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如何从剑修手下逃生 作者:苏九阙

发布时间:2017-01-28 17:29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
 
文案
 
陶子恬重活一次,决定珍惜生命,早证大道,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操蛋的。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变成了一颗灵桃。
 
#每天都想着不要被别人吃掉#
 
其次,他不小心招惹了他招惹不起的承天仙宗内门首徒郁景容。
 
#每天……想着不要被郁景容吃掉#
 
卧槽,老子只是一颗桃子啊——!!
 
健气renqi受X面瘫战斗力爆表攻 卖蠢搞基顺便练级 此文宗旨:甜甜甜甜甜甜甜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桃子和剑 ┃ 配角: ┃ 其它:
==================
 
  ☆、卧槽、变成桃子?!
 
作者有话要说:  没错,蠢作者决定修文了。。。以及。。。第一章就是辣么的短 _(:зゝ∠)_
  陶子恬出车祸死了。
  ……
  结果他又重生了。
  还来不及高兴,就发现自己不是“人”了。他以为这已经是来自世界恶意的终点。
  然而……
  世界恶意:呵呵哒。
 
  ☆、卧槽、变成桃子?!
 
  清晨,圆滚滚,水灵灵的大桃子从院子里滚了出来,一头皮毛光泽,体型健壮的狮子懒洋洋地趴在院子门口等候。
  那桃子正是有幸被世界恶意糊了一脸的陶子恬,而那头狮子,便是陶子恬的大师兄,栖霞派大弟子隋顺东了。
  陶子恬虽然重活一次,却穿越到这盛行修真的玄元大世界,当时他虽是初来乍到,无奈那身桃子肉也不知道受了哪里滋养,圆润饱满不说,灵气也十分充裕。陶子恬意识醒来不消多久,就被一头恶兽看上,被追得漫山遍野地跑……若不是恰好遇到栖霞派的闲云真人。
  大概,故事只能遗憾地到此为止了。
  栖霞派位于灵动界都盖洲,乃是四品宗门,宗门除了掌教闲云真人华川慎,另有四位弟子。
  是了,栖霞派上下不过五人,人丁稀少,然而对于陶子恬这个因为灵气实在充裕,于修士于妖兽而言都是大补之物,故而每天担心要被吃掉的灵桃而言……基数小,危险系数下降,故而,他认为栖霞派于自己却是不错的选择。
  大桃子驾轻就熟跳到编织提篮中,真身乃是青明狮的大师兄亦是熟练,叼着盖子盖住提篮,免得境界低微,尚没有修成人身的小师弟不慎滚了出来。
  青明狮行走十分矫捷,不消多久就将师弟带到修行用的栖霞洞,为他讲解修道初期的基本功法,《悟真心经》。
  “修真者,去伪存真,制天命而用之。世间生灵,后天有亏,故而欲修仙,必先修气、修体、修性、修神,且修为与心境并进,方能觉行圆满,此后无生无灭,无来无往,以自身之道弥补世间之道,甚至可以踏破虚空,开创一方新世界。”
  “悟真心经上册用于炼气化精,疏通经脉,助你度过炼气境界,下册意在融合阴阳,气形兼修,修习下册,则可突破筑基修为。届时,你也可以摆脱桃子之身,修出人形。”
  陶子恬闻言大喜,他虽然用着这副身躯已经有三个年头了,可到底多有不便,不说旁的,就是师门里头,便有个贪嘴的整日惦记他的桃子肉!
  隋顺东为陶子恬解说半个时辰,就修练自己的去了,留下陶子恬,坐在聚灵蒲团上入定,直到进入六根清静,灵气往复,气脉自开,生机圆满之境界。
  他这一入定就是数月过去了,陶子恬感到筑基境界隐隐被触动,喜不自禁,便从入定状态中脱离,想着若要提升境界,还不知道得闭关多少时日,索性再去见同门一面,也好向师兄、师姐们讨教一些经验。
  ……
  厅堂里。
  桌上已经传上许多灵物烹饪的佳肴,栖霞派掌教华川慎好口腹之欲,门中几位弟子又格外敬重师尊,故而华川慎一旦出关,就会由弟子轮番准备这些饮食。
  陶子恬恰好赶在这个时间出关,一蹦一跳地上了餐桌,从这头滚到那头,将今日佳肴打量了个遍。
  宗门里唯一的女弟子也是一位妖修,真身是天火狐,长得唇红齿白,没有寻常狐妖的媚意,反而清秀娇俏。
  也就是这位师姐,三年以来贼心不死,虽实际不能拿他如何,却少不了言语撩拨觊觎一番。
  红瑶左右偷瞄一眼,见师尊与大师兄都不在场,也不再顾忌,捂着嘴笑道:“小师弟,数月不见,你修为又有长进啦?可别说师姐平日里都不教导你,要知道草木修行与妖修又有不同,你非凡人,本无血脉经络,要筑得血肉人身,怕到时要痛得死去活来,与其受此折磨,不如索性就维持这桃子身,我瞧着你如今这形态水灵灵,汁水饱满,很是讨人喜欢,偏师弟何以如此厌弃?”
  陶子恬:“……”师姐不说这话也罢,说了他更立誓要一举突破筑基期!
  ……
  每天担心自己被吃掉,这种糟心日子他可是受够了!
  “师妹!休得胡言。”一声斥责传来,却是隋顺东化了人形,入门时恰好听到红瑶那番话。
  宗门里师尊华川慎更重用大弟子隋顺东一些,而隋顺东又偏爱小师弟陶子恬,红瑶则与二师兄兰景合交情更好。
  然而平日里时常教导弟子修行的乃是隋顺东,又隋顺东修为最高,故而积威也深,红瑶本也就是逞口舌之快,被隋顺东这么一训,朝陶子恬吐了吐舌头,却也是不敢再造次了。
  陶子恬蔫了吧唧地扑倒在桌上,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他看着满桌子佳肴垂涎欲滴,却无从下口,已经郁闷得不行,偏生红瑶没有半点师姐的样子,时不时拿他跟脚说事,更令陶子恬倍感郁结。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