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跟着饕餮有肉吃[穿越]+番外 作者:苦夏的刺猬(上)

发布时间:2017-11-03 09:02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情有独钟穿越时空灵异神怪
 文案
霸道护短逗比大胃饕餮攻 x 乐观善良可爱九尾狐受(受穿越)
肖衍穿越了。在这凶兽横行的陌生地界,他穿成了一只……迷你小白狐。
圆滚滚,毛茸茸,乌溜溜的眼睛,一条大得出奇的尾巴。嗯,很可爱。
肖衍仰天长啸:“可爱能当饭吃吗?小爷都啃了大半个月的Cao根树皮了,小爷要吃r_ou_!”
机缘巧合之下,他捡到了一只跟他差不多体型的,有点像小虎崽的生物。
肖衍眼冒绿光,口水哗哗横流:不管了,吃掉吃掉吃掉!
可是……为什么储备粮还会变身?救命!别拽我的尾巴!QAQ
饕餮在认真地考虑一个问题:到底是吃掉这只胆大包天的小狐狸呢,还是吃掉呢,还是吃掉呢?
 
说明:
1.本文为架空的山海经背景,部分设定有改动。
2.本文强大的妖兽可以有“原型-迷你型-人形”三种形态,受是穿越的,而且开始九尾未齐,无法自由变形,所以闹出了一系列乌龙。
* * * *
萌即正义~洪荒萌物团,真的不考虑来一发咩?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主角:肖衍,饕餮 ┃ 配角:各路萌物及凶兽 ┃ 其它:洪荒
 
作品简评
肖衍穿越到凶兽横行的异世,成了一只迷你小白狐。圆滚滚,毛茸茸,乌溜溜的眼睛,大得出奇的尾巴。可爱是挺可爱,但面对双头四足会喷火的鸓鸟、长着獠牙竖满尖刺的豪彘、人面豺身鸟翼蛇尾的化蛇……根本只有节节败退的份肿么破?机缘巧合之下,吃了大半个月素的他捡到了一只小虎崽,不管了,当储备粮吃掉吃掉!可是……储备粮竟然会变身??还是一只超级凶兽??本文行文流畅,语言生动活泼,将山海经中的零碎片段串成一个个有趣的小故事,满山奇特的动物和它们鲜明的x_ing格特征是本文的亮点。神奇动物的卖萌和美食日常与不乏刺激的冒险故事结合在一起,面对危机时不同动物和人的不同抉择,则增加了本文的张力,是值得一阅的佳作。
 
 
 
 
 
第1章 异世
  肖衍是被一阵越来越近的沙沙声和隐隐飘入鼻端的腥味给惊动的。
  这沙沙声很奇怪,像是某种庞然大物分开Cao木,一步步朝着这个方向靠近的声音,他甚至能隐约感觉到地面在震颤。而那越来越浓的腥臊味,则让肖衍想到小时候邻居家曾养过的一头大狗。
  ——那户人家基本不给狗狗洗澡,它在大夏天里跑出去撒欢几圈,再往某个垃圾堆里拱一拱,回来时那味道……简直了,酸爽无比。但现在这腥味又有些不同于垃圾堆的臭味,肖衍有些迟钝地反应了一下,不知怎的忽然想起听人说过,山里的野物到处滚爬,往往会自带一些腥臊味。
  这一联想让肖衍觉得有些好笑。
  几分钟前,他刚刚结束了一场直至深夜的加班,生无可恋地拖着疲惫的身躯进了电梯,记忆里还没走出单位的写字楼。
  这儿是寸土寸金的金融街,又不是某个深山老林,哪来野生的庞然大物?一定是自己累过了头,不小心在电梯里打起盹来了。
  肖衍晃晃脑袋,觉得自己该清醒一下。都做起这么荒唐的梦来了,说不定无意间已经在电梯里上上下下几次了,要被熟人看到他在电梯里完全睡死过去,真是接下来一个月的笑料都有了。
  但脖子刚刚动了一下,忽然感到有些不太对劲。
  还没来得及思考那违和感到底来自何处,沙沙声已近在咫尺,头顶上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以及某种抑制不住兴奋的、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哼哼声。紧接着,一股s-hi热的气流喷到了肖衍的脸上,比方才难闻得多,简直要将他熏晕过去。
  这一切,实在有些太过真实了!
  某种危险的信号传来,头脑中某根弦绷到了极致,本能在拉响警报。肖衍猛地睁开眼,整个身体倏然绷紧,想也不想地就飞快往后退去。可身体却出现了奇异的不协调,导致他稍稍一动就打了个绊子,扑通一下远远摔了出去。
  这一下直摔得肖衍头昏眼花,腹部更是毫无预兆地传来阵阵剧痛,差点让他疼得蜷在一起乱打滚。
  可现在根本不是能放松一点警惕的时候,太多诡异的情况接踵而来,必须弄个明白!肖衍勉强翻了个身撑地而起,然后就被眼前看到的震傻在了当场——
  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站着一头巨大无比的怪物,小山一样的身躯投下一片黑魆魆的y-in影,完全将肖衍笼罩其中。这距离实在太近,他拼命仰起脑袋,只能看到怪物硕大的猪一样的鼻子和贪婪地张开的巨嘴,呼哧呼哧的声音便是从那儿传出的,嘴角还淌着一点可疑的哈喇子。
  短短一瞬间,肖衍头脑中飘过类似“荒谬”“不可能”“绝对还在做梦”“哥斯拉”等零碎的词句,然后变为一片空白。
  这怪物的亮相太过震撼,以致于他余光瞟到自己的手变成了两只小白爪,感觉到身体很难直立而起,两条腿也有些怪怪的时候,已经分不出多余的心思再震惊一次了。
  他这是穿越到某部灾难大片中了吗?
  眼前的“小山”似乎也没想到一动不动大半天、以为已经死亡的猎物会突然醒来,还那么敏捷地动了起来,吃了一惊般地后退了几步。这次发出的声音比方才大多了,沙沙声如同一阵密集的雨点打在水面上,无端让人心浮气躁。
  肖衍这才发现,这声音并不是原本猜测的分开Cao木的声音,而是这“小山”浑身还带了硬硬的尖刺,这会儿剑拔弩张地全部竖起,正对着自己示威般地抖动着。
  肖衍这才看清这庞然大物的全貌。
  这东西长得有些像猪,但头部比例要小一些,眼也小,几乎眯成一条缝——虽然现在意外之下,“小山”正努力将它们睁大,然而收效甚微。身上披满了又长又硬的棘刺,根部白色,尖端呈黑色,在太阳底下幽幽地泛着光。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