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119)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蛟龙族幼嫩珍稀,不必容祁开口,蛟龙族也不会亏待了幼蛟。
  幼蛟盯着容祁看了很久,才嫩声道:“仙君,小蛟多谢仙君救命之恩。”
  容祁唇边绽开几丝浅笑,说道:“活着,就是对本君的最好谢礼。”
  容祁与蛟龙族首领道过别,又带着白景前往龙宫与龙君告过辞,与相熟仙家说过保重,就准备离开江源仙境返回九华山。
  在前些日子,容祁和白景收到白虎仙君的消息,说是白虎夫人即将临盆,希望白景能在白家老七出生前赶回去,与白家众虎共接老七的到来。
  毕竟是住了四百年的地方,到处都充满着两人生活相处时的幸福气息。在离开之前,白景甚是不舍的里外看了数遍,力图将景象刻画在心底。
  留恋完仙宫内外的白景是在白梅树下找到容祁的,他凝眸望着树下的仙姿缥缈的容祁,只觉得被胸腔遮藏着的心脏在飞速跳动着。
  白景刻意放轻了脚步,像是怕惊扰到容祁般,慢慢的走了过去。
  察觉到白景的到来,容祁缓声开口:“小景,有什么想问为师的么?”
  白景眼睑微垂,眼角的余光瞥着容祁正对的刻痕,波澜起伏的心绪有片刻平静,他壮着胆子开口:“师父,等小景长大,你娶我可好?”
  只有白景知道,他是耗费了多大的勇气和力量才在时隔二百七十年后再次将相同的话说出口。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此时的他有多么的惶恐和不安。他害怕被拒绝,更害怕冒犯了师父,惹了师父生气。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白景的呼吸也在随着等待而不断拉长,长到他几乎窒息。他本就惊慌忐忑的心也在这等待中慢慢冷却下来,弥漫了酸涩和悲伤。
  师父沉默不言,是拒绝他了么?他简直不能想象,在漫长的时光中没有了师父的陪伴,他会何如?
  他鼻翼酸得厉害,很想哭。
  容祁的答案自是与二百七十年前相同。
  只要询问对象是他的小景,不管过多少年,他的答案都不会改变。
  等小景长大,他就娶他。
  容祁一如当年,俊美无双的脸颊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点头道:“好。”
  听到‘好’这个字的时候,白景几乎是喜极而泣的,他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扑进容祁怀中,哑声喊道:“师父!”
  容祁抚着白景的脊背,当年尚不足他双手大的小白虎,如今身高以及他胸口,他柔声应道:“为师在。”
  白景的双手紧环着容祁精瘦的腰,紧靠着容祁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不厌其烦的重复:“师父,师父……”
  容祁耐心的回应:“为师在。”
  过了少时,白景忽然从容祁怀中退出,睁着波光流转的眼睛,踮起脚尖去亲吻容祁的精美的下巴,他故意模糊了话语:“师父,师父……夫君。”
  容祁眼里的笑意越发清明,言辞清楚:“为夫在。”
  白景觉得,只有紧靠着师父,感受着他的体温的时候,他才不会有那种与师父咫尺天涯的感觉。白景也不知道以后他的生命中还会有什么人出现,但他很肯定,绝对不会有谁比他师父更重要。
  白景觉得安心幸福,容祁又何尝不是?
  梅花纷落,落在了容祁和白景的头上肩上,为相拥的两人增添了几分浪漫。
  白景问道:“师父,也不知道九华山的白梅是否也长大开花了?”他顿了顿,又放低了声音,继续:“师父,您可知小景为何每年都会在这梅花树下刻下一道划痕?”
  容祁答道:“知。”
  恨嫁被看透,该当如何?
  白景面色瞬间红透,如被西下夕阳晕染的层云,翻滚着火热和艳色。
  容祁低头,在白景额角落下轻吻,说道:“我也在等你长大,等你回来。”
  一直在等!
  容祁的声音温柔绵长,含着让人沉醉的深情。
  白景在不知不觉中走了进去,再难自拔。
 
 
第161章 本源世界20
  九华山的风光幽美如惜, 阔别四百年, 容祁和白景却对其无任何陌生感觉。九华山的点滴, 往日的相处, 都形如昨日,在眼前清晰浮现。
  白景还未离开江源仙境就惦记着他没来得及照顾的白梅。因此,才踏进九华山的地域,他就迫不及待的往白梅林的方向飞去。
  白景的速度很快,几个起落就彻底消失在了容祁的视线范围中。
  容祁顺着白景离去的方向看了两眼,俊美无铸的脸颊上勾起几丝无奈。然而, 还得等容祁面上的无奈消散, 又见一道莹白的流光划过天际, 在他身边落定。
  是白景又回来了。
  容祁笑着道:“不是担忧白梅么,怎么又回来了?”
  白景弯着眉眼往容祁身边凑,又自发牵起他微凉的手, 说道:“师父, 您和小景一起过去,好么?”
  白景眼眸水润澄澈,形如明透干净的湖水,让人止不住喜欢。他心中所思所想,被尽数倒映在这双眼眸中,让人不忍拒绝。
  容祁盯着白景精美的面容看了片刻, 颔首答应。
  白景眼睛倏然变得明亮,他晕红着脸颊,感受着过分怦动的心跳, 欢喜之意溢于言表。
  白景自从出生开始就跟在容祁身边,他的举动自是难逃容祁的法眼,他脑中所思所想,容祁也能大概猜测。
  容祁垂眸,和煦的目光落在了与白景紧握的双手上面,唇边不自觉勾起几许戏谑。看来,他家的小家伙比他表现得更加乐学乐试。
  两人还未进入梅林,便有沁人心脾的芬芳迎面扑来,缕缕远溢的馨香将容祁和白景周身的风尘尽数扫去,徒留神清气爽。
  九华山的梅树长得很好,花开得也很妙。
  容祁站在白梅林中,举目看着树影婆娑,落花纷扬,感受着清风拂面,闻着清幽暗香,牵着尚未长成的爱人,心绪宁和。
猜你会喜欢....