里迢迢跟着过来保护老爷我,难不成让你冻得连把剑都握不了?”
  “现在,”齐骛伸了一手出来,上面套了个棉手焐,“好像也握不了。”
  见齐骛正要将手掏出来,云鹤也不阻止,只道:“我们罗那的人在冬日到若弥,很容易被冻伤。皮肤发痒,开裂,溃烂,且会留下后遗之症,那一处皮肤总是不如没冻伤的好。”
  齐骛闻言立马顿住了:“我……屁……臀部上有一块……”
  “嗯?”云鹤看他。
  “有时候痒痒的,”齐骛担忧道,“有时候痛痛的,不会……”
  云鹤皱眉。
  “唔……”齐骛立马警觉地垂眸,“应该不会的。”
  “让你穿的厚裤子穿了吗?”云鹤道。
  “那个……”齐骛是穿不惯那么厚的裤子的,“我穿了不好跑动……”
  云鹤定定地看着他:“听闻廖师傅教你轻功的时候,没少绑负重吧?绑着负重都能跑能跳的,为何一条厚裤子便碍着跑动了?”
  “穿着……厚裤子,特别臃肿,显得我很胖。”齐骛这才老实道。
  “你看看大街上,”云鹤道,“有哪个穿得不臃肿?”
  齐骛低声道:“大人就看着不臃肿。”
  “我?”云鹤往自身一看,“我穿得哪里比你少了,不也是很臃肿的?”
  “穿得是多,可一点都不觉得臃肿。”齐骛道,“许是大人比较清瘦。”
  “我脸上是没什么肉,自然看着就瘦。”云鹤道。
  齐骛心思,关键在脸?他捏了捏脸上:“难道是真胖了?”
  云鹤压住弯起的嘴角:“一点都不胖。”只是,有些圆溜溜而已,他是觉着挺好看的。
  事实上,齐骛虽说跟着云鹤赶路,大多都是在马车上坐着,路都不用走几步,且云鹤还常常买各种好吃的供他解闷,日子一舒坦,脸的确是胖起来了,看着大了一圈。
  “真的?”齐骛狐疑,“我昨儿个试了一下那件丁香色薄袄,我……已经撑不下了。”
  “大约是晚上吃太多。”云鹤道。
  “不,定是胖了!”齐骛皱眉,“我肚子上竟然开始长肉了,摸着……好像有一点点软绵绵。”
  云鹤看着他,不语。
  “不行,”齐骛握拳,“今日开始,我每天要出去跑上一圈。京都这么大,跑上一圈总该是能耗去一些的吧!”
  “成。”云鹤点头,“左右已经到京都了,使臣驻馆安全得很,你出去转转也好,省的闷。”
  “好!”齐骛点头。
  “还有,”云鹤叮嘱道,“虽说那丁香色薄袄你穿着十分好看,可现下只穿那个未免太冷了些。”
  “是,大人。”齐骛应,“回程的时候再穿,”他想了想不免垂了嘴角,“可惜,这衣衫在罗那永远也穿不着。”
  “你喜欢的话,我们便买一些料子回去,让裁缝给你做。”云鹤道。
  齐骛哪里好意思:“不用不用,我便是一时新奇。”他欠大人的已经够多了,哪里还能再添上。
  当日夜里,云鹤见齐骛在里间磨蹭了许久不出来,便进去看。
  “咳咳……”云鹤提醒道,“别瞧了,那处的确是长了个冻疮。”
  齐骛本是将脸扭过去看屁股上那又痒又疼的一处,这动作实在是难,也就没察觉到云鹤过来。冷不丁听到声音,齐骛吓得差点没磕到地上。他赶紧拎起裤子:“大人您进来怎么没个声音!”
  云鹤知道他尴尬,便转身回去拿了一罐子药膏来:“你自己涂,还是我帮你涂?”
  “我!我!”齐骛赶紧叫道。让大人帮他涂屁股,简直不要脸了。
  云鹤自然是不会强求的,将药膏给他,转身离开。
  这药膏算是效果不错的,次日齐骛便感觉到舒服多了。他想着今日出去跑一跑,便特意在他们住的院子周围踩了一圈,层层兵士把守,还算安全。云鹤除了见几个他国使臣,大多数时间都是窝在屋里写东西,齐骛也便是心安理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