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不得不恨,不可不爱 作者:天朝老怪

发布时间:2015-03-15 20:04 类别:古代架空

生子破镜重圆江湖恩怨
 
 
文案
 
当昔日的“仇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公孙隽本该一剑了结了他的性命,但当这“仇人”双眼含泪看着自己的时候,当事实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的时候,决绝却又变成了犹豫。只是这一瞬间的犹豫,让那“仇人”再一次走进自己的生命。这一次,他是该爱?还是该恨?
从小就是杀人武器的梅恋风,为了得到永远的自由,而杀了一生挚爱,却在后来的生命中饱尝痛楚。原来不是所有事情都会随着时间淡忘,有些事情,相反会变得越来越沉重。当那人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生命的时候,面对他的爱与恨,梅恋风该如何决断?
内容标签:生子 破镜重圆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公孙隽(隽子恭),梅恋风 ┃ 配角:梅思情、梅忆过,隽毅 ┃ 其它:再续前缘
 
☆、第 1 章
 
  第一章
  风寒料峭又无比温馨的除夕夜,这本是家家户户团圆的美好日子,但在一座看似富贵人家的大门前,一位妙龄少女却在焦急的望着前方的道路。只见她年约十四、五岁,生的明眸皓齿,冰肌玉肤,小小年纪已有着杨柳身段,可见不多时日,定是个倾城美人。
  可美人眉间轻蹙,神色焦急不安,似乎在等着什么人。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孩在旁边屡次开口劝说:“小姐,您看这雪越下越大,天也快黑了,咱们还是先进屋吧,庄主他们要是能赶回来,自然早就到了,都这时辰了还未到,想来是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
  没想到,小姐听了把脚一跺,不甘心的说:“不要!今天可是大年三十,临走之前说好了要赶回来一起过年的,怎么能说耽搁就耽搁了?我一定要等到他们回来!”
  婢女叹了口气,这小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倔了点,今天要是没等到人,她是肯定不愿意进屋的。
  就在婢女一筹莫展的时候,小姐眼睛一亮,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你听,马蹄声!”
  婢女没练过功夫,耳力自然不行,听了半天,才听到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向着她们靠近。抬头一看,远远的有十来匹马奔过来,她高兴的喊道:“哈哈,小姐,是庄主跟少庄主他们!”
  婢女口中的庄主、少庄主,指的就是“辰天山庄”的主人。十二年前,两位自称是龙三、韩五的人,大手笔买下了岚州的一座山,建立了这“辰天山庄”,并在山上某处辟了个园子,种满了梅花,因此,人们便渐渐把“辰天山庄”所在的山称为“梅山”。
  十二年来,“辰天山庄”以深不可测的实力、财力,在中原武林迅速崛起,而两位庄主却始终是个谜一样的存在。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与来历,连他们的长相,见过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因为庄园的事物,都是由一位“陈管事”在经手。
  “辰天山庄”表面上行的是经商买卖,将武林中人所需的兵器、宝物、药品甚至功法进行倒买倒卖。但因为商品的特殊性,山庄里面似乎高手如云,传言龙三、韩五的武功深不可测,甚至有人传言,那种满梅花的园子里面,其实供奉着一位绝世高手。
  山庄中除了两位庄主,还有两位主子,就是梅氏姐弟,二人是一对龙凤兄妹——梅忆过、梅思情。这两兄妹传言是某位庄主的子女,不过是随了母姓,当然,实际情况如何,谁也不知道。
  这两年以来,辰天山庄的庄主一改自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作风,频频让陈管事带着不到十四岁的梅忆过出入各种生意场合以及武林盛事,宣称他就是山庄的少庄主。
  那位翘首以盼的少女,自然就是梅思情。只见她一扫之前焦急的神色,撅着小嘴不满的瞪着翻身下马的男子们。
  第一个迎上去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有着灿烂的笑容,只见他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走到梅思情的面前,刮了她的鼻子一把,佯装生气的数落道:“情儿,这么大冷的天,在外面吹西北风干嘛?鼻子都冻红了。”
  没想到情儿根本不给面子,脑袋一偏,理都不理。这时另外一个年龄差不多大的温润男子走上前,笑道:“莫非情儿一直在等着我们回家?”
  情儿双手一叉腰,不满的说:“五叔你还好意思问呀?当然是等你们啦!说好了回家一起过年的,等了一天都没看到人影,害我还以为……以为……”
