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悠然福至[重生] 作者:春时

发布时间:2015-05-12 21:49 类别:穿越重生

重生现代架空
 
  书名:悠然福至[重生]
  作者:春至时和
  何至的上辈子就是活在一个美好的甜蜜的巨大谎言之下,编织谎言的是他以为的亲人。
  无意之中发现了真相,何至带着愤怒死去。
  重生归来,何至知道了这些所谓亲人的真面目,远离他们,利用上辈子的知识和重生的优势一步一步成为富豪。
  同时,爱情也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何至的身边。
  只是,这个爱人为什么是个男的呢?
  而且,这个男人的来头实在有些大!
  何至:喂,你拉我去哪里?
  容九悠:去结婚,免的你跑掉。
  ————————————
  主受文。
  害羞地谢绝扒榜。
  何至不是愚孝的人,他上辈子就像文案里说的,是被骗了,后面会写到怎么被骗的。
  内容标签: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至,容九悠 ┃ 配角:很多 ┃ 其它:很多
    ==================
  
  ☆、第1章 重生
  
  “何至!何至!你醒醒?!”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自己,何至听到了,但是他睁不开眼睛,觉得头很疼,眼前一片黑暗,却又像翻滚着许多白色的浪花,好像马上就要将他淹没,让他有些惊慌。
  啪地一声,何至感觉到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脑袋也更疼了。
  “讨厌的东西!不好好在外面滚着,没事回来干什么!晚回来一会儿会死吗?还跑到这里躲着吓人,吓死了老娘做鬼也拉着你下去伺候着!啊呸!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老娘可是长命百岁,你死了我也死不了!你就在这里再躺一会儿吧,还得去叫人把你弄起来,重的像死猪一样。”
  那个女人的声音骂骂咧咧着走了。
  何至终于把眼睛睁开了,目如点漆,说的就是何至这样的眼睛,不过现在这双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迷茫。
  这是家里装杂物的屋子?刚才那个骂人的声音是自己的妈妈赵春娟?
  何至觉得自己在做梦,或者说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不过现在的情景这样的清晰,自己头上脸上的疼痛是那样的真切,怎么都不像是梦啊。可是就在他睁开眼之前所经历的那些也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切,那也不可能是梦!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经历过的一切,清楚地记得那时候的伤心,记的那时候的疼痛!那不可能是梦!可现在也不像是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何至更加迷茫了,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他重生了,他教过的学生里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不是喜欢说穿越就是喜欢说重生,当时他也被拉着一起听了,甚至在无聊的时候还去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情况,可不就像是重生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何至立刻激动了,他努力地坐起来,才一坐起来就觉得后脑勺一阵钻心的疼,伸手一摸,手上沾了一些血。难怪会这么疼呢。再看看自己所在的屋子,何至想起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十五岁的时候,何至曾经在这个地方被自己的妈妈给推了一把,那一下推的重,他向后退了几步,不知道绊到什么东西,然后摔倒了,非常巧地头就砸在放在一旁粮食垛边上的大铁锤上了。记得那时候他也是晕过去了,不过等他醒来时是在床上,可不是现在醒来的。这次难道因为自己重生了,所以才会醒的早了吗?
  何至这时候已经相信自己是重生了,想到刚才赵春娟那一个大耳光和她骂的话,嘴角挑起一个像是悲伤像是愤怒又像是嘲讽的浅笑。
  这是上天故意让自己重生的早一些吧,否则怎么知道自己的亲妈会如此的讨厌自己呢?讨厌到自己都因为她受伤了她还能下手打他,还那样的骂他。不过也不奇怪,赵春娟就是这样的厌恶他啊,重生前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她可是狠心的利用了自己那么多年啊!
  何至想到重生前无意中听到的那些话,心里就一阵一阵的发寒,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恨不得找个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上一顿来发泄心中的怨怒之气,否则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那是七夕,这一天是有情人的节日,大街上许多成双成对的情侣,不过何至并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年近三十的何至还是单身一人,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他还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打算恋爱,因为他还要还债,在债务还清之前,他并不打算谈恋爱。虽然一个人单身在外有时候也会寂寞,但是只要一想到家人,他就心里暖洋洋的,有了赚钱的动力。
