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何时再见梦中人+番外 作者:白浅予(下)

发布时间:2018-02-02 10:09 类别:GL百合

情有独钟重生宫廷侯爵复仇虐渣
 
  第52章 重生回来疼你的
 
  沈清爵把她抱着放到床榻上,自己也脱了靴子跟着并排躺了过去。
  “高兴么?”谢冰媛看她动作轻快,有些没好气地问她。
  “高兴,想奖率三军,大赦天下,高兴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沈清爵回答她,又问“不过,你是怎么……?”
  “自从第一次见过我们沈大将军之后,我夜里便时常会做梦,梦的就是有一个负心人把我抛下,始乱终弃,一个人去了满武州打仗,我拦都拦不住,然后负心人便走了。我成亲她也不说来抢亲。”
  沈清爵动了动手,两人五指瞬时勾在一起,紧紧相握。
  “每每这般,我就会气郁醒来,明明是梦,这种感觉却格外强烈,就像我亲身经历一样,久而久之,我已经不知道这算是我的梦,还是我的记忆了。”
  “直到你刚才说起,我才恍然大悟,自己怕是也跟着你一道重来了。”
  “……”沈清爵侧过身子,看着她的睡颜,谢冰媛感受到她的目光,眉头一挑,微微侧脸看着她。
  “那你的记忆,停留在什么时候呢?”沈清爵问。
  “嗯……我只记得第二天你走后,我便逃婚,也跟着你去了满武州,丢下未婚夫,就要跟着你。”谢冰媛离她更近了些,仔仔细细打量着她。
  “蠢”沈清爵眼眶一红,又支吾了声,“逃地好!不过,之后就没有了?”
  “嗯”谢冰媛点头。“我的梦便只做到这里了,想来是因为某位负心人一同回来了。”
  “甚好,甚好。”除了这两个字,沈清爵也说不出来别的。
  “诗书经纶解释不了,黄老之道也解释不了,此等事情,竟然会落到我们头上。不过你怎的不早说破,莫不是还想着再来一世找我?”
  沈清爵听了这话又急又怒,便支起身子,重重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今时不同往日,你若再说这种话,我便要你好看。”
  “我不说破,是怕你认为我胡乱言语,此事太过荒唐,又没有任何道理可循,卦不敢算尽,天道无常。怕你还等不到相信我,就以为我是个疯子了。只是今天实在有些怕,才一时冲动说了这些,昨晚上真是……吓到我了。”沈清爵说完,又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发丝。
  她浅尝辄止,谢冰媛却拦住了她准备离开的动作,勾着脖子,诱使她更低地压过来。
  “嗯……压到你伤口怎么办?”沈清爵凑近她的双唇,轻轻地问。
  “你小心些便是了,怎么净想着压到我,讨打。”沈清爵于是小心翼翼地撑着一只手,从谢冰媛右侧俯身过来,避开了她左侧的伤口。
  两人唇瓣交缠,像久旱的田地再逢甘霖,沈清爵最开始只是轻碰,被谢冰媛有些挑逗地咬了一下她的唇之后,索- xing -从开始的接触变成了□□与吮吸。
  沈清爵翻了个身轻压在谢冰媛身躯上,把刚才沾了水有些- shi -的外袍几下脱掉,袍子转了两圈到了地上,摔在一边颇为可怜巴巴。
  她又腾出一只手,把床边上的帐子解开,帷帐垂下遮住了床,带起一片暧昧的光。谢冰媛错过唇,冲沈清爵眨了眨眼睛。
  沈清爵:“……”
  今天不把她吃干抹净,她还是人么?
  “自找的?”
  谢冰媛笑笑不说话,两只手揽住她的腰,顺着她十分流畅的线条一寸一寸往下摸。
  沈清爵一个激灵,身体一颤,支撑着她的右手就要一弯,差点整个人压在她身上。
  “做什么!别乱摸。”沈清爵低低地说。
  谢冰媛身下不着寸缕,左侧胸部的纱布衬得她的皮肤如玉,甚至淡淡发着温润的光,她长发披散,面上沾了一层粉红,初尝人事的身体美地吓人,她眼中有光,镇定从容的眼神中还带着几分难以掩盖的羞涩与忐忑。
  “民女为将军分忧。”谢冰媛手没停下,探进她的衣袍,稍微有些冰的手指贴上沈清爵有些热的皮肤,让沈清爵又一个激灵。
  “……放肆”从沈清爵嘴里说出本该是霸气凌厉的两个字,此刻却满满带了温柔与宠溺。
  敢不敢再放肆一点?
  沈清爵稍微往下退了退,双唇顺着她的下巴一路点到了锁骨嶙峋处。
  “瘦了,要多补补。”
  谢冰媛有些羞怒,直接掀开了沈清爵的上部衣衫,两人腿贴着腿,上身却是分开的,全靠沈清爵右手撑着。
  “会不会留疤?”谢冰媛看见她低头瞅着自己的左侧伤口,轻轻问她。
  “不会,别怕,我保证和原来一样。”
  “嗯……轻点。”
  沈清爵低喘了两声:“好。”
  等到八抬大轿进了将军府,萧离央就一路不停地赶到谢冰媛住的地方,谁成想还没进去,就被外面守着的下人们拦下。
  “放肆!我要去进去,找我师傅!”萧离央有些气,她进御书房都没人敢拦,现在想进去看看师傅都被下人拦住。
  “谁在吵闹?”卫卷云从侧房走到院中,看到争执的两人,便走过来问。
  下人一看她出来,便凑过去,府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原来是公主殿下,下官有礼了。”卫卷云后退一步,双手交叠,行了个标准的礼。
  “谢夫人身有伤势,行动多有不便,且需要静养,将军怕有人叨扰了夫人,便吩咐下人们,没有她的准许不准随便进去,此番将军不在,下官也不敢擅作主张,只有劳烦公主移驾别处等一等了。”
  卫卷云不慌不忙,萧离央却被她说了个没脾气。
  “好吧,也不知道清爵姐姐去哪儿了,师傅都是受了伤,也不说关心关心她反而四处跑,本宫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等。”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