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反派都长一个样[快穿]+番外 作者:妖怪圆滚滚(下)

发布时间:2018-03-11 10:18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情有独钟快穿穿书
 
第99章 你的味道很好闻(二十三)
  会客厅里, 帝国大皇子殿下坐在沙发上,双臂搭在靠背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上已经挣扎到没有力气的Omega。
  熟悉的透明光罩覆盖在简双生周围,比起被绑在那个可怕的- cao -作台上, 被关在光罩里要舒服许多。他非常难受, 仿佛有无数小虫子在血液里乱爬, 就像是挠痒痒却找不到位置的感觉。身体局部位置发热,产生类似发/情期那种迫切的渴求。所有的体感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布,被堵在身体里,发泄不出去。
  简双生伸出手, 指向布里的方向,似乎在求他给自己解脱。布里看到这一幕, 内心有点愉悦,但并没有帮助简双生。
  然而炮灰只是想触碰到光罩,光罩上带着电流,传导到身体上, 时间长了身体会变得麻木,降低难耐的感觉。
  “Omega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布里乐呵呵地看着简双生被电的微微抽搐,“怪不得那么多人沉迷于玩弄Omega,就连我那个蠢弟弟都被你吸引了。”
  简双生在- cao -作台上躺了十天,每天被注- she -各种促进发/情的药剂, 今天终于进入发/情期了。提前催熟的发/情期并不完美,但也足够让Omega虚弱下来,给了二次标记可乘之机。
  难耐感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甚至到了电流都无法减少痛苦的程度。但布里仍在等待,他要等到第三天,简双生快撑不住的时候,再强行进入他,进行标记。
  炮灰闭着眼睛,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机械地呢喃:“伊诺克,我好难受,伊诺克、伊诺克……”
  “嘁——”Omega叫着别人的名字,布里气不打一出来。不过很快这只Omega就会臣服在自己身下了,布里突然充满快感,报复欲和征服欲翻滚。
  他不想继续听了,离开了会客厅,留下简双生一个人躺在冰凉的地面上。
  “报告殿下。”一名近侍匆匆赶过来,鞠躬行礼,“伊诺克殿下求见。”
  “哦?来了啊!”布里冷笑,“他现在在哪?”
  近侍保持弯腰的姿势,“他还在前厅等待,请问是否允许他进入?”
  布里追问:“他几个人来的?”
  近侍:“只有一个人。”
  “哦,他还真有勇气。”布里磨搓着手指,杀意蠢蠢欲动,“也不怕来了就走不了了。”
  他期盼地前往前厅去接待伊诺克,脑中想出一百种抓住他然后杀掉的办法。俩兄弟间早就是个你死我活的关系,只不过在外人面前装着兄友弟恭而已。之前布里抓不到伊诺克,一直没法动他,现在这人自己送上门来了……
  因为Omega失踪,伊诺克伤心欲绝,最后突发心脏病死掉的剧情,还不错嘛!布里甚至开始考虑伊诺克的后事了。
  伊诺克穿着军装,笔直地站在宅邸前厅,仰头望着奢华的壁画,面露嘲讽。
  “亲爱的弟弟,好久不见了呢!”布里微笑着走近伊诺克,“为了一只Omega,竟然主动到我这里来,该说是愚蠢,还是有勇气呢?”
  伊诺克没有回答,扭头看了眼布里。他并不想继承什么皇位,甚至躲到了军营里来表明立场,以此逃避这个讨人厌的哥哥。但既然这人还穷追不舍,而且动到了连他都舍不得碰的人身上……
  流光闪过,俩兄弟同时抽出了武器。
  海盗刚洗几万第二天,主角攻受在从帝国基地逃跑时被伊诺克堵在半路,长/枪不要命的攻击他俩,逼得他们打开驾驶舱,放伊诺克进入查探。
  “我说了没人!”艾尔林把勒罗伊挡在身后,独自应付发疯的帝国皇子,“我们没带走他!人留在你们基地呢,好好的!”
  驾驶舱很窄,有没有人一目了然,伊诺克质问:“那他人去哪了?!”
  “我们怎么知道!”艾尔林制止想要出声的勒罗伊,“他是你们帝国的人了,去问你们的人。”
  这句话点醒了伊诺克,他自顾自的以为是找闯入者,但很有可能是内部人员作案。他脑中浮现出一个最有可能的人选,赶紧吩咐下属去调查。
  基地当时开启了能量罩,一切进出都被记录。记录明显有被删减的痕迹,伊诺克找人复原,终于证明了是自家大哥做的案。
  一来一去光是调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每天捧在手心里的人失踪这么久,音信全无,伊诺克完全不敢想象亚尔维斯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他揉着自己眼角伤疤,第一次对亲哥起了杀心。
  帝国皇帝只有两个儿子,如果俩人明目张胆地打架,肯定会被制止。伊诺克就像这么多年布里的想法一样,如果在被制止前干掉对方,那么帝国只能舍弃死人,帮活下来的人把事情瞒下来。
  伊诺克孤身一人去找布里踢馆。布里大概是坏事做多了心虚,府邸守卫极其严密,就连伊诺克也没法偷偷潜入。他干脆一脚踹飞了布里大门,光明正大的前来“拜访”。
  伊诺克凭空拉出一把长/枪,像是机甲用的那把枪的缩小版。长枪放出亮光,“铛——”,枪/头戳到布里的武器上,冲击力扩散,炸碎了前厅周围摆放的几座雕塑。
  “他在哪!”伊诺克怒吼。长/枪后撤,瞬间再次刺出。
  布里手持双枪,一把挡住伊诺克的武器,另一把朝他扣动扳机,“他当然在他该在的地方啊,亲爱的弟弟。”
  淡绿色的子弹擦着伊诺克脸庞掠过,擦断了几根头发。
  布里也没叫帮手,准备独自解决掉伊诺克。杀气让处在隔壁的侍从都感受到了,他们面面相觑,但谁也不敢进入,连监控都在吩咐下被关闭,无人知道前厅发生了什么。
  伊诺克招式迅猛,如疾风暴雨一般攻击布里,招招指向要害。布里开始几招还能跟上,但明显后劲不足,很快落于下峰。被绑在头顶的头发散开,长发披露下来,遮盖住他半张脸。翩翩皇子消失,布里面露女干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