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师兄吃糖+番外 作者:苏小栖

发布时间:2018-02-02 10:20 类别:穿越重生

重生近水楼台江湖恩怨宫斗
 
文案:
别人重生都是复仇的,苏凉生可不一样,他不仅要复仇,还要睡到大师兄。可这年头世道不好混啊,是人都爱大师兄,这么多情敌怎么破?小剧场:他哥:只要有我在,小幺不敢说话。许言皱眉,抬眼去看君晗。君晗怯怯的抬起手来,“哥,我在呢。”日常甜蜜:许言:凉生,你过来。苏凉生捂脸娇羞:师兄别着急,容我先脱个衣裳。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近水楼台 宫斗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言/苏凉生(沈君晗) ┃ 配角:沐川/辛追/许文/卿潮等 ┃ 其它:耽美/师兄弟/宫斗/复仇
 
 
 
第1章 居然重生了
  九离门十二弟子苏凉生重生了,重生的十分突然。
  苏凉生有些茫然,一骨碌坐起身来,啪啪给自己两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和迅速红肿起来的巴掌印十分真切的告诉他,自己真的重生了。
  苏凉生疼的龇牙咧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揉了揉红肿的脸蛋,苏凉生低垂着小脑袋,嘤嘤的哭了起来。
  哭了还没两声,门便“吱呀”一声被推了开来,一十六七岁,模样俊朗的白衣男子走了进来。
  苏凉生一愣,随即一把将被子掀开,飞也般的扑在了白衣男子怀里,哭着嚷着,“大师哥!呜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大师哥了!”
  怀里猛然扑过来一个半大的孩子,像个小牛犊子般将许言身子往后顶了顶。
  许言微微有些错愕,伸手揉了揉苏凉生毛茸茸的小脑袋,将苏凉生拉到身前,柔声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还是在生大师哥的气?”
  哪知不问便罢,一问之下苏凉生哭的更大声了,鼻涕眼泪甩了许言一身都是。
  不仅如此两只白嫩的爪子还紧抓许言的衣裳不放。
  大师哥,我哪里值得你如此温柔。前一世,如若不是我任- xing -妄为,你哪里就能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
  前一世许言本是平阳王世子,含着金汤匙出生,本该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谁知照化弄人,十岁那年在大街上,被歹人掳去。平阳王妃得知消息后,顿时昏厥过去,一度消沉不振,郁郁寡欢。也许是许言命不该绝,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了九离门的掌门,也就是他们的师傅,徐扬清。
  也正因为如此,许言感念徐扬清的救命之恩,又深觉他的正人君子之风。于是不顾平阳王和平阳王妃的反对,执意拜在九离门下,做了九离门的大师兄。同年,许言同师父下山,将全身光溜溜,冻的奄奄一息的苏凉生捡了回来,悉心照料。
  几年后许言回京,不久之后皇子夺嫡之争闹的风云变色。
  后来苏凉生遭人算计,误杀了许言嫡亲的兄弟,连夜畏罪潜逃。也就是逃跑的那一夜,在悬崖边错手推了一把许言,害得他失足跌落尸骨无存。自己则是被王府的追兵活活- she -死。
  想到这里,苏凉生眼泪落的更凶了,朦胧着泪眼嗫嚅道,“大师哥,凉生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大师哥,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唉~”许言叹了口气,只当是苏凉生还为了昨天的事闹孩子脾气。
  昨个,许言吩咐苏凉生做晚课,谁知这个小滑头居然偷偷溜下山去玩。如果光是玩耍便罢,居然还同山下的孩子打起架来。苏凉生懂武功,那些孩子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如若不是许言赶到的及时,就按着苏凉生乖张的脾气,还指不定将那些孩子伤成什么样。
  好在都是一些轻伤,许言赔了些银子又向村民赔礼。山下的村民都是朴实的农户,拿了银子自然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凉生……
  一想起来苏凉生昨日不可一世的小脸。许言又叹了口气,可眼前这个孩子毕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
  “凉生,你当真知道错了?”
  “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好,是我愚蠢……”
  苏凉生只是哭,哭的双眼红肿还仍旧是哭。他懊,他悔,他痛恨自己前一世的混账。连许言到底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味的认错。
  伸手揉了揉苏凉生的小脑袋,许言眼里满满的心疼。眼前的这个孩子自己无论如何也恼恨不起来。
  也罢,许言苦笑,从怀里掏出一方纯白的手帕,细细的替苏凉生擦眼泪。
  哪知苏凉生眼泪落的更凶了,直把一条帕子都润的- shi -透。
  “好了,不要再哭了。”
  许言无奈,这个孩子今日怎的如此爱哭?莫非是昨晚罚的太厉害?想到这里,许言眉头紧皱,慌忙将苏凉生的裤腿卷了上去。只见白皙娇嫩的膝上青青紫紫,红肿高胀好不可怜。
  苏凉生抽抽鼻子,顺着许言的目光往自己腿上看,也着实吓了一跳。方才直顾着忏悔自己的罪孽,居然连身上有伤都不曾发现。这下看见许言方才觉得膝上火辣辣的疼,站都站不住的那种疼。
  “大师哥,我有点疼……”苏凉生嗫嚅着寻求许言的安抚。
  苏凉生虽是男儿,可生就一副好模样。团团的包子脸,高挺的琼鼻,粉嫩的唇,一双明而清亮的大眼睛仿佛是夜幕星河。此时哭的两眼红肿,连带着鼻子都红成一片。
  许言心里有些后悔,凉生年纪还小,就算犯了错也不该如此责罚于他。昨夜如若不是自己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门外罚跪,偷偷去看一看,还指不定要在地上躺多久。
  想到这里,许言皱紧了眉头,心里纠成一团,着实有些后悔了。
  “来,大师哥给你上药。”
  许言打横将苏凉生抱起,动作轻柔的放在榻上,又转身去柜前翻找伤药。
  苏凉生裸着伤处,鼻子仍旧一抽一抽,手里还握着方才许言给他擦泪的帕子,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始终追随着许言。
  前世苏凉生行事乖张,闯下不少祸事,许言也曾罚过他,可罚跪却只有下山打架这么一回。苏凉生心里默默算了算,前世是自己六岁那年被大师哥罚跪在门外,也就是说今年是庆历十五年。离上一世许言回平阳王府还有三年时间!三年时间不长也不短,足以让苏凉生惊骇。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