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思無邪gl 作者:蝉尘(下)

发布时间:2018-02-01 10:44 类别:GL百合

情有独钟虐恋情深仙侠修真前世今生
 
第96章 心结
  五十多年前的妖族联手魔族出征六界,最为弱小的人界成了整个四海八荒的战场,战火连天不休。
  这场战役卷入了整个六界的生灵,而处于战火中心的,依旧是四大古族。
  魔界雨族,仙界萧族,妖界九霄,人界伏族。
  在那一片坍塌的废墟中,红衣少女茫然的抬眸,望着向她走来的银发女子。
  在这遮天蔽日的风沙中,她洁白的衣角一尘不染,如同她冷淡的银眸般,华美而高贵。
  既夺了日月的光辉,又用那高挑的身形挡了所有战火的靠近。
  银发女子不近不远的停下脚步,目光寡淡盯着灰扑扑的少女。半响,才用她那清冷惑人的嗓音说道:“还是给这家人,留个后吧。”
  说完,她就要转身离去。
  红衣少女好像失去了记忆,自醒来就只看见这片狼藉。她甚至忘记了名字,才会向,敌人伸出求助的手。
  “带我走......”
  红衣少女用沾染了血污的手拉住萧扶瑶的衣袖,虚弱而无助的嗓音隐隐颤发。
  见袖子被人弄脏,银发女子非但没有生气,反感到一丝诧异。
  她自认修成风神诀后,世上已在无一人能够突破这层无形的防御壁,触碰到她。
  “名字。”银发女子勾了勾唇,冰冷的眸底印出女子脸上的不解。
  “我唤扶瑶,自仙界萧族而来。”
  以为是她不愿先报名,萧扶瑶方开口说道。
  “扶...瑶...”少女木讷的重复了好几次,苍白的面容上浮起温婉的笑意,“扶瑶。”
  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清冷的月光透过树叶,印入她张开的眸子里。
  她冷眼看着面前的轩辕帝,听不见他的解释。
  “红妆,你当知晓,除了你我不在乎任何人。”轩辕帝心疼的伸出手,擦净梦红妆唇角上的血。
  “你竟是陌仙阁的人?”梦红妆站起身,目光冷沉的盯着自己左手背上的曼陀罗烙印。
  “嗯,这是有原因的,红妆会理解吧。”轩辕帝目光暗淡,他不觉得自己身在陌仙阁有何错。
  梦红妆一把推开他的手,目光厌恶的后退。
  半响才用那发颤的嗓音说道,:“你是知晓的,我的家乡是如何毁于战火,我的挚友又是死于何人手里!”
  轩辕帝勉力提唇,他心知梦红妆同陌仙阁不共戴天,那份仇恨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化解。
  “已经迟了......红妆,什么都迟了。”
  他曲下双膝,跪在梦红妆面前。目光偏执的凝望在梦红妆颈项逐渐成型的曼陀罗,“阁主自身无法离开弑神塔,所以,只能借用他人的身体,来到世上。”
  “你?”梦红妆不敢置信的看着轩辕帝,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能做出这种事。
  “阁主无法使用自身的仙术,故要找一个既有强大的实力,又继承了特殊血统的人,来当他的灵魂容器。”
  乐主凭空幻化身影,出现在他们二人面前。明明是一个俊雅的少年郎,偏要冷眸冷言,“梦红妆,你有这个资格,应当庆幸才是。”
  “呵,那你们有这个能耐让我屈服吗?!”
  梦红妆怒上心头,挥手幻化出一身银甲,利剑翻上手中正要发难就被最近处的轩辕帝抱住了腰身。
  “没关系的,等你醒来,便不会在记得所有前尘往事...到时,能陪伴你的,只有我。”
  对啊,她会被阁主洗去所有记忆,不在记得仇恨,更不会记得萧扶瑶。
  从今往后,她就会一心一意,只爱他一个人。
  而不是把爱分出一半给另一个人。
  “轩辕,唔!”梦红妆抬手捂住滚烫的颈项,强烈的晕眩感迫的她紧锁起了眉。
  “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不起你,我相信你会原谅我的。”轩辕帝阖起沉重的眼皮,双手发颤。
  乐主冷漠的看着他们两个人,讽刺道:“看来世传的梦魇女武神,也无甚特别之处,轻易的就栽在了自己枕边人手里。”
  轩辕帝的妥协,除了迫于无奈之外,还有阁主许诺过的,会抹去梦红妆除了他以外的所有记忆。
  便是梦红妆有通天本领,一旦被血约缠身,也在不能脱了陌仙阁阁主的束缚。
  而轩辕帝愿信阁主的承诺,除去萧扶瑶后,奉还一个干干净净的梦红妆。
  “纵然是我身死,也不会让你们得偿所愿。”梦红妆温婉的面容上泛起冰冷,身影化成一缕红烟,飞快的向远方遁去。
  “咳咳!”
  她捂着被鲜血染- shi -的唇,跌回地面,清楚的感受到另一个外来灵魂藏在曼陀罗中,一点一点的侵占身体所有权。
  “你怎的还在云上宗?”
  云上淑已经成了新的宗主,却没有去履行一个宗主的责任,而是成天泡在后山。
  闫夕娬坐在墓碑前,目光淡然的摇了摇头。
  梦洛来到晚,没赶上。
  后又被闫夕娬拉着说了一大堆,就是不回城了,梦洛沉默了一会便答应了。
  爽快到让闫夕娬怀疑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的打算了?
  “我答应过玖儿,会一直陪着你,这次我不会食言。”
  闫夕娬目光温柔,就好像那个墓下真的埋了卿玖儿般。
 
 
第97章 正邪殊途
  萧扶瑶着一身琉璃白,缓慢出梦仙殿。银白的长发披散至大腿处,隐隐盖过那嫣红的梦魇花。
  许久她方吐出一口极轻的叹息。
  冷漠而又妖娆到了极致的面容上染了丝丝倦意,纤长的睫毛虚掩,遮了银白眸子。
  梦洛站于她的身后不远,一五一十的告知了雨神、闫夕娬的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