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权臣误国 作者:饭山太瘦生

发布时间:2018-01-29 11:16 类别:古代架空

虐恋情深宫廷侯爵天之骄子相爱相杀
 
文案:
前朝覆灭之时,列位死皇帝又一次造福百姓,用自己的生平给渔夫樵叟添了不少谈资。
而前朝要是没有愍皇帝,这谈资竟要少上一半:
天底下有一些事在做之前必须慎重,皇帝尤其如此——比如生前要不要大声说出来自己喜欢谁这种事,一定要三思,不,九思才可以做出决定。
愍皇帝生前头脑一热,大声说自己喜欢宰相,这句话就十分不幸的被太史令听到,并且记在了史书里——成了日后提起他时,人们的谈资。
 
背锅侠小狼狗皇帝受×扮猪吃老虎右相攻,叙事角度比较神奇~五章狗血小短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天之骄子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光肖,陆方鸿 ┃ 配角:懿皇帝,刘婵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宝髻松挽就
  新朝刚刚建立,天下的人却都觉得很惋惜,因为旧朝国都被攻破的时候,那个旧朝的哀皇帝居然一把火烧了皇宫,拉着无数佳人珍宝给自己做了陪葬。
  “啊呀呀,你们是不知道,那火足足烧了六天,扑都扑不灭!”秃头武士“啪”一声将茶碗拍在桌上,好像砸的不是桌子,而是在火中灰飞烟灭的哀皇帝,“那些沉香殿柱,描金漆朱的,粗得像我这样魁梧的武士张开胳膊都围不过来,就那样烧化在了大火里,那烧化后的香气呀,熏得国都里整整香了一个月!连绀色琉璃瓦和金粉,都烧化在地上,铺成一层,更别说宫娥太监了,唉——渣都不剩、渣都不剩!”
  围着秃头武士的一个瘪嘴老头听着张大了嘴,下巴上稀疏的几根胡子也被气得颤抖着,“啧啧啧啧……依我看,旧朝的皇帝死了要下八寒地狱!他怎么、怎么能活活让那么多人给他陪葬,更不要说里面有美得不像人的花蕊妃子!啊……宝髻松松挽就……花蕊妃子,妃子也死了……吗?”
  “嗤——”秃头武士从鼻孔中发出轻蔑的笑声,眯眼打量着眼前衣衫褴褛的老头,“老头儿,你少痴心妄想了,就算花蕊妃子活着,你也见不到。更何况,旧朝的皇宫烧完只剩下了木头渣子和石头。”
  瘪嘴老头的嘴角垂了下来,说话怪着腔调没了刚才的恭敬:“啧啧啧,撒谎就是武士大人您的不对了,烧毁的宫殿应该是一座宝藏吧,碎木头底下应该到处都是宫女的发钗耳环、殿阁里的玛瑙玉石,说不定太阳出来照在废墟上,那些宝贝还会闪闪发光呢。”
  茶肆外不知何时变了天,木头招牌被细微的风吹得咯吱吱叫着,炸雷一响,慢慢围过来的鸦色云层中像是有银龙闪过。
  秃头武士听见雷声,浑身受惊般抖了一下,他恶狠狠地瞪了瘪嘴老头一眼,责备道:“你知道什么,像你这样的老头,只怕刚瞧见皇宫大火将熄的景象就会被吓死。我们攻入国都的那天,三月三,梨花开得像大雪一样,落下的花瓣厚得遮住了雪谷`道。当第一个冲进去的人的脚踏上雪道的时候,天上忽然开始打雷,雷密得像下雨一样,就像是……”
  雷又响了一声,听在秃头武士的耳朵里就像是在催命,他咽了几口唾沫,喉头滚了几下,嘴唇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那……那就像是末法的时候,天裂开了口子,无数的黑云和地上的浓烟连起来,裂开的天被一道道雷撑着压在皇宫上面,才、才不至于掉下来……”
  秃头武士的嗓子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如同被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额角却青筋暴起。他的神情就像见了鬼一般,虽然害怕,为了面子却坚持着说了下去:“当我们到了皇宫底下的时候……天、天被皇宫的大火烤得吼叫着,像是受不了一样下起了暴雨。我们这些勇士都站在雨里,谁也没有出声,等大火熄灭的时候,浓雾呛得每个人眼里都通红一片,嗓子嘶哑,像是大哭了一天一夜!然后……不知道哪飞来了无数乌鸦……乌鸦……好多的乌鸦,密密麻麻,啄走了木头渣子里的珠宝玉石。”
  秃头武士说完大口喘息着垂下了头,窗外的雷声再也没有响起。众人因秃头武士这短暂的停顿连气也不敢出。秃头武士摸着额头的冷汗,因乌云散开长舒了一口气,他打破了沉默,故作镇定嗤笑一声,“瞧瞧你们村里人的胆子,恐怕在场的话已经被吓死了。我南征北战多年,只有像我这样的武士,才有资格攻打旧朝。不过花蕊妃子一定死了,但是她的死不算什么,为她的死而伤感,实在是太肤浅了。皇宫里最珍贵的是愍皇帝的画,那些画也消失了,这才是最该惋惜的。”
  穿堂风掀起竹帘从四面吹来,有雨隐隐欲下。茶肆的老板娘踏着风将烧好的热水提了过来,接话道:“愍皇帝?就是白凤皇帝吧。武士大人,你的胆子也太小了,说不定是你看错了,那天皇宫上面的黑云就是那群乌鸦——旧朝的愍皇帝是白凤神转世,整个王朝都被白凤神护佑着呢,那些乌鸦肯定要在旧朝灭亡前啄走白凤神子孙的宝石。”
  老板娘的话吸引了茶客的注意,她捋起袖子向茶壶中注着水,热热的水汽腾了起来,拥着她肥腴雪白的小臂,“我外祖母的外祖母的外祖母的外祖母,是白凤皇帝朝的宫娥,后来遇到大赦出了宫。我听我的外祖母讲,愍皇帝长得好看极了,那时的人都知道愍皇帝是白凤神转世,他画画的时候身后有光华流转明灭,样子就像是白凤凰的羽毛。而且他画的枯梨枝到了春天就会开花——就是。唉……愍皇帝死得太早了。”
  秃头武士的眼神紧跟着滑到老板娘袖中的金镯子,一并向老板娘的袖中看去。他决心要引起老板娘的注意,并且再将众人的注意力夺回来,于是清了清嗓子:
  “哈哈,诸位,武士我的眼睛像鹰眼一样,肯定不会看错,而且愍皇帝并不是什么白凤神——白凤为什么会和乌鸦搅在一起?他也没有早死,我攻打王都的时候,听郊野的人说,他只是和宰相大人一起隐居了,要不然他的皇后为什么那么恨宰相大人呢——寡妇的恨可是很可怕的。况且,天底下又有谁有确凿的证据说愍皇帝一定早死了呢?我家祖上为愍皇帝守墓,愍皇帝的陵墓自从合上之后,还没有被盗掘呢,里面到底有没有他的遗体,这是谁都不清楚的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