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134)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强强快穿
  自白景晋升真仙,白虎仙君就再次长居九华山,以便教授白景白虎族的传承功法。有了白虎仙君的教导,白景进步较快,但与天赋极佳的兄妹相较,白景的成果不足挂齿。
  经过数月苦修,默念着已经能够倒背如流的功法,白景还是忍不住自我怀疑,他是天生的废材么?幼时差点不能化形,成长时期比同族长了很多,如今便是同等功法,他也是学而不会。
  这日,白景前往九华山顶峰修炼,容祁邀请白虎仙君品茶。
  比起茶,白虎仙君更喜饮酒。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容祁对面,看着容祁慢条斯理的煮茶,步骤井然有序,不急不缓。
  将茶水煮好后,容祁又用相同的水和茶冲泡了一杯,并把两杯清茶同时放置在白虎仙君面前,微笑道:“仙君,请用。”
  白虎仙君立刻就明白了容祁要表达的意思,他似笑非笑的睨了容祁两眼,将两杯茶分别饮下,滋味高低立现。
  白虎仙君叹息,或许他是真的把小六逼得有些紧了,连这位都看不过眼了。
  白虎仙君道:“容祁仙君,你若有心,下次还是请本仙君喝酒罢,最好是尘封千载的美酒。”
  容祁颔首:“如仙君所愿。”
  白虎仙君当天就离开了九华山,与白虎夫人相携游历,归期未定。
  作为白虎仙君的幼女,白柒从未想过她会有孤苦伶仃的时候,她不过是闭关几月,整座白虎山就只有她一只虎镇守了。
  白柒不是能够忍耐孤寂的,她在确定父母兄姐暂时难归后就搬着家当住进了九华山,与容祁和白景为邻。
  白柒翘着二郎腿,仰躺在九华殿的屋顶,嘴里叼着根干枯的药草。心想着继续赖在九华山也不是事儿,仙君和她家六哥总是不分时间地方的恩爱,让她这个孤身两千年的美人深觉寂寞,她也是时候该找个知冷知热的仙家相爱相守了。
  白柒说做就做,当天就照着话本写的那般留了书,潇洒离去。
  白景是在第二天收到白柒的留书的,留书很简单,却看得白景眼角抽搐: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白柒就像是拂过湖面的清风,只在到来时候掀起些许涟漪,风过之后,湖面又很快恢复平静,影响极小。
  在白景晋升为真仙的第四十年,他在无意中解开了回天书的封印,释放出了被禁护的魂魄。为了让白景的魂魄平安融合,容祁亲自布设法阵,并以自身仙灵之力作引,一点一滴的引导着白景被分割成两部分的魂魄。
  随着魂魄的融合,白景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他从没见过的画面,画面中的人都有着不同的陌生面孔。白景很清楚,那是他的轮回记忆。
  在记忆的画卷里,他所经历的爱恨情仇,都不敌那人的浅浅回眸。白景自以为他已经很爱师父了,他看过翻滚的记忆画卷才明白,何为刻骨铭心的爱。
  将爱人印刻在心尖神魂,哪怕是走过奈何桥,喝过忘情水,只要能再次得见,也能重新爱上,至死不渝。
  看着汹涌而来的记忆,白景心中酸疼得厉害。
  他是源洲大陆的萧景,皎州萧家长子,坤墟界座上唯一真传弟子。他是师父从尸山血海中抱出来的孩子,身负血海深仇,幸得师父垂怜,才未走上不归路。
  他是谋士萧景宁,他有一个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侯爷。他在侯爷病逝后,自绝于他墓前,愿与侯爷共赴黄泉路。
  他是战将萧长清,他有一个陪伴了五十年的殿下。他爱殿下如痴,终于在弥留之际表明心意,渴望来生被爱。
  他是商人萧景,他有一个相爱了一生的爱人,他唤他阿祁,他叫他小景。
  他是演员萧云深,他有一个相守了一世的爱人,他唤他阿祁,他叫他云深。
  他是丧尸萧泽成,他有一个无所不能的爱人,他唤他阿祁,他叫他泽成。
  他们也有一片花开不败的白梅林,他们曾在白梅林中看旭日东升夕阳西下。
  他的爱人,他的阿祁……是师父。
 
 
第171章 本源世界30
  看着前世今生的帧帧画卷, 白景在不自觉中泪流满面。
  他为师父挡下幽冥教主的致命攻击, 只是不想师父受到任何伤害,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挡在师父身前的,从未想过师父竟然会以神魂为引, 将他本该魂飞魄散的魂魄收集蕴养。他更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成为他师父修行途中的执念心魔,害得他师父不惜自毁仙途逆天行事,更是差点害得他也灰飞烟灭。
  幸而还生丹成,让他师父留得破碎神魂,还能入小世界修养。小世界中历经的点滴, 都足以让他铭心刻骨。
  后来, 劫过回归,为了保住他的神魂,他的师父先是遍行整个源洲大陆, 再是放弃他原先所向往的平静, 渡劫成仙。
  白景忽然有些嫉妒记忆中的他, 嫉妒他能与师父经历所有的喜怒哀乐, 也嫉妒他有个甘愿为他倾尽所有的师父。
  混沌青莲把白景的两份神魂完全融合, 白景也在氤氲中睁开了眼眸。神魂相融,记忆尽合,再难辨你我, 不管他是否承认,他和记忆中的萧景都是同一个人,之前的羡慕嫉妒也在瞬息间消散于无形。
  问世间, 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历经生死,走过悲欢,谢谢,还愿意等。
  白景还记得,他曾经问过他师父,问他是否会与他父兄般成亲生子。他师父告诉他说,说他已经有妻,他一直在等他的妻回来。
  白景现在才知道,他师父苦等数千年的妻,是他。
  白景眼眶中的泪珠不停的滚落,他嗓子涩疼的厉害,他嘴角反复蠕动几次,才艰难开口:“师父……我爱你。”
  白景的低喃让容祁微楞,他与白景成亲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听白景清楚明白的表达他的感情。白景的突然表白让容祁仿佛又回到了小世界里,那时的爱人并不吝啬把感情表现的直白热烈。
  萧长清曾说:“殿下,吾心悦汝。若有来世,您爱我可好?”
  萧景曾说:“阿祁,你可知什么叫做相思成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