  “以为哥哥跟叔叔们丢下你一个人不回来了?”插话的是个跟梅思情差不多大的少年,长相却不太一样,梅思情精致艳丽,而男孩的五官更为深邃,充满了少年的坚毅与俊美。听这番对话,那位一脸笑嘻嘻的男子,应该就是号称“龙三”的副庄主,另一位温润男子就是“韩五”庄主,而那少年,自然就是年纪轻轻的少庄主梅忆过了。
  梅思情听了哥哥的话,正想顶嘴,就被哥哥拉着手往院内跑去,一边跑还一边抱怨:“哎呀,好妹妹你就别唠叨,我们可是日夜兼程赶回来的,我都快冻僵了,咱们先进屋吧!”
  龙三看着兄妹俩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韩五也笑着摇了摇头。
  下人们搬来了梯子,点上了门上的大红灯笼,山下人们欢庆的炮竹声隐隐传来。龙三闭上眼睛,仔细聆听那遥远的欢庆之声,喃喃开口:“果然要放炮竹才是过年呀!”
  韩五揽住他的肩膀,轻声叹息:“我们这样的人,能有这样类似家庭团聚的一刻,就该偷笑了,还要奢求这么多吗?”
  龙三低下脑袋,闷闷的说:“我知道的啦,不能吵到他嘛!我也只是感叹一下罢了。放不放都无所谓。”
  韩五笑了笑,语带调侃的说:“真是的,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忆过都比你成熟。你要想看,像往年一样,我带你下山看,行吧?”
  不等怀里的人反驳,韩五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将头转向旁边一直垂首而立的中年男子,说道:“陈管事,你准备一下,明天,带孩子们去看‘他’。”
  年夜饭后,梅思情爬到山庄中最高的塔顶,看着山下的点点火光,聆听那隐隐约约的炮竹之声,闭上眼睛,仿佛自己就置身于其中,让这欢乐的气氛萦绕在自己身上。感觉到身后有个人出现,梅思情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梅忆过坐到妹妹身边,缓缓开口:“五叔说,明天,我们要去梅园。”
  梅思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前方,喃喃说道:“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有什么好期待的呢?每年见这么一面,每次‘他’都是那副样子,有一点点因为见到我们而变得高兴吗?既然见不见都一样,那还有什么必要见面呢?”说道最后,语气竟有些急促亢奋起来。
  梅忆过伸出手,一边在屋顶的积雪上慢慢画着什么,一边缓缓开口:“见与不见,对于‘他’来说,我不知道有没有不同,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肯定是不一样的。因为,每年见一面,才会让我在快要忘记他的时候,重新将他的样子映入脑海,不至于忘记,忘记我们两个唯一的血亲。”
  话说完了,雪地上出现一张脸,很难看出这是一张怎样的脸,梅忆过盯着自己的作品看了半天,苦笑一声,看着妹妹无奈地说:“你看,我又把他的长相忘记了,怎么也画不出来了。”
  梅思情将脑袋埋进手臂,她死命摇着头,哽咽道:“不,每见他一次,只是让我更加明白我们没爹疼、没娘爱的事实罢了!”
  梅忆过将妹妹搂进怀里,他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但是很快恢复了清明,他坚定地告诉他的妹妹:“不,我们有人疼的,我们有两个最疼爱我们的叔叔。”
  梅思情抱紧哥哥,她要的不是叔叔,她好想像别人一样,有双亲在身边,哪怕天天被娘亲念叨、被父亲管束,那也是种幸福啊!她哽咽着道出内心的期盼:“可是……可是我想要的是爹娘啊!”
  梅忆过擦干妹妹的泪水,笑着说:“你知道吗?我这次外出听到一个说法,说大年三十子时一过,马上许愿,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哦!”
  单纯的妹妹并不知道这是哥哥安慰自己的手段,高兴的问道:“真的?”
  梅忆过坚定地点了点头,往远处一看,惊道:“啊!快,子时到了,快许愿吧!”
  辞旧迎新的炮竹声此起彼伏,新的一年正式到来了,梅家的兄妹两个,虔诚的面向那绚烂的烟花,许下他们最诚挚的愿望——
  让他们在新的一年,有个完整的家吧!
  路过的各路神仙们,应该听见了吧?那就让他们的愿望,在这新的一年变成现实吧!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老怪,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字呢?我也不太清楚,呵呵,总之,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嘛~~~言归正传,这是我的第二篇文章,也是第一次写原创、古风、生子、武林......(很多第一次),总之,有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指正,喜欢的亲们,可以收藏哦!
  第一章有点苦闷的感觉,两位主角还没有出现,敬请期待哦~~
 
