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12)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容祁好笑的揉着萧云深的发丝,说道:“云深可是忘记我们的关系了, 同甘共苦是我们一辈子的坚持。再说, 我们是上门感激韩学长对你的帮助的,请客更是应该,哪里能麻烦学长的妻子为我们忙碌?”
  萧云深清隽的脸颊上绽开一抹灿烂笑容,眉眼轻弯,眸若辰星, 欢喜之意溢于言表。
  容祁凝望着神采飞扬的萧云深,心中也高兴,他凑近亲吻着萧云深的唇角, 眼中笑意盎然。
  萧云深脸色微红,随即主动朝容祁凑了过去,向他索吻。
  爱人送上门来求吻,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容祁抱着萧云深好一阵攻城略池,直把萧云深吻得气喘吁吁,身软无力。
  萧云深在容祁怀中靠了许久,才又鲜着唇红着耳根回到电脑旁边,他傻坐在电脑前,不自觉伸出手轻抚着之前被容祁疼爱过的嘴唇,回味无穷。
  虽然和阿祁已经亲吻了许多次,但是每一次亲吻他都会心跳加快,心如鹿撞。和阿祁的每一次亲吻,他都感动如初。
  萧云深原本还想用电脑查找些资料,但之前那长长一吻让他光顾着心猿意马了,精神完全不能集中。于是,他就登上了微博,准备搜看韩观友所说的宏阳大饭店发生的闹剧,虽然与他和阿祁无关,但毕竟距离很近,谨慎点总是没有错的。
  还不等萧云深搜,就看到关于影视城附近宏阳饭店的新闻已经上了热点。萧云深迟疑少时,还是点了进去,才点进去就看到两张放大的图片。
  图片上的人虽然重点部位被打上了马赛克,但□□的他在大体上却是被看得十分清楚。他脸色青黑,形销骨立,全身上下皆是青紫痕迹,一看就知道他不久前才经历过什么。
  这个人……萧云深就是化成灰也绝对不会忘记,是陈景。
  在陈景的身边,还躺着另外两个人,他们的面容隐没在暗中,但就身形来看,很明显是两个成年男人。
  凌乱的床榻,凌乱的被子,凌乱的房间,光是看图片就能想到他们经历过怎样的放纵疯狂。
  陈景在娱乐圈已经迈入当红小生的行列,喜欢他的人不计数,所以事情一出,这条微博很快就被送上了热门。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陈景的公关团队根本来不及处理,只能任由网友猜测谩骂。等公关团队开始处理的时候,恶- xing -影响已经发酵到难以挽回的地步了。
  整个网络上都在声讨陈景,说他恶心,让他尽早滚出娱乐圈。
  明星从来都是优雅完美的,在人前的形象向来光鲜亮丽,他们任何一点瑕疵都可能被人无数倍的放大,而今陈景所发生的事,无疑是被釜底抽薪,绝了在娱乐圈发展的前途。
  陈景以前的人设有多讨喜,丑闻出现后,他就有多惹人厌恶。
  当然,作为明星,陈景死忠粉还是有的,他们迅速在贴吧微博论坛等地为陈景洗地,但事实胜于雄辩,他们很快就被淹没在对陈景的辱骂声中了。
  萧云深进现在这个剧组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他待人虽然说不上平和,但也不与人结怨。他能想到的,下那种药陷害他的人只有陈景。
  那么,陈景的事就是……阿祁做的?
  这世上有许多事情都透着巧合,但他坚信陈景这事例外,
  萧云深不关心陈景的未来,他只怕会连累了容祁。
  萧云深抬眸朝着容祁看去,只见那人正慢条斯理的摆着棋局,似是所有的一切皆与他无关,
  察觉到萧云深的目光,容祁抬起头对他勾出一个温暖浅笑,笑中带着些轻松安抚,让萧云深紧张不安的心刹那间安定下来。
  萧云深现在还不知道,身败名裂只是开始,陈景的未来比他想象中要凄惨得多。
  在饭店中休息了几天,萧云深精神饱满的回到剧组,容祁没有跟着萧云深过去,他还得把谋算萧云深的那些人处理了。
  宏阳饭店到处都安装了监控,入侵饭店监控对于容祁来说犹如探囊取物。通过监控,容祁发现萧云深在聚会晚上确实警惕,他之前所食用的东西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最后喝的白开水,白开水是李芊取来的,在半途的时候被一名服务员趁机下药,这才有了后续发展。
  而那名服务员,是被当天晚上宴请整个剧组的江少的手下人收买的。
  当然,容祁当时所遇到的那位经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是为了利益为陈景大开方便之路的人。若不是他领着人查看监控,陈景和江少的人是不可能太早找到萧云深所在房间号的。
  若是他再晚到几分钟,后果不堪设想。
  接下来的几天,宏阳饭店经理因为倒卖饭店公共设施被饭店控告,被警方带走问话。经理涉案金额巨大,宏阳饭店坚持追究不肯罢休,警方无奈,只得在查证期间取消了他的保释权。
  参与事中的职员也因为各种问题被宏阳饭店开除。倒霉的是,她刚走出宏阳饭店不久,就差点被迎面而来的汽车撞到,她没有受伤,却受到了不轻的惊吓。
  容祁端着红酒站在窗边,眺望着天边掠过的飞鸟,唇角挑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他不伤人- xing -命,但他有千百种方法让人活得生不如死。
  现在,还只是开始。
  小鱼小虾处理了,还有……谋算了云深的,一个都别想逃。
  容祁一直陪着萧云深在影视城拍完了他所有的戏份才返回京都。
  刚回到家里,萧云深就撸起袖子准备收拾家里。
  容祁见萧云深的眼眶下明明有着厚重的黑眼圈却像是不知疲倦似的忙碌,心中不悦顿生,他把萧云深拉到卧室,抱着他并排躺在床上,说道:“睡觉。”
  萧云深睁着眼睛不肯睡。
  容祁抬起半身覆在萧云深身上,哑着声音道:“云深,你是要现在睡,还是做完运动再睡?”
  萧云深耳根瞬间红透,他飘散着眼神,英俊的脸上又是迟疑,又是意犹未尽。他倒是想做做运动才睡,只是……萧云深的手不自觉揉了揉还在酸疼的腰。阿祁动作温柔,他也乐于享受,问题是做多了他也是有些承受不住的。
  不过……如果阿祁想要的话,也没什么不可以,萧云深有些不确定的想。昨晚才酣战半夜,今晚要不要继续,凑个整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