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和亲(GL) 作者:凉缘君

发布时间:2017-11-21 08:43 类别:GL百合

甜文情有独钟近水楼台宫斗
 
  文案:
  北汉公主刘思昭打出生就流传认定是个不祥克国的之人,若是哪日破身,便是灾祸的开端。
  弱国求援自古而来,而作为北汉公主的刘思昭便无奈被当作和亲公主远嫁大辽,却发现大辽皇宫奇葩满宫,大辽穆宗耶律璟不爱女子,只得将刘思昭安排在别院里头日日闲置着,可刘思昭却步步为营,成为后宫前朝皆敬畏之人。
  质琪公主对刘思昭已经完全进入深度迷恋,几乎要没日没夜的YY花式场景……→_→
  “不管不管,本公主就是要吃掉你!”质琪公主每天守着美人,分分钟兽化,现在却只能看不得食用……QAQ
  【高冷禁欲攻】v【炸毛诱受】……高糖甜文,结局HE……本文内容偏躁动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宫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思昭,质琪 ┃ 配角:沈清溪,娄姻 ┃ 其它:甜文,1V1,百合
 
 
第1章 第1章
  公元951年,中原地区群雄割据,各霸一方,北汉作为北方小国,建国之初就不得不附庸辽国,成为大辽属国,才得以立足中原之上。
  “皇兄,最近你这逍遥日子过得令妹妹羡慕不已。”质琪好不容易才见到皇兄耶律璟,耶律璟已经是当今的大辽皇帝,质琪难免不习惯,今日皇兄得了空闲,陪着自己在御花园赏景,自己也不敢太放肆。
  “皇妹,你想让朕陪你骑马打猎?”耶律璟看着这御花园满园□□,心里舒爽。
  “北汉臣服,即将要送公主和亲我大辽,皇兄可又要得个美人了。”质琪揽住耶律璟的胳膊,话锋一转,笑吟吟地说道。
  “朕可无福消受这北汉的公主。”耶律璟冷笑道。
  “皇兄此话何意?”质琪好奇的问道。
  “皇妹还总是自诩知晓天下之事,居然不知道北汉公主刘思昭的事儿?”耶律璟哈哈一笑,眼前的皇妹甚是可爱,难得她还能这么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说话,许是自己当了皇帝的原因,若是以前,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拉着自己去骑马- she -箭,现在倒是安分不少,肯就在这花园里转悠。
  “刘思昭?”质琪脑中搜索了一下这名字。
  “原来是北汉出了名的美人,啧啧,没想到刘旻对我大辽诚意满满。”质琪突然想到,这公主流言不少。
  “北汉臣服,虽说和亲公主美若天仙,可送个这样的公主来,难道不怕我大辽多想么?”质琪脑子转倒是不慢,听说这刘思昭被誉为克国之人,虽说是个美人不假,可还是刘思昭不详之说让人觉得北汉皇帝是不是糊涂。
  “皇妹是想起来了?无碍,反正天下绝色美人,朕倒是收得起。”耶律璟看着质琪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取笑她反应太慢。
  “刘思昭何时到我上京?”质琪的好奇心被撩拨起来。
  “北汉的王大人尚在上京,他说公主可在本月十五就能到达,皇妹你对此女的兴趣怎么比朕还大?”耶律璟还是了解自己的皇妹,质琪与自己年龄相仿,可一直都不曾招驸马选亲,此刻对个女子兴趣甚大,不得不叫人浮想联翩。
  “皇兄是皇帝,当然阅美女无数,我这深居四方皇城之内,难得见到中原女子,自然好奇她是个什么模样?”质琪心里揣了个心思,同是公主,我到要看看我大辽国富民强,与你羸弱的北汉公主有何不同。
  “那朕将她安排在离你宫不远的永福殿,你便看个够,如何?”耶律璟觉得这个主意太棒了。
  “好,皇兄可不要见到美人就食言了。”质琪一拍耶律璟的肩膀说道。
  “朕是皇帝,怎可能失信于你。”耶律璟虽说也对美人心痒不已,可刘思昭克国之传言,不能不信,反正自己后宫也不缺美人,多一个刘思昭养起来便是。
  北方草原一望无际,清风吹拂青草斜,刘思昭一路走来,见着大草原的日升日落的美丽场景,听着远处传来阵阵的悠扬的歌声,心里几乎忘却了和亲之事,可每每被这美景打动,心里又泛起一丝忧愁,北汉名义为何亲,实则是以自己公主身份来做个人质,以求之后辽国援助,自己好比棋子已经被舍弃在这茫茫草原之上,刘思昭本不是忧郁之人,可还是一时不能适应这个身份。
  刘思昭想起在太原城,皇帝旨意钦定自己为和亲公主时,很多官员反对,认为刘思昭流言之说,会影响与大辽关系,和亲本是好事,却因人选不妥当弄巧成拙,大辽皇帝若是不满,这个后果不堪设想。
  “哪个男子不爱美色,刘思昭是朕的庶女,我们国家最美的女子,朕的王牌,和亲人选非她不可,爱卿其他事宜不必多想。”北汉皇帝刘旻随即册封刘思昭和安公主,并亲自将她送上和亲马车上,配上自己御前卫队护送和亲,声势在周边几国也是算浩大的。
  刘思昭到上京的日子,和亲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进了上京皇城。辽上京南北十城,当以皇城最为壮阔,刘思昭看到这城中雄伟,想起自己长大的太原城虽不如这里雄伟,可也熙熙攘攘,甚是热闹,刘思昭更加思乡心切,却知道自己进了宫门就是这里的一朵花,繁茂枯萎都将在这里,不得逃脱。
  和亲队伍从皇城侧门缓缓进入皇宫,既不是正妻,又不是大国和亲,此次成亲的仪式肯定也简单的可怜,没等刘思昭多想,自己被前来迎亲的辽国内官安排在一个宫里等候,刘思昭下了撵轿,抬头宫殿名为永福殿。
  “请和安公主稍等,我吩咐下去,叫伺候公主更衣。”刘思昭点点头,叫手下送走内官,自己也没心思参观宫殿,就是傻愣愣的坐在里屋桌前等着。
  “质琪公主,你今日让奴婢给公主打扮的如此漂亮,像是去见心上人!”质琪身边的丫鬟红玉看到今日的质琪公主与平时随- xing -打扮大不相同,打趣道。
  “今日北汉公主来我上京,我作为大辽长公主怎能被比下去,听说那公主国色天香,所以更要花一番心思。”质琪在铜镜里又细细看了半响,甚是满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