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54)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然而,在下一刻。整间屋子就像是被忽然转移了位置,整个屋子中都充满着鸟语花香,水秀山青。远处有灼日高照,山脉连亘,雾笼烟罩。近处有流水潺潺,碧树飞鸟,花草鸣虫,到处都透着生机。
  萧泽成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如此让人心向神往的环境了,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触碰不远处的山脉,却怎么也触碰不到。明明是幻境,却真切的呈现在人的眼前。
  就在萧泽成暗自可惜的时候,他的手忽然被容祁微凉的手抓住。在昏黄的光线下,他只看到容祁对他勾唇浅笑,随即在略微的眩晕之后,他才发现他所处的环境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容祁也许久没有呼吸过如此干净新鲜的空气了,他重重呼吸几口,说道:“这里,便是玉中乾坤。”
  萧泽成紧握着容祁的手,眼睛不住往四周打量。他还年轻的时候也看过基本小说,当时对随身空间和修真虽也心向神往,但从未将其当真过。
  萧泽成扑在容祁怀中,兴奋的问:“阿祁,这就是小说中的随身空间么?就是那种……有顶级修仙功法,有用不完的灵丹妙药,有浓厚天地灵气,还有能治百病的灵泉灵液的随身空间。”
  容祁嘴角微抽,他虽然挺不想打破萧泽成难得的幼稚的幻想,但也不得不以事实相告。这方空间,可能只是玉坠原本的主人推算出后世灾难,而留给后人最后的退路罢了。功法或许有,但是否顶级,难说。
  说起小说,容祁就又想起一件事。曾经他轮回小世界的本源都是小说世界,按理说这次也不会例外才是。但是他已经用神魂力量试着查看过好几次这个世界的本源,都没有结果。
  经过几个轮回的修养,容祁的神魂已经完全稳定,他也试着调动神魂力量推算本方天道运作,但也是毫无结果。
  “阿祁,阿祁……”萧泽成扬手在容祁眼前晃了几次,见他回神,立刻道:“我们去寻宝好吗?我想着,留下空间的仙人说不定能推算出末世到来,他也许给我们留下了解决方法。”
  容祁任由萧泽成拉着四处寻觅,但在转悠了小半天过后,还是没有找到萧泽成口中疑似传承的小木屋。
  所幸异能者的体力远非寻常人能比,将近半天的寻觅也没有让萧泽成脸红气喘。他靠坐在容祁身边,思考着接下来要从哪个方向开始搜寻。
  容祁轻笑道:“从空间中生长的植物来看,这方空间还是最原始的空间,并未被清整打理过。”
  萧泽成眼睫轻闪:“所以,是没有功法,也没有灵丹妙药了?”
  容祁颔首,极目望着被烟雾缭绕的山脉,说道:“大约是没有的。想来,这方空间的原主人只是想给后辈一个避风港,却并不愿意让他们有逆天而行的机会吧?”
  修真者修行,便属逆天而行!
  逆天者,成则与天地同寿,万古不朽,败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他只是神魂破碎,踏入轮回,也是幸运。
  萧泽成不明白容祁话中的含义,他本来想询问清楚,却见容祁已经慢条斯理的起身,然后从不远处的草丛中捡出两只肥胖的野兔。
  容祁把野兔往萧泽成手中一放,说道:“烤了吧。”
  萧泽成只得暂时放下心中思虑,从储物戒指中找出匕首,蹲在河边认真处理起野兔来。在清整的过程中,萧泽成还是会想起容祁之前说的话,他将两人之前的对话反复回想琢磨,最后得出结论。
  容祁口中的逆天而行,应该是指修真。
  那么,逆天而行又会如何?
  萧泽成不知不觉中想得出了神,他手中的匕首也在不知不觉中转移了方向。刀刃和手指接触时的刺痛感让萧泽成忍不住蹙起了眉。他刚准备把野兔放下把手指上的血清洗干净,眼角的余光却见容祁已经快步朝着他走了过来。
  萧泽成当时就愣着在了原地,怔忪的望着容祁,任由手指上流出的鲜血砸落在地上。
  容祁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在萧泽成跟前蹲下,他指尖蕴灵,在萧泽成伤口的位置轻轻拂过,不过瞬息,萧泽成的手就恢复如常,连些血痕都未曾留下。
  萧泽成目不转睛的凝着容祁,直到眼眸发红发涩,他才哑着声音问:“阿祁,你是修真者,你为什么不肯教我修真?”
  容祁眼睑微垂,漫不经心的说:“你已经有异能,不修真也能自我保护。”
  萧泽成脸色苍白,惨然道:“是因为你也不想我逆天而行吧?阿祁你告诉我,逆天而行的结局是什么?是魂飞魄散,是灰飞烟灭,还是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容祁轻轻把萧泽成揽入怀中,说道:“没有你说的那般严重,所谓逆天而行,不过是与天争命,以另外的方式轮回而已。”
  萧泽成靠在容祁怀中,落寞的合上双眼,他和容祁之间的差距,宛如天堑。他想要努力的追赶上他,却无路可走。
  容祁也将心中的忧思压下,侧头亲吻着萧泽成的发丝。
  萧泽成说:“阿祁,我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求过谁什么,现在我想求你,不要抛下我。是生是死,你都不要抛下我。”
  容祁清润的目光有瞬间僵滞和歉意,随即俯首亲吻上了萧泽成微凉的唇瓣,温柔辗转,细密周全,却终于没有对他做出任何承诺。
  萧泽成承受着容祁的亲吻,他热情的回应着,眼角处却有两滴晶莹的泪滴滑落。
  一吻结束,容祁和萧泽成都有些气喘。萧泽成忍着心中的酸涩,再一次扑到容祁身上,颤抖着手去解容祁身上的衣服,不管两人结局如何,他都想将现在好好把握。
  在蓝天白云中,在青山绿水间,在鸟语花香里,容祁把萧泽成变成了他的人。
  事后,容祁抚着萧泽成泛红的眼眶,感受着他急促的呼吸,心绪久久不能平复。
  不是他不想给萧泽成承诺,而是……承诺不了。
  有天道制衡,每道机缘都有因果。在探查不到这个世界的本源的时候,容祁就推算过他这次轮回的命数,悲喜同行。
  若说在获得灵晶之前只是隐约猜测,在得到灵晶和玉坠之后,容祁心中那两分隐约就变成了八分肯定。最后的两分肯定,还需要最后一个契机,相信不会太遥远。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