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教主他暗恋盟主好多年 作者:我丢了一张奖状

发布时间:2015-05-23 10:43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情有独钟青梅竹马
 
 
文案:
     傻白甜的小萌文
 
教主盟主双向暗恋
 
美人教主受X正直宠溺盟主攻
 
内容标签:强强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教主,盟主 ┃ 配角: ┃ 其它:
 
 
==================
 
  ☆、三岁的时候
 
  在教主还不是教主的时候也曾天真无邪过,那时候他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
  这日,小教主又迈着两条小短腿跟在神医谷谷主身后,奶声奶气地说,爹爹,药童哥哥又偷偷把我的桂花糕吃了。
  谷主捧着一本书在亭子里坐着,有些无奈地安慰道,让厨房再为你做一份。
  于是小教主的眉目马上舒展开了,还未张开的眉眼已能看出以后必定是个美人胚子。
  小教主没有马上走,肉乎乎的小手拽上了谷主的衣角,瘪着嘴说,可他们会说我吃多了。
  谷主轻飘飘地暼了他一眼,风轻云淡地说,那便让你的药童哥哥去同厨房说吧。
  小教主心想这倒是个好主意,于是便乐呵呵地走了。
  跟在小教主身后哭笑不得的小尾巴为自己掬了一把辛酸泪,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反而是小教主一个人把整盘桂花糕都吃了。药童心里郁闷不已,但一看到小教主那张粉嫩惹人怜惜的小脸,也就默不作声地原谅了。
  厨房的人无奈地又做了一盘桂花糕端到了小教主面前,他们自然知道药童是无辜的,本想责怪小教主一番,但一看到教主那吃饱了的餍足模样,便气不起来。
  又过了好几天,听涛庄庄主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孩造访了神医谷。
  谷主为听涛庄主备了好酒好茶,手边一个檀木盒子里装着一些珍稀的药草,用以调理身体能治百病。
  小教主甜甜地对听涛庄主打了声招呼,于是便坐在一边吃了起来。
  谷主与听涛庄主寒暄了许久,然后伸手将听涛庄主的小女儿抱了过来。
  在谷主将那娃儿抱住的时候,小教主便默默将已经拿在手里的糕点放了回去,他走到谷主面前,在谷主与听涛庄主的注视下啪一声把手拍在了娃儿脸上。
  那娃儿似被吓得呆住了,过了一会才哇一声大哭起来。
  听涛庄主目瞪口呆地看着,却不好出声责骂。
  谷主黑着一张脸刚要开口的时候,小教主竟也随着怀里的娃儿一起哭了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小教主哭红了双眼,可是爹爹不能抱别的小孩。
  听涛庄主把女儿抱了回去,一边轻拍着小女儿的背,一边问道,你不想要妹妹么?
  小教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为什么?听涛庄主问道。
