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娱乐圈之我粉的cp成真了+番外 作者:白念君

发布时间:2018-03-12 10:04 类别:GL百合

情有独钟娱乐圈豪门世家性别转换
 
简介
原本是电视幕后工作着的贺清言穿越了,不,不只是穿越了还变了- xing -别,本来就不太直的人,遇到美丽的娱乐圈女子真的要弯成一叠蚊香了。
贺清言“我知道网上一直有粉祝贺cp的,那么抱歉,祝贺真的成为cp了”
网友内心十分激动,还有什么比粉cp变成真cp还要带感的吗?
某主持人:“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吗?”r> 祝溪:“我们什么时候没有在一起?”
万千粉丝表示这波狗粮甜的我要买臭豆腐来镇定一下心情
内容标签: - xing -别转换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清言祝溪 
 
 
  第1章 
 
  贺清言是名职业的配音演员,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原本她是想做一名演员的,奈何自己1米8的身高实在是难以找到合适的搭戏演员啊,只好做了这配音圆了自己演戏的梦。
  贺清言此刻胃痛难忍,也不得不坚持将这电视剧配完音,毕竟这种大ip早一点结束,就能早一点赚钱不是吗?咬咬牙坚持配着音,为了给父母买座房子,应该奋斗啊。终于配好了最后一个片段,还没来得及高兴,竟昏了过去。
  “贺老师”工作人员看昏了过去的贺清言着实吓了一跳,忙将人送往了医院。
  “清言,你可不能抛下妈妈啊。”稍微清醒的贺清言就听到了这句话,但听的不太清楚。
  “医生,清言真的醒不来了吗?”贺雯焦急的问着主治医生,梨花带雨的面庞实在是另人怜惜。
  没想到平时那样强势的女子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夏立道“贺总监,车祸实在是太严重了点”
  没说完的话令贺雯心里一惊“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不会放弃清言的”
  “贺总监您的心情我理解,若您资金充裕可以给他做一些刺激- xing -的治疗,您平时和他多说说话,说不定哪天就醒了”其实夏立都没有多大的把握,只希望这女子不要太执着。
  贺清言一脸懵逼的听着两人对话,自己不是胃痛的晕了过去吗?什么时候出车祸了。
  贺雯听了医生的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看看那像睡着了的儿子只觉得心痛到难以呼吸。
  贺清言想为什么自己只能听到这个叫什么贺雯的话,自己的父母呢?弟弟呢?再不济那些同事说个话也好啊,突然手臂上有了感觉“儿子,我就只剩你了,你也不要妈妈了吗?”似乎还有一些水珠落在身上,贺清言知道那是眼泪。当她意识到的时候一个想法突然上了心头,作为一名专业的配音演员对于穿越这种梗绝对并不陌生,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想一双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贺清言欲哭无泪,书上不是说只有那些生活不幸福的人才穿越的吗?我生活幸福,父母对自己喜爱的紧,也有个帅气的弟弟,怎么就穿了呢?还好自己的保险不少应该够父母和弟弟生活,但还有一点虽然自己是1米8男人的身高,但也是个有胸的俏佳人啊,怎么就变成儿子了?想想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间竟流下了眼泪。
  贺雯似乎看到了贺清言的眼泪似乎还有些不相信,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才确定是儿子哭了,忙叫夏医生过来,他看到如此情况又看看各种指标也觉得震惊:“公子的情况确实是好了一点,或许真的会醒过来。”
  贺雯闻言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只要有希望就成,我可以等,夏立关好门他需要去查查资料,道理来说贺清言是必死无疑的啊。
  贺清言微乎能感觉到那可以称之为母亲的啜泣,想想自己的父母好歹还有个弟弟,这女子不会就只有自己吧,而且自己姓贺她也姓贺根据电视剧的经验自己很有可能是个小三的儿子?想到这里暗暗的鄙视了自己这是现实又不是小说,或许自己真的应该代替死掉的那人照顾他的母亲,毕竟到现在为止就只见到不只听到那人的爱子心啊,占了人家的躯壳就应该承担起责任啊,但忽然又想到自己现在就是个植物人,谈何照顾谁呢?
  “儿子,你叫清言,贺清言今年十九岁在读大学,我是你的妈妈叫贺雯,你是个开朗的大男孩,喜欢照顾人,但我其实更希望你自私一点”说道这里贺雯又开始哭泣。
  等她平复过来,贺清言才真正的了解了始末,原来本尊为了救一个小女孩生生的被大卡车撞飞,直接丢了命,被自己占了躯壳,虽然自己也并不愿意。
  虽然贺清言不是私生子但也差不多,因为她妈是个未婚妈妈,贺清言懂得单亲妈妈的不容易,因为自己的一个好友就是不顾家人反对的生下了孩子,父母不管,其他人的歧视一个比一个难以忍受,孩子的奶粉钱差不多都是自己出的,还好孩子是个会疼人的,听到这里贺清言才真的想承担起这个身体的责任,好好照顾这不知道长什么模样的母亲。
  想是这样想的,可是当你一个人就在病房里等着母亲出现是该多么的难以忍受,原本正常的人都快变的不正常了,每天不能吃饭,排泄身体的废物全靠护士只能感觉到动作却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让贺清言都有了想死的冲动,不能说话,不能看这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
  “医生,真的有效吗?”贺雯看着半年丝毫无起色的儿子只觉得眼泪都快干了。
  夏立也不确定:“这电离疗法是最后的希望,如果成功,贺清音就会变得和常人一样,若是失败怕是”
  贺雯心一横,咬咬牙她最近似乎能感受到儿子有了厌世的情绪,无论是谁在这躺半年也会难受的吧“做吧”
  贺清言闻言也是一喜,对啊生或死请给我来个痛快。
  躺在手术台上的贺清言异常的平静,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早点结束也好,当那个不知道什么的设备开始启动的时候,贺清言感觉浑身像散了架般,那种锥心的疼,仿佛将身体拆散又重新组合,不知道过了多久,贺清言最终晕了过去,但也没有漏听那一句“手术成功”
  夏立走出病房看着蜷缩在角落的人走了过来,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夏立忙跑到女人身边说“手术非常成功,过几天就可以醒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