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125)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容祁挑眉:“为师说的是,若小景恨嫁,今日就大婚。小景可是承认自己恨嫁了?”
  白景微咬着唇,承认吗?
  必须承认啊!
  只要承认了,就能和师父成亲,就能和师父永远相守,也能光明正大的赶走烂桃花。
  想到这里,白景不再犹疑:“师父,小景想和你结成仙侣。”
  容祁注视着白景的眼睛,白景的瞳孔在他的面前从来清澈明透,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会呈现其中,任他取看。如今也是如此,白景的眸中写满了期待,儒慕,还有……深沉的爱意。
  容祁紧了紧与白景交握的手,说道:“傻瓜。随为师回家。”
  白景见容祁又想模糊之前的话题,便重新提起:“师父,你刚才说了,只要小景承认,今天就与小景大婚的。”
  容祁笑道:“你已经成亲的两位兄长,可是在成亲时是悄无声息的?”
  白景很自然的想起两位兄长大婚时的场景,敲锣打鼓,四海来贺,无比热闹。父亲和母亲安坐于高堂,眉开眼笑的接受着新人的叩拜。
  见白景面露失望,容祁出声安抚道:“等回了九华山,为师就去向你父母提亲,然后成亲,可好?”
  接下来的时间,白景又开始在白梅书上划下新的刻痕,是用来记录回九华山的时间的,刻痕每天都在添新,白景和容祁的感情也越发的稳定。
  在划下第一千道刻痕的时候,容祁带着白景再次离开仙境,返回九华山。在回程途中,白景异常兴奋,上扬的唇角从未落下,俊美的脸上含着柔情春光。
  白景的好心情在容祁向白虎仙君提亲时彻底被打破,倒不是因为白虎仙君拒绝了容祁的提亲,而是他答应两人成婚所提出的条件。
  白虎仙君说:“要本君答应你们的婚事也不是不可,只要容祁仙君能完成本君提出的条件。”
  容祁从容道:“仙君,请说。”
  白虎仙君道:“到无尽火海为本君摘五株赤炎草。”
  无尽火海位于南渊离火境,传闻南渊离火境是凤凰神涅??之地,无尽火海中的火能焚天灭地,少有仙魔敢靠近。而长于火海中的赤炎草是凤凰神心尖血所化,唯有至情者能够取得。
  传闻,在摘取赤炎草时不能有任何杂念,否则结局凄惨。
  容祁登入仙境已近三千年,又在仙境中游历千年,虽未亲眼见识过无尽火海的恐怖之处,却也从别的仙家口中听到了不少关于无尽火海的消息。
  赤炎草是重宝,渴求者无数,但能求得赤炎草者,万中无一。
  有仙家把无尽火海称作仙界劫云,因为它能将进入火海的仙家埋藏在心底的秘密无限放大,然后让该仙家沉溺其中,被烈火焚身,最后烟消云散。
  白虎仙君见容祁久未应声,以为容祁是心生畏惧,不敢前往,便冷笑道:“容祁仙君,本君提出的条件,你考虑得如何?”
  容祁还未答话,就听得白景坚定道:“父亲,我不同意。”
  白虎仙君早就知道他家的小崽子会站出来捣乱,他也早就想好了应对的方法。他广袖轻扬,只见一阵仙光拂过,白景立时动弹不得的站在原地,急得红了双眼。
  越是简单粗暴的方法,就越是有用。
  白虎仙君哼道:“容祁仙君,若是你连这点小事都不敢去做,叫本君如何放心把小六交托给你?还是说,仙君所谓的求亲,只是随意而行,并无真情实意?”
  容祁转眸看着白景,浅笑道:“相信我,不会有事。”
 
 
第165章 本源世界24
  南渊离火境与九华山之间的距离何止万万里, 饶是容祁随着白虎仙君腾云驾雾转瞬行千里,到达南渊离火境也已经是许久之后了。
  容祁和白虎仙君尚未站定, 便有无数滚烫的热浪迎面扑来,携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 仿佛要将人就地焚灭。
  从容祁的位置,刚好能看清无尽火海的全貌。在无尽火海中,赤色的火焰漫天横流,疯狂的火浪翻滚着起伏,张牙舞爪的仿佛要把天地都吞噬殆尽。整个无尽火海,除了明亮的火色,再寻不到别的色彩。
  白虎仙君负手而立, 略显粗犷的面容被耀眼的火色映衬得格外神秘, 他举目望着无尽火海,深沉的眼眸中布满了复杂。
  良久,白虎仙君微动身姿。他手指轻弹,两道墨色的光芒直直朝着无尽火海掠去, 却在接触到火焰时瞬成青烟。
  白虎仙君所扔, 乃是五行石,是天上地下至坚之物。别说是凡间界的寻常火焰,便是仙界药君用来炼制丹药的三味真火,也不能在刹那间将其化成灰烬。白虎仙君此举,多少有些试探的意思,毕竟若是容祁心- xing -不坚,别说是摘取赤炎草了, 能不能见到赤炎草都是问题。
  容祁眺望着无尽火海,他的面容上清隽和煦如常,无惶无惧。他的瞳孔中倒映着无尽火焰,坚持如一,没有丝毫退缩。
  白虎仙君与容祁共行许久,都未与容祁有过多言语,他在容祁抬步前往无尽火海时开口道:“勿忘本心。”
  容祁略微侧过头,唇角轻扬,挑起几丝自信坚持的弧度。
  在白虎仙君的注视中,容祁前行几步之后,身形化作一缕流光,没入了无尽火海中。
  入了无尽火海,身体就像是被放进了沸腾的油锅,每一个动作带来的,都是撕心裂肺的疼。
  容祁调动仙灵之气,将自身护得严实,让他不至于在找到赤炎草之前就面目全非。
  容祁刚走出没几步,就见一名灼似芙蕖的青年迎面走来,他凝望着他,眼睛里是不可忽视的深情与笑意:“侯爷,景宁等候您许久了。”
  容祁眼睑轻阖,心底平静无波,他缓声道:“萧公子,别来无恙。”
  对面的‘萧景宁’皱了皱眉头,似是对容祁不满。至于是不满容祁对他的称呼,还是不满容祁让他等得太久,也唯有他自己知道了。
  容祁目不斜视的朝着‘萧景宁’走去,在即将越过他之时,周遭的环境忽然变了。容祁只大概环视了一周,便能确定他现在处于何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