  不喜欢。小教主闷闷地说。
  听涛庄主耐心地又问了一遍,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小教主想了想,若是说只是不喜欢爹爹抱别家的小孩,把爹爹一定会责怪自己,于是便说,妹妹嫁人之后就是别人家的了,不好,我不要妹妹。
  那妹妹以后嫁你好不好?听涛庄主问。
  小教主气鼓鼓地坐到一边,嘟囔着嘴说,我不喜欢妹妹,我只喜欢打跑坏人的大侠。
  听涛庄主哭笑不得,好好好,那你以后可得当个大侠。
  谷主却崩着一张脸默不作声,一整日都没有理会自己的亲儿子。
  到了冬天的时候,神医谷像裹了一层雪白的纱,被笼罩在茫茫白雪之中。枝桠被厚重的雪压弯了腰,咔一声断落在雪地里。
  这日,谷主亲自为小教主熬了一碗药汤,药香弥了整个神医谷,渗进了每一片雪花里。
  谷主沉默不语地舀了一勺汤,放在嘴边细细地吹了,然后喂到了小教主嘴里。
  小教主含着那口浓香却苦味十足的药汤,怎么也不肯咽下。
  谷主叹气说,再不吞就要把你送出谷了。
  小教主只好含着泪咕噜一下吞了下去。
  待小教主喝完了整碗汤过后,谷主又叹息般说道,可即便是你喝完了,也得把你送出谷。
  小教主哇一声哭了,撅着嘴说,你不疼我了。
  谷主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了?小教主哭得梨花带雨。
  你已到了可以习武的年纪,学好了才能当大侠。谷主说。
  可是我现在却不想当什么大侠了。小教主的小脸被泪水湿透了,肤色白得如同外边的雪一样。
  但你还是得去。谷主态度强硬。
  小教主仰起头看着板着脸的谷主,那凄惨的模样简直让人心疼。可谷主却将眸子转向了另一边,扒开了小教主扯着自己衣角的手。
  那是教主第一次刷脸卡没有成功。
  后来小教主还是被神医谷的仆从们送上了凌顶峰,见到了老峰主以及那些和他一样被“离家出走”的小伙伴们。
  老峰主摸着小教主的筋骨,抚了一把白须,若有所思地说道,骨骼清奇,以后必有一番作为。然而他对每一个来凌顶峰学武的名门后人都是说了一样的话。
  师兄师姐们看到这戳心窝的小团子简直心都要化了,忍不住上前来摸一摸捏一捏。
  小教主显然被吓住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多的人,瞪着一双水灵明澈的眸子无辜无比。
  大师兄挡在了小教主面前,面无表情地朝面前的师弟师妹们看了一眼,冷不丁说了一句,我记得,你们今日还未到休息时间。
  围上来的小师弟小师妹借浑身一颤,满脸痛苦地离开了。
  大师兄转身低下头看向那个小团子,说道,我是你的大师兄,往后他们若是对你不善,你大可来找我。
  小教主的眼泪滚了下来,双眼如同一汪清泉,他抓住大师兄的衣角抽泣了起来。他边哭边想,这大师兄真是英俊帅气,是个不错的大腿,虽然他看起来有点凶。
  这一日,无论大师兄走去哪儿,身后都跟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尾巴。
  这大师兄便是以后会登上盟主之位的大师兄,而这一年,英俊帅气有点凶的盟主大人刚满七岁。                    
   