  那个时候的何至虽然远在异乡,但是心里却牵挂着家人,面对着那么多相依相偎的人,他想自己还有家人。白天上完班,又去辅导班给学生上了两节课,还要再去餐厅打工,觉得很累,想着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再给自己增加一些支撑下去的动力,结果就是那个电话让他的美好世界就此坍塌。
  和以往一样,何至得到了家人的嘘寒问暖,就在他满足地准备按下结束键的时候,就听到那边的家人还在说话,他笑着想再听听他们的声音,结果就听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对话。
  “妈,下次他再打电话来你就别接,就算你接也别让我接,怪烦人的!每次都哥哥来哥哥去的,恶心不恶心,还哥哥呢!谁当他是哥哥了!”说话的是何至的弟弟何有为,他的声音没有往常的温软爽朗,带着浓浓的不屑。
  “我不是许多时候都不接吗?反正就和他说信号不好,或者说让他省话费,他就会少说几句。看在他每次寄来的那些钱的份上,就和他说几句呗!比对个要饭花子还要省事呢,不用给钱不用给饭,就是说几句话,他还得给咱们钱呢!划算!”这是何至的妈妈赵春娟的声音,往日温柔的声音却是如此的尖锐戳人心。
  “倒是也是。不过,妈啊,眼看着咱们和他说的欠的钱数就快还完了,以后还找什么理由让他给家里寄钱啊?我这学也念完了,婚也结了,家里的房子也盖了,外面的房子也买了,车也有了,就连你和爸生病都用了好几回的借口。下次用什么借口啊?我可想不出来了,你和爸想。”何有为懒洋洋地说,能听到他哄孩子的声音,嘴里心肝宝贝地叫着,还说着:宝贝,爸爸可比你幸运啊,爸爸有个傻啦巴唧的人给家里送钱哦,不过你也别着急,说不定等你大了那个傻子还在给家里送钱呢,到时候你也不用养他就能向他要钱,多好的事啊,是不是宝贝?
  旁边一个女人的笑声,一听就是何有为的妻子。
  何至的心当时先是像被猛然冻僵了,然后像是碎成一片渣子,那种感觉啊,疼的几乎无法呼吸。
  “这小子也太能挣钱了,怎么这些年就赚了这么多钱呢?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一个男人说着,是何至的爸爸,不,是后爸何保国。
  赵春娟笑着说:“他能干还不好?他越能干咱们才越享福啊!我就盼着他再多赚一些。只是就像有为说的,得找借口啊。唉,就算找到借口又如何啊,总有一天这借口用光了,到时候就只能收到他给的养老钱,真不甘心啊。”
  何有为说:“要是他在外面出个事就好了,前几天在电视上看有人出了事故,赔了好多钱呢,这笔钱要是给我,我能把我的店再多开几家分家。”
  所有人都没有因为何有为说这样冷酷的话而责备他,还都说笑了几声,羡慕那死了人的家属能得到多少钱,他们没这个好命!然后又一起商量着怎么再找借口让何至继续给他们多多的寄钱,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说何有为不小心撞了人,得赔人家几十万,这是从刚才何有为说的那些话里得到的启示。
  听着何有为略带得意的话语,何至气的浑身哆嗦。
  然后呢?然后就是何至被气的光走路,没有看红绿灯,身子一下子被撞飞了,直到咽气的那一瞬间,何至想到的就是还好自己是闯红灯,这样司机不用赔什么钱,也不用让那些无耻的人占到便宜了。
  何至想到重生前的事,紧紧咬住嘴唇,心里的伤心慢慢散去,剩下的全是愤恨,他想自己上辈子真是被这些人害惨了,为了他们拼命赚钱,最后还因为他们丢了命。现在他重生了,再也不要为这些人过那样的生活了!
  这辈子,他要过的好好的,要看看那些人没有他的奉献,会过的如何?!
  这时候外面传来动静,何至又躺回到地上去,他还想再多听听他的这些家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他想要知道他一直认为很美好的情景背后到底是怎么样的真相,上辈子被蒙蔽了,这辈子他想要清清楚楚地知道,就像他上辈子自己去钻研那些课本上的题目,总想要知道自己每一步的过程,想要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还没醒?”这是何有为的声音,还是少年时的声音,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声音有些尖锐。
  何有为很不高兴,他在外面玩的正高兴呢,结果就被自己妈给拉回来让他帮着抬人,看着躺在地上的何至,何有为一脸嫌弃。
  赵春娟蹲在何至身边又叫了几声,发现他还是不动,声音也不再那么温柔,说:“谁知道怎么回事,我看了看,就流了点血。先把他搬回屋去,等着何明回来再让他带着去看大夫。那何明要是不带他去,还省了钱呢!”
  何有为闷闷地嗯了一声,然后和赵春娟一人一边架着何至的胳膊,把他搬回屋去。
  赵春娟马马虎虎地给何至包扎了一下头,然后就和何有为出去了。
  何至等他们出去后又把眼睛睁开,眼神冷冷的,他想原来何有为从这个时候起就对自己明着兄友弟恭,实则根本不把自己当哥哥了吗?他简直是比赵春娟还要会演戏啊。赵春娟对自己有时候还打打骂骂的,可何有为对自己从来都是一个热情开朗的好弟弟模样。
  自己上辈子就是被他们这样的演技给骗了啊,真是好演技!
  何至恨不得给赵春娟他们鼓掌叫好,手捂在眼睛上,泪水顺着指缝流出来,何至告诉自己不要哭,他上辈子受了那么多苦,他都没有哭,现在重生了,他再也不用像上辈子那样受骗受苦了,他哭什么呢?他要笑,笑着和这些人一刀两断,笑着过好日子,笑着看他们能过的有多好!
  