 
☆、第 2 章
 
  大年初一,下了一夜的雪总算停了,阳光透过云层照在雪地上,泛起层层金色的光芒,整座梅山美的恍如仙境。
  梅思情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在后面,龙三转身催促:“情儿,做什么拖拖拉拉的,快跟上。”梅思情小嘴一撇,稍微把脚步加快了那么一丁点。
  龙三无奈的摇摇头,跟旁边的男子抱怨:“老五你看,这丫头是不是越来越难管教了?”
  韩五笑了笑,不以为然道:“小姑娘到了这个年纪,不都是这般任性吗?想来是要见‘他’了,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吧。”
  梅忆过转头看了眼妹妹,淡淡说道:“情儿她……她只是在害怕罢了。每一次的见面,只是意味着又一次的离别而已,她害怕这样的感觉。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想呆在‘他’的身边。”说完站在原地,等着梅思情。
  龙三还想说点什么,被韩五拖着往前走,“算了,你我也做不了什么,不管怎样,我们也代替不了双亲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的,还是顺其自然吧。他们都在渐渐长大,该懂的时候,自然就会懂了,不要去强求什么。”
  龙三呆呆的看着身边的人,努力消化这一席话。虽然觉得韩五说的有道理,但是内心里面,他一直都把自己跟韩五当成兄妹俩的亲生父母,总担心自己对他们不够好。然而,在他们的心里,自己始终是没法取代‘他’在心目中的地位啊!总觉得,有点失落。
  韩五看着一脸失落的人,阳光的笑容不见了踪影,心里不禁骂起那两个小混蛋来。忍不住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听得见的声音说了句什么,不出意外的,看似大大咧咧的龙三立马红了脸,狠狠瞪了眼胡说八道的家伙,不理会他戏谑的笑声,一个人急急往前走去。
  一行人走过一处林子,踏过一条独木桥,又行了一阵,眼前渐渐出现了成片的梅花树,看来,就要到那所谓的“梅园”了。
  半响,四人走到一处老旧的门扉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立在门外,看见几人立刻露出笑脸迎了上去,仿佛一直就在等着他们。
  老者朝众人恭敬地作了个揖,口中说道:“老朽见过两位庄主,见过少庄主、梅小姐。”
  韩五连忙将人扶起,语气中颇有些抱歉的说:“钟老爹,不必多礼。已经等我很久了吧?实在抱歉,这大寒天的让你等这么久,路上出了点状况,来的有点晚。”说完若有所指的看了眼梅思情,看的大小姐自知理亏,垂下了小脑袋。
  钟老爹似乎了解了情况,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老朽并没有等多久,倒是几位辛苦了,这雪天路滑的,迟一点也无可厚非。”
  钟老爹打量了兄妹俩两眼,摸着花白的胡须笑道:“嗯,一年不见,两位真是长的越来越俊俏了,特别是少庄主,小小年纪就气宇轩昂,颇有人中龙凤之姿,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主人心里一定会万分宽慰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