 
  ☆、五岁的时候
 
  转眼又是春天,凌顶峰上雪都快化尽了,雪水绕过层层叠叠的石子往山下流去。
  小教主扎了大半天的马步好不容易才到休息的时候,累得整张小脸都染了一抹粉色。他坐在台阶上撑着下巴看老峰主与一个没有头发的老和尚下棋。
  老峰主一边下棋一边唉声叹气着,唉我刚刚那一步没有走好,我得重下一回。说着他便把刚刚下的棋子拿起来放到了另一个地方。
  没有头发的老和尚脸上挂着笑意没有阻止老峰主,他说,人生短短几何却不曾容世人反悔,这每一步可得想清楚再走啊。
  老峰主被这话呛住了,脸色变了几变,哼了哼道,别以为你能阻止我悔棋。
  老和尚笑意不减,那副模样简直让人想把棋子都甩他脸上。
  小教主看了一会便看腻了,他撇撇嘴倏地站了起来,心想,两个老东西有什么好看,我要去看我大师兄了。于是他迈着小短腿跑出了院子,在崖边看见大师兄在练剑。
  大师兄穿着一身简约的黑衣在舞剑,剑光带着森森寒气在山上的薄雾里穿来闪去。
  小教主看不懂那剑招,只觉得大师兄舞剑的身影实在好看,于是就这么远远地看着,眸子随着大师兄的身影转来转去。
  剑意凛然正气,能穿云断雨。大师兄停也未停,将整套剑法足足练了四遍。总觉得还未达到理想的效果,在他正打算开始第五遍的时候,听到了远处某人传来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大师兄面色沉静地停了下来,将剑收了起来,然后走到小教主身边,问他,饿了怎么不去找些吃的?
  小教主白皙的小脸染上了绯色,说道,忘记了。他是真的忘记了,只光顾着看大师兄了。
  大师兄沉默着没有说话,神情有点不善。
  于是小教主紧张地接着说道,大师兄怎么停下来了,这剑舞得真好看。即便是饿着也不能忘记称赞大师兄一把。
  大师兄微微蹙着眉,他心里觉得自己这剑法使得不太对,被小师弟误学了可不好。他说,走,去用饭。
  小教主歪着头看向大师兄,轻轻地“噢”了一声,然后跟在大师兄身后屁颠屁颠地走了,十足一个小跟班。
  这白皙漂亮的小跟班偏偏只跟大师兄一个人,羡煞了山上其他的师兄师姐们。
  凌顶峰上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开始一场比试,这比试自然是同门之间的较量。不分年龄辈分,比试点到为止。
  凌顶峰并不能算是一个帮会教派,峰上藏书以万计,来习武的名门后人均能在此得到启蒙,而后有选择地习练自家的秘籍以及凌顶峰的藏书。
  故而许多人的武功套路是不一样的,这样也使比试更有意义了。
  小教主站在不远处伸长脖颈看着,却怎么也看不见。
  个子要高一些的师兄师姐们只顾着看精彩的比试了,全然忘记身后还有个小师弟,他们把比试场地挡了个正着,围得密不透风的。
  小教主急得小脸通红,心想,怎么挡这么严实,我都看不见我大师兄了。
  在这几场比试里,大师兄从头赢到了尾,引得老峰主不住地抚须点头。,实在是一个练武奇才。
  比试持续到了傍晚,在结束后,由老峰主为各人做出点评,想要听评的纷纷围了上来。
  大师兄抹了一把汗水,面色不变地从人群中走了出去,朝周围看了一圈后终于看见了蹲在最外围垂头丧气的小教主。
  小教主闷闷不乐地垂着头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枝在画乌龟。
  大师兄问道,这是怎么了?
  小教主抬起头,眼里眼泪打转,扁嘴说:“他们把大师兄挡住了,我什么也看不到。”
  大师兄暗暗叹息着将手覆在小教主的头顶揉了揉,言语柔和的说,若是你想看,我就只舞给你看。
  小教主扔下手中的木枝,扑倒了大师兄怀里,眼泪浸湿了大师兄的玄衣。
  大师兄默不作声地在他背上拍了拍,问道,饿了么?
  小教主闷闷地点了点头。
  想吃什么?大师兄问。
  想吃大师兄煮的粥。小教主吸着鼻子说。
  好。大师兄说。
  夏天的时候,凌顶峰上不见炎热,院落被树荫遮蔽着,留下一片片斑驳的树影。
  往日天还未亮时便有师兄师姐起来练剑了,但这日却比平时要不一样一些。
  小教主被院子里吵闹的声音给搅得睡不着,他打了个哈欠从房里走出来。
  院里围了不少人,连老峰主和那老和尚也在,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
  院里一个师兄朝另一个师兄说着,你偷了我的秘籍还不承认,都被我找出来了。
  另一师兄瑟缩着,我……我没有,有人陷害我!
  你还狡辩,难怪你成天偷看我练功,原来早就垂涎我的秘籍了。那师兄咄咄逼人地说。
  另一位师兄煞白了脸,咬着唇落下了泪来。
  小教主闷闷不乐地看着,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实在是太困了,还想多睡一会呢。
  就在他想再回去补眠的时候,他看到人群中的大师兄朝他走了过来,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大师兄站在小教主看前,低头问:“吵醒你了?”
  小教主点了点头,双眼湿漉漉地看向大师兄。
  大师兄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然后说,继续睡一会,我给你捂着耳朵。
  小教主眼睛一亮,立马点了点头,我想挨着你睡。
  好。大师兄推开门,让小教主先进了房。他脱了鞋袜爬到了床上,然后对小教主说,过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