  ☆、第2章 偏心母亲,虚伪弟弟
  
  何至并没有等何明回来,他知道他那个爸爸不会带他去看大夫的,虽然是他的亲爸,但是何明根本不把他这个儿子放在眼里,甚至恨不得没有他这个儿子,也正因为如此,何至才会觉得后爸何保国对他特别的好,再加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才会把何保国当成亲爸一样的孝敬。
  何至记得自己上辈子倒是没有因为这个伤怎么样,抹了一些药,贴了几天纱布,伤口自己就好了,只是好的慢,脑袋伤了不能洗头发,天又热,头都臭了,让他被同学嫌弃了。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臭头,然后有人管何有为叫臭头的哥哥,何有为还和那人打了一架,当时何至感动了,以为何有为是为了自己这个哥哥打抱不平,其实现在想想真是自作多情了,何有为是因为他自己被人笑话了才打架的吧。
  这次何至并不想让自己受那样的身体心理上的罪,他要自己去找大夫看。
  还是像上辈子那样,赵春娟见何至醒了,数落了他一通,说他没事躲在那个屋里吓着她了,告诉他不许对人说是她推的,就说是从梯子上掉下来的,说如果他不这么说,到时候她就得和他爸打架,到时候也没他好果子吃。
  何至嘴上没说什么,转身就出门去了。
  看着多少年没有见过的村子,何至心里又酸又苦,但更多的是兴奋,可不是要兴奋吗?可以重新活一次啊!这次从这个村子里离开,他会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离开,再也不要像上辈子那样狼狈的离去。
  何至家住在村子里,这村子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荷花坳,不过他们这里没有荷花,据说之所以得名是因为离这里十里开外有座山叫荷花山,去那座山是要经过他们这个村子的,所以他们这里就叫荷花坳了。这个都是老人传下来的,实在没有什么这方面的记载,大家就全都这么说了。
  荷花坳村子不大不小,不穷也不是特别富,村子里没有诊所,要想看病只能坐车去镇里看,不过坐车也不方便,来一次车要等个半小时,有时候甚至一个小时。
  何至不会去等车,他去找人送他去,他怕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去坐车再晕车上。
  这一路上也有人看到何至,问他是怎么了,他头可